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4章 互相拆台的损友
    “小青,你……你真行,可真够意思你们!我说你最近怎么都是忙忙忙,敢情在这里等着我呢!蓝琥,你心机可藏得够深啊!在我身边藏人。”还藏了百多年。

    紫衣青年恨不能干脆抽死青衣青年得了,他平时对青衣青年最好,结果那人却在他有难时第一个背叛。

    果然朋友都是拿来背叛的,呵呵!紫衣青年冷呵呵一声,眼神跟冰渣子一般钉在青衣青年身上。

    青衣青年也不是什么孬种,虽然没有大家族庇护,至少见惯了大人物,哪里会被一个小小的恨意眼神吓到。

    “玄策,你修炼的是魔功,如果不是你让蓝家人陷入魔怔,说出去不说宫主,就是那些奴隶的家人都不会相信。”

    一直没有开口的那个黄衣青年打破双方的僵局,暂时站到了中立,他不见得会相信蓝衣青年的话。

    “谁说修炼魔功就有让别人魔怔的本事了,道听途说的东西,你们居然信以为真,真蠢。”

    紫衣青年愤愤不平的瞪眼,叫嚷道:“我若真有这么大本事,早就把看不惯的人全部弄得魔怔。”

    “自己产生心魔凭什么赖我身上。”紫衣青年一脸愤怒,接着道:“是不是所有的魔修都得干坏事才叫魔修。”

    “你们以为你们仙修就干净了,一个个脏得不得了,不知害了多少条命,哈哈哈,居然还意思反咬我们魔修一口。”

    暗中观戏的司马千千忍不住想给紫衣青年拍手叫好,他平时在纪元宗内部也没少受到大家挤兑,明明他干的都是好事。

    那些对魔修有偏见的修仙有哪里干净得干魔修,至少他们魔修不会和仙修一样采补那些没长大的孩子。

    司马千千光是想想就觉得好恶心,同为魔修的他特别理解紫衣青年的话,同时对另外几个元婴修士非常不爽。

    帝听风安慰的拍拍司马千千并不存在的肩膀,司马千千意有所感,很快就冷静下来。

    至少在纪元宗内,还有帝听王全心全意在意他这个人,并不介意他是个魔修身份,还硬塞个长老职位给自己。

    当然了,司马千千也没有自大到帝听风什么都不图他的,至少他的魂舍功就不一般,也给纪元宗帮了很大的忙。

    帝听风最近刻意让他出风头,不就是为了让他在其他几个长老面前露脸嘛!现在纪元宗长老可没有谁还排斥他的的魔修身份。

    司马千千心里冷静之后,又沉默的躲在暗处和帝听风接着看好戏,如果能够紫衣青年可以利用的话,他不介意出手帮忙一次。

    就是不知道救下的是个白眼狼还是个懂得知恩图报的,司马千千虽然不要求别人知恩图报,至少别出卖他就好。

    帝听风完全无视了那些吵吵闹闹的土着修士,趁着司马千千看戏热闹,以及那几个赶来解决问题的元婴期修士不注意时,偷偷毁了好几处地盘。

    干完了坏事的帝听风默不作声的回到司马千千魂体的地方,那几个青黄蓝紫衣的青年修士还在吵吵个不停。

    “蓝琥,你不该这么敌视魔修的。”黄衣青年继续劝说,道:“宫主早就说过,咱们冰宫想要发展起来,必须得仙魔两派结合。”

    “平安,你少拿宫主来压我。”蓝衣青年一副说不得的样子瞪向黄衣青年,这小子平时闷不吭声的,居然也能够得到宫主的赏识,真是怪哉。

    “蓝琥,你别以为我是在当众教训你。”黄衣青年脸色也不怎么好看,这个蓝琥居然仗着身后有个大家族就对别人蹬鼻子上脸。

    如果不是宫主说过,还要利用他们蓝家的人一段时间,黄衣青年早就失手把蓝衣青年给灭了。

    他们蓝家弟子众多,分支都不知道散出去多少,嫡系弟子更是强大到可以用富可敌国来形容,可以想象一下蓝家究竟有多厉害。

    “宫主交代你的事,希望你能够考虑仔细一点。”

    黄衣青年愤愤不平的说完这一句话就不在开口,甚至连他稍微动怒的脸色也恢复到平静,冷冷清清的性子。

    蓝衣青年知道黄衣青年是这种护主的性子,他也不计较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损他,只不过……宫主交代他得事情,除了自己就只有宫主一人知道,这个人几时知道的。

    黄衣青年斜了蓝衣青年一眼,传音道:“宫主早就提我坐上冰宫长老的位置了,只不过目前还是暗庄,等宫主完成了大业就扶正。”

    黄衣青年说这句话时,表情不禁有点得意洋洋,虽然紫衣青衣两个修士没有听到黄衣的传音,单看蓝衣青年的表情就知道怎么回事。

    蓝衣青年总归是一个元婴期境界的修士,哪里会遇到事情就失态,只不过稍微惊讶一秒就恢复了正常。

    他真是小看了这个模样家族扶持的平安,且不提和他同样处境的小青,居然连他和玄策都比下去了。

    且不提家族助力,自己的修士和境界都比平安好几个等次,真不明白宫主为何就看上了平安,难不成是因为这个人也是个冰块脸?

    蓝衣青年不敢多猜测宫主的心思,亏他这么努力还入不了宫主的眼,莫不是忌惮冰宫的实力,他们蓝家都有可能自立为王了。

    “平安教训的是,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蓝琥皮笑肉不笑的和黄衣青年打声哈哈,尤其是努力两个字咬得非常重。

    黄衣青年和紫衣青年两人继续瞪着眼,他们又不知道两人之间说了什么,自然插,不进话的。

    “哈哈哈。”平安干巴巴的哈哈大笑一声,听起来一丁点笑感都没有,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是真的开心还是假装的。

    一旁看好戏的司马千千嘴角不停地抽抽,那个黄衣的手段不错嘛!都快赶得上白慕容了,就是没有他们家白长老那么脱线。

    蓝衣青年表面上说完一句,接着就给黄衣青年一道传音,说道:“还得平安兄在宫主面前替蓝某多多美言几句。”

    黄衣青年嘴角一勾,手在背后朝蓝衣青年搓了搓,摆了一个数,面不改色的传音道:“好说好说。”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