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3章 搞破坏
    帝听风试了好几次,才成功的隐藏了自己的身体,即将暴露到队伍的尽头,那里恰好堵了一个元婴期境界的修士。

    司马千千心里暗叹一声好幸运,帝听风也不得不说一句好险,如果他行动慢一点,哪怕是一秒,怕是都会被那个元婴期修士察觉到的。

    或者说那个元婴期修士已经察觉到什么,侧目往帝听风之前站的位置扫了一眼,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而走在帝听风身后的那个奴隶,一开始茫然的盯着前面,突然意识到什么,却什么都没有抓住。

    那个奴隶想了半天无果,随后就一秒忘记了,只好快几步添上帝听风消失的空隙,后面的奴隶接着动作。

    司马千千庆幸自己没有跟着一起失忆,不然他和帝听风两人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帝听风怕是因为没有灵根变成真正的奴隶,直到他想起来自己是谁为止。

    至于司马千千,他用不着猜就知道,自己一个魂体肯定不是被抓去震器就是炼什么魔番。

    “千千,刚才那个人是谁?他是不是发现我们了。”帝听风愣是被一个元婴期修者扫了一眼,就逼出了一身汗。

    幸亏他不是真正的菜鸟,只不过是生气记忆而已,境界就是元婴期以上的修为,不然单就那淡淡的一眼就看穿他了。

    “没事。”司马千千安慰一句,继续传音道:“别忘了你的修为也是元婴期境界,那个人境界还不如你。”

    更何况还是实力换算,帝听风早就甩那个元婴修士几条街了,哪里用得着惧人家区区一个元婴修士。

    帝听风眼珠子一转,扫了一眼四周的苦命奴隶,计上心头,用打探的口吻问道:“他是不是看不见咱们?”

    司马千千没有意识到什么,应得很快,道:“那是自然。”

    “嘿嘿。”帝听风坏坏一笑,道:“走,咱们给那些坏人找点乐子去。”

    司马千千半响无语,帝公子原来你是这样的公子,他可不记得帝听风什么时候有这种恶习的。

    那是司马千千没有见过小时候的帝听风,如果是李子恒在这里,肯定会见怪不怪的。

    只不过是长大以后的帝听风不屑用武力值压制坏人才戒了这个整人的恶习的,这分明就是小时候那个调皮捣蛋的小鬼头。

    帝听风压根就不和司马千千商量着来,反正他已经确定了那个元婴修士看不见自己,所以……

    帝听风开始了他的恶习整人计划,连那些有点坏心思的奴隶都被他算计进去了,也不知他眼神为什么那么好。

    司马千千头疼的扶额,一会儿就见帝听风这边挑拨一下,那边挑拨一下,很快就有两个不同种族的奴隶因为语言诧异干了起来。

    帝听风乐得看戏,等那个元婴修士跑过来一看,他就直接动用蛮力毁了元婴修士之前待的地方。

    那元婴修士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四处张望的模样,别说帝听风这个罪魁祸首,就是司马千千也跟着乐了好久。

    帝听风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那个元婴修士,司马千千却不想把事情闹大,到时候凭他和一个失了忆的帝听风怎么都摆不平。

    司马千千的打算就是细水长流,慢慢的把这个地方的情况打探清楚在行动。

    然而帝听风根本就不给人考虑的机会,他就喜欢闹得人尽皆知,他才好浑水摸鱼,当年在幻仙宗没少这么干。

    元婴修士很快就被这种诡异的行为弄得心烦意乱,不仅到处出手杀那些奴隶,更是接连破坏了好几处地盘。

    帝听风他们找麻烦不打紧,元婴修士怎么疑神疑鬼的一闹,自然把其他元婴修士惊动了的。

    看守奴隶城的这个元婴修士本来是一个世家的公子,因为灵根不好,家族又只一个独子,所以硬是花了很大功夫把人修为提升起来。

    所以,等其他几个真正的元婴修士赶过来时,就看见一地的,已经差不多疯疯癫癫的一个中年修士。

    帝听风哪里会认真注意一个修士的样子,他看人向来就是靠气息,看谁都是一团气体,自然只扫了一眼那个中年样子的修士。

    “怕是中了心魔了。”

    其中一个元婴修士眉头皱得很紧,这货还是他保进来的,不仅中了心魔的反噬,还杀了那么多奴隶,有他受的了。

    那个替中年元婴修士说话的蓝袍青年无奈的摇摇头,这个人废了也就算了,还连累了他,看来他得想好一个退路才行。

    “蓝琥,这人是你带进来的吧!”旁边一位穿紫色长袍的青年眼神不怀好意的看着蓝衣青年。

    “哼。”蓝衣青年冷冷一哼,道:“当初我保这人进来奴隶城时可不是这样子的,谁知道他最近接触了什么样的人。”

    紫衣青年往番为了寻机击垮蓝衣青年,特意找机会从这个和蓝衣青年的中年修士身上下手,谁知道他最近就犯心魔了。

    而知道他接近中年修士的同阶道友不少,大多都和蓝衣青年有点联系的,稍微一传这件事就包不住。

    紫衣青年原来没有想那么多,还以为这样激怒蓝衣青年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谁知道关键时刻中年修士居然魔怔了。

    “蓝琥,你可别想脱嫌,这人可是你们蓝家的人。”紫衣青年硬生生把魔怔的中年修士和蓝衣青年绑定在一起。

    蓝衣青年心里呵呵,他就不信这件事被宫主知道了会绕得了他。

    “呵!那又如何?”蓝衣青年冷冷呵了一声,承认道:“我可没有否认这人是我蓝家的人。”

    蓝衣青年非常大方的认了,呵呵笑道:“可此人在我蓝家如此多年都没魔怔过,怎么接触了某些人就魔怔了。”

    蓝衣青年话虽然没有说得很明白,现场的几个人看着紫衣青年脸色都不怎么友善。

    谁叫紫衣青年平时人缘不怎么好,交个朋友还是硬逼迫人家的,这种人缘值,就是被人冤枉死也没人替他说句话。

    其中一个靠得近的青衣青年表现得更加夸张,得知紫衣青年可能让别人陷入魔怔,立即就跳到了蓝衣青年后方,死死的瞪他对方。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