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4章 丹师深谷
    帝听风浪费了人家两株地云草之后也没有立即调头就走,打听道:“老板,你有多少株这地云草?”

    老板脸上的菜色立即转为喜色,眼巴巴的解释道:“不瞒仙师大人,小的此次共带了一百株地云草来冰宫。”

    老板张嘴本来还想说什么,被帝听风直接打断,道:“那我全要了吧!”

    实际上,刚才帝听风摊开地云草也不是闹着玩,而是感觉到墨邪剑对此灵草有反应。

    帝听风的记忆已经恢复到云涟天禁地里面,而关于墨邪剑的事情也清楚得差不多,从拿到地云草时,墨邪剑就动了。

    故而,帝听风故意试了试,把地云草摊开之后,里面的灵气就被墨邪剑整个吸收,且吸收得非常顺利,没有一个人发现不妥之处。

    因地云草对墨邪剑有好处,且司马千千也有点眼馋,加上老板的脸色,帝听风不得不考虑着全部买下来。

    老板一听帝听风全部要了,心里得一惊,地云草在冰宫外面不贵,在冰宫内部却不便宜,不然他也不敢收上一百株地云草。

    此灵草有人的巴掌大,摊开之后就有一个怀抱的大小,试想想,一百株地云草摊开之后得占多少距离。

    更何况,老板也不是全部都卖灵草,还有其他的物品要卖,加上冰宫附近的炼丹师少,极少有人买灵草的。

    一百株的地云草,在其他人眼里那就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目,幸亏老板准备得有一个专门装灵草的储物空间,不然全都毁了。

    老板震惊之后,结结巴巴的问道:“仙师大人,你……你真的全都要了!”仙师大人应该不是是骗人的吧!别说仙师很多灵石的,就算没有灵石,其他仙宝也非常多的。

    帝听风眼睛一瞪,一拍摊子骂道:“你这个小老头,会不会做生意啊!爷说要自然是全部都要的,怎么,你觉得咱们冰宫买不起是吧!”

    帝听风非常狡猾的直接声称是冰宫要买,并没有说以个人名义买,他才不会出这个冤枉钱呢!

    买回去还不是给冰宫炼丹,到时候他在炸两回,一百株地云草就没了,到时候谁也不知道细节,谁管他怎么用。

    “老周,你没事惹那个仙师干嘛。”旁边摊位的一个老板小声的和卖地云草的老板提醒一句,道:“这是冰宫的炼丹师深谷。”

    用不着别人多解释什么,摊位老板秒懂,原来这就是冰宫炼丹师,那个脾气非常不好的修者。

    摊位老板在也不敢多问什么,立即把帝听风要的地云草全部打包起来,也不敢问要灵石,乖乖的替人送上门。

    帝听风自然用不着亲自付灵石的,他既然说了冰宫要的,自然得冰宫内部掏灵石给他付账。

    当然了,帝听风买其他物品,也就是除了灵草灵药之外的物品,就需要自己付款的。

    灵草之类可以拿来炼丹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冰宫付款,只不过后面不需要给深谷付炼丹费用。

    说起来都是炼丹师赚了,炼毁了丹不需要赔,炼成了丹则还有几层利,就是炸了丹房,冰宫也得咬牙自己修补。

    帝听风伪装成深谷的这段日子,炸了多少回丹房,不知冰宫赔了多少灵石,这也是宫傲觉得深谷不对劲的最大原因。

    深谷只要脑子没抽,就不会不自量力的选择炼制什么还魂丹,那可是连祖师爷都没法炼制出来的丹药,深谷算什么。

    还魂丹的丹方放在冰宫那么多年没动,怎么深谷最近就动了,而且还不知死活的毁了一次又一次。

    宫傲清楚自己做上冰宫位置数立了多派敌人,别人想要攻克冰宫,自然会从他得手下动手。

    深谷的一系列举动,可不就像被外人夺舍的样子嘛!不过,说是夺舍,宫傲也不敢肯定。

    毕竟,谁没事夺舍了一个宗派的一位长老,还敢如此高调的闹得人尽皆知,这不是明摆着让人去调查自己嘛!

    宫傲还确定此人不寻常的一点就是,深谷还是那个深谷,因为他的灵牌没有出现其问题,只不过是被人控制了,或者说收买了。

    正因为心里不确定,宫傲才会派人调查深谷,只可能几天下来,帝听风一丁点破绽都没露。

    除了深谷变异之后不碰那些男女之外,深谷没有一点不对劲的地方,反而更加完美了。

    “仙师大人,小的马上差人把地云草送到您的府上去。”摊位老板战战兢兢的想把自己弱化。

    冰宫谁都知道他们冰宫有一位脾气非常不好,动不动就杀人玩乐的炼丹师,却极少有人亲自见过。

    这下子看见本尊,摊位老板自然是惊吓免不了的,幸亏他刚才没有和这个暴脾气讨价还价,不然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摊位老板感激的看了旁边的那个摊位老板一眼,心想,如果不是有此人告知,自己今天怕是得栽在这里了。

    旁边那个摊位老板汕汕的笑了笑,并没有多解释什么,他和深谷也没交情,只不过和另外一位大人有点交情。

    “不用。”帝听风冷着脸拒绝,送到他宅殿去,不知会被人取走多少,到时候到他手里肯定缩水一半不止。

    帝听风虽然没有同同门计较过这些,在白少帝那里听到的不少,自然懂这个道理,直接收了地云草,开了账单,叫老板去宫取就是。

    帝听风喜滋滋的收了地云草开了账单就走,却不知摊位老板待人走后就真的急哭了,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嘛!

    旁的奉宫主之命调查帝听风的暗修,一脸无可奈何的看着帝听九修收了人老板的灵草就走,只好吩咐自己的人过去付款。

    暗处那人的手笔,自然没有逃过帝听风的法眼,见有人替自己买单,帝听风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但凡是他走过的摊位,不管有没有用的灵草,帝听风全部都买了下来,当然了,最后还是开账单。

    背后默默替帝听风付款那人,被他气得差点喷血挂掉,那深谷实在是太无耻了,暗中那位恨得一边磨牙一边咒骂。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