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3章 仙师深谷
    “蠢!”宫傲冷冰冰的吐出一个字,萌萌的奶音实在是与那冰冷的语气不符,偏又让人挑不出一丁点错。

    “小的知错。”玄策吓得连头都趴到地上,身体微微颤抖起来,一副怕极了的模样。

    他自打接到宫傲叫他接近深谷调查起,就一阵莫名其妙,加上刚才的打探,完全不觉得深谷有问题。

    宫傲没有多折磨玄策,抬手让他起来,道:“深谷近日的表现有异。”

    “?”玄策不解,却不敢问为什么,在他看来,深谷就是深谷,没有任何变化。

    “罢了,本宫会亲自调查的。”宫傲摆摆手,挥手叫玄策下去,深谷没有问题便好,有问题他随时都可以杀了对方。

    宫傲对有异常的本宗弟子都特别严格的,就算人家没有问题,但凡是有一点不顺心,他就会想方设法弄死对方。

    撤走玄策之后,宫傲又另外派了几个死忠去调查深谷,但凡是有一丁点怀疑,他就不会放过对方。

    在说拍卖行这边,帝听风被玄礼拉着混进人群,看见什么都新鲜,硬是跟个小孩子似的到处跑。

    帝听风心里不住的提醒自己,玄礼就是个孩子,他不必有多少罪恶感,就跟被一个小孩子缠上得了。

    玄礼心里可不这么认为,他好像故意在一堆喜欢深谷的人面前炫耀帝听风似的,有时候明明可以走直道,他非要扯着人转一个弯。

    “玄礼是吧!”帝听风甩开玄礼的手,问道:“你很闲吗?”

    玄礼并没有因为帝听风甩开自己的手就生气,反而因为帝听风主动和他说话而开心,见人问他闲不闲,猛的点头。

    帝听风浓眉一挑,主动引诱道:“那你能不能帮我去找一找炼丹的灵草,你知道我最近废了很多灵草,宫主对我有点不满意。”

    玄礼一听宫主对帝听风不满意,眉毛立即皱了起来,着急道:“那怎么办啊!咱们冰宫灵草非常少,要不你去我玄家拿怎么样?”

    玄礼这么说也是有私心的,如果深谷接受了他玄家的东西,那等于就是接受了玄礼,以后他算是玄家的半个儿子了。

    更何况,深谷的炼丹术还不错,不然宫傲怎么可能会忍受得了这么滥情的炼丹师成为冰宫的炼丹代表。

    “那不成。”帝听风一秒拒绝,他向来不喜占人便宜,欠人情最是麻烦的。

    “深谷长老,也不是叫你白白的拿咱们玄家的灵草的。”玄礼说着话,还不忘深情的看着帝听风。

    帝听风把人无视得彻底,就差没屏蔽自己的视线,如果不是太夸张,他真想屏蔽自己的五感算了。

    “深谷长老,相信你一定能感觉得到我对你的感情的,你若接受了我,我们玄家一定会不留余力助你的。”

    玄礼的深情表白,偏偏对错了人,莫说帝听风这个人专情,就是深谷这种滥情的人都不合适他。

    帝听风认真的给了玄礼一个眼神,以深谷的角度劝说道:“玄礼,你年纪还小,根本就不懂什么叫感情。”

    司马千千告诉帝听风,他在深谷的情海里看见了一个女子,那女子眼睛看不见,却深得深谷喜爱。

    两人非常相爱,只不过好景不长,那女子的家族为了家族大计,把那个女子当成礼物送了出去。

    然后深谷就变成了一个非常滥情的人,谁他都可以玩玩,却从来不认真,只不过这件事没有一个人知道。

    那件事是深谷来冰宫之前的事情了,三百多年的事情,谁还记得住,就是深谷自己,都忘了曾经的自己有多深情。

    “深谷长老?”玄礼一脸茫然的看着帝听九修,他刚才好像在深谷的眼睛里看见了一抹悲伤,虽然极短暂,他还是看见了。

    帝听风没有解释什么,那是深谷的事情,又不是他的,刚才自己以深谷的角度说那句话,为的不过是替他堵掉一朵桃花。

    “没事,多谢你。”帝听风嘴角微微扬起,对玄礼点点头就走。

    玄礼这次没有继续跟上去,或许是因为帝听王刚才眼神里的一抹悲伤,让他有点心疼之外,还有点莫名的难过。

    帝听风终于甩掉了一个麻烦,高高兴兴的转各家的摊位去了,当然了,作为一个炼丹师,帝听风看得最多的就是灵草以及药材。

    “公子,背后好像又多了几条尾巴。”司马千千一脸无语的告诉帝听风这个事实。

    真不知道冰宫宫主是不是有毛病,对自己人还那么苛待,他是不是一点人心都得不到。

    那些听他命令的修士,肯定不是打不过被要挟,就是被宫傲用什么东西骗来的,这种人根本就不会有人真正的跟随。

    “不用管。”帝听风和司马千千传音一句,眼睛继续盯着手里的一株灵药,看起来和九州大陆的品种稍微有差别。

    “老板,这是什么灵药?怎么从来没见过啊!”帝听风仔细打量了几眼,都没有认出手里的灵药,特意和老板打听一下。

    “仙师大人,这叫地云草,它可以用了制器炼丹两用,是从外地特意运来卖的,摊开时形态跟云朵一样,才得此名。”

    帝听风一听,特意把手里的地云草摊开一下,果然见手心的地云草变成了一朵深蓝色的云朵,看起来就跟天上的云层那般。

    老板脸色微变,他刚才忘记说的是,地云草摊开之后就得用来入药,或者炼什么法器,如果没事把地云草摊开,那就是天大的浪费。

    在外面,地云草看起来多,在冰宫可说得上天价的,没想到帝听风居然就这么浪费了一株,实在是浪费。

    但是,看帝听风身上穿着的冰宫长老的服饰,老板一句话都不敢说,他虽然看起来年纪比深谷长,谁知道深谷是几百岁的老怪物。

    “有趣。”帝听风特意表现得很感兴趣,脸上喜得跟得了什么宝贝似的,还随便又抓起另外一株地云草摊开。

    老板差点就哭了,他此次根本就没有进多少株地云草过来冰宫卖的,本来还打算用来拍卖的,没想到一下子就被帝听风浪费了两株。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