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4章 气人深谷
    帝听风完全想不到深谷在冰宫还有这样的人气,早知道他需要什么东西,对外放话不就好了,想要什么模样。

    难怪深谷长得不怎么样,修为也不过灵寂期大圆满,却有那么多男女不要命的往他面前送,原因是在炼丹术上啊!

    人们不过对简单的想法,不就是希望深谷能够教些炼丹术嘛!还有什么更深奥的想法。

    那玄家公子听了深谷不能人道,不就是担心自己将来在深谷的心里无法根固,才什么都没有说就离开的嘛!

    帝听风深深的为那个傻傻的炼丹师悲哀,偏他心里还以为那些凑上前的公子哥都是看上他的人,不知大部分人都是看中炼丹术。

    深谷的炼丹房里,可不就有那么几位是因为爬床的关系,加上有那么一点点炼丹天赋,才被丢进去的么?

    大家都没有感情,不过是为了各却所需罢了,为了利用别人而利用,帝听风很是不喜这样的人。

    幸亏他不是像深谷的那种傻子,不然纪元宗还不得乱成什么样子,虽然他没有做很大都贡献,至少余威摆在哪里。

    “深谷长老,没想到您能亲自来,小店上下可谓是蓬荜生辉啊!”

    一个秃顶的壮实小老头跺着步子走近帝听风,此人恰好就是这全自动拍卖会的老板,人送外号纪秃屠。

    这个名字完全就是一个非常歧义的意思,人小老头姓纪,加上又是秃顶,还有一个就是非常会宰客,可不就像个屠夫嘛!

    纪秃屠一身化袍,珠光宝气的,甚至还用灵石磨碎了做了腰带,项链,手镯,戒指类装饰物品。

    怎么看就是衣服炫耀的样子,料人家纪秃屠完全就是为了好看,真不知道此人的审美为何会变成这副样子。

    也就是纪秃屠家里有权有势,且在冰宫这里说得上话,不然就这么嘚瑟的一个人走出去,肯定会被人打劫和暴揍的。

    帝听风做出一副嗔怒的样子瞪其一眼,道:“生什么灰,要不是垃圾,纪秃头你又不是没见过爷,做那样子做什么。”

    纪秃屠脸色抽了一下,这货不见面则已,一见就得气死人,真不知道宫傲那个小鬼为何还一直留着这个傻大个。

    纪秃屠心里把深谷咒了千百遍才压制住心里的火没有立即翻脸,谁不知他纪秃屠最讨厌别人喊自己秃头的。

    被人喊光头都还容易接受些,偏深谷这货完全不顾他人脸色,经常给人下面子,却一副不知错的态度最是气人。

    帝听风见是个熟悉深谷的秃头,心里有点忐忑,万一在这个小老头面前暴露了怎么办?

    越是熟悉的人,就越是能够看出来对方的是不同之处,他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就暴露在这个秃头面前。

    帝听风忍不住后悔,就应该压着自己的好奇心,不要进入这种什么全自动的拍卖会场,现在后悔了吧!

    幸亏他机智,提前把纪秃屠惹生气,到时候那人肯定不会在意一些细节,在随手布置些幻境,想瞒过去还是挺容易的。

    纪秃屠压下火气,冲帝听风皮笑肉不笑道:“不知深谷长老来小店有何贵干!”语气里尽是满满的赶人的口气。

    帝听风不以为然,笑道:“爷当然是来看看有没有好玩的东西了,你这小店确实有点小的。”

    帝听风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故意的,人家谦虚的说一句小店,他则是明白的嫌弃人家就是小店,气得纪秃屠脸色刷的绿了。

    不等纪秃屠反应过来直接赶人,帝听风赶紧说道:“秃头,我今天在外面买了些灵草,和你换些物品怎么样?”

    纪秃屠见此人是真的想来做买卖而不是闹事,心里憋着一团火喷也不是,咽也不是,憋得脸色红得跟糖葫芦似的。

    帝听风还走近过去,拍了一把人家的大肚子,笑称道:“秃头,怎么一段时间不见,瞧你好像瘦了些哈!”

    明明是靠近人的话,纪秃屠听在耳朵里,简直就好像是被人打了一闷棍似的。

    他们俩数年不见了,最后一次见面还打了一架,他那个明显比现在瘦好不好,真怀疑这个人确定不是想气死他。

    “小五,把深谷长老请去贵客厅。”纪秃屠实在是受不了帝听风接二连三的打击,招手换来一个人,自己跑一边消火去了。

    被换做小五的是一个年纪不过十岁的小豆丁,小模样挺可爱的,笑起来脸上的小酒窝窝得极深,虎牙尖尖的跟狼崽子一样。

    “公子,这边请。”小五走近帝听风面前,给人行了个跪拜礼,才起身伸手指着一个方向,打算领帝听风进去。

    帝听风眉头拧了一下,他不喜欢被人跪拜,心里认为只有死了的先辈才可以跪拜,一想是这个拍卖会的规矩,想说什么遍忍了。

    小五在前面不紧不慢的走着,刚才露出的媚笑瞬间暗淡不见,眼神空洞的带着人往贵宾厅去。

    与其说是贵宾厅,倒不如是是一个透明盒子,四周的情况全部都看得见,只不过外面看不见内里罢了。

    帝听风眯眼打量了几眼这个看似透明,时则有大玄机都透明盒子,发现其机构和他初来此地碰上的黑石有关系。

    帝听风心里暗自计算了一下,他先前在一个拍卖会里面用灵草换取了大部分法器,经过检查,发现里面全都有黑色原材料。

    这个全自动类似的拍卖会里,法器比较多,其和黑石有共鸣的材料非常之多,帝听风犹豫了好久才打算进来看看。

    帝听风虽然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这种用黑石造的法器是什么,不过,心里隐隐不安的感觉让他不得不提防着。

    尤其是那个冰宫宫主,看起来就不善,那人肯定不是看起来都那副模样,且还有什么大动作瞒着冰宫的修士。

    帝听风并没有等多久,纪秃屠就带着一个长得很好看的青年后生来到了透明盒子里,那人对深谷浅浅一笑,挤到了他旁边。

    帝听风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他这算不算被人拉客了,话说他真的对男人不感兴趣,他道侣美貌也无可挑剔。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