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5章 喝酒
    青年后生伸出手,准备拦住帝听风的肩膀,整个人打算靠上去,被帝听风直接飞起一脚就踹了出去。

    “……澎!”一声响,透明盒子里所有人愣住。

    纪秃屠不可思议的皱起了眉头,难不成深谷三年不见,对男子不感兴趣了?他怎么听说深谷先前还拉着一个男子满街跑呢!

    帝听风眉头深深的皱起,一副非常不喜的模样让青年后生心里害怕得差点失禁,他还是第一次被客人直接踹飞的。

    青年后生原以为碰到深谷长老心情不好,壮着胆子给帝听风露出一个媚笑。

    帝听风瞥了一眼就不耐烦的偏过头去,不客气道:“长得丑。”

    要不是他眼神好,动作快,说不准就真的被那个青年搂着腰了,他回去和道侣怎么解释好。

    “……”纪秃屠等人目瞪口呆,觉得深谷长老好像吃错药了。

    以往别人给深谷送男人还是送女人,不管长得如何,深谷都不会拒绝的,就算心里不愿,他也不会做得这般突尤。

    纪秃屠正准备开口换人,就听帝听风突然道:“爷近日心情不好,没那个心情。”

    敢情是心情不佳,难怪做出这副样子来,纪秃屠打消了心里的顾虑,专心和人谈生意来。

    帝听风专门捡法器挑,换多少灵草药材都可以,甚至还把一部分从别人那里得来都练器材料倒手出去。

    帝听风还大方的取出自己收藏的一种黑石给纪秃屠看,并且成功换取了大量的法器。

    法器主材料就是黑石原石,没有黑色法器就是件废品,用来给普通凡人使用还差不多。

    纪秃屠没想到深谷居然拿得出黑石原料,随后想到人家是冰宫长老就没有怀疑什么,又不是一个超级低修拿来的,他用得着怀疑。

    深谷他脾气向来不好,如果自己多嘴问得多了,他肯定不会肯同自己换取什么。

    纪秃屠完全没有意识到深谷一个炼丹师,怎么可能拿得出黑石原材料,而且一下子就是五颗上上品的黑石原料。

    帝听风为了避免麻烦,还嘱咐纪秃屠不要把他和他交易黑石原料的事情说出去,不然以后得了黑石都不会来这里交易。

    纪秃屠就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傻子才会放着好东西不收,还到处去宣传的呢!深谷肯低价倒手给自己,就是看中他这个人。

    帝听风成功忽悠了纪秃屠,又和其交换几个必要情报,最后要走了,见那青年后生被罚,善心大发,打包带走,以及那个十岁小童。

    帝听风需要的就是人手,冰宫里那些修士他是一个都不敢用的,谁知道宫傲是不是在他身边安了心腹,万一他运气不好一次就中就麻烦了。

    那十岁小童看起来虽然挺木呐的,实际上人家精明得要死,知道会被人控制,还故意做出一副温顺的样子。

    至于那青年后生,本来就是被迫的,卖进拍卖会里面,没少用身体勾搭客人,本就是个可怜人。

    帝听风把人带出纪秃屠那里就说清楚了,他需要两个炼药的帮手,希望他们以后不要做对不起他们自己的事,也就是不允许背叛。

    一大一小一脸莫名,他们可不觉得深谷是个好人,这人莫不是说得好听,实际上就是把他们带回去炼药。

    冰宫又不是没有个使用人体炼药的记录,一般那种命苦的奴隶,基本上就是炼药的基石,正常人家哪里舍得卖自己孩子去炼药的。

    帝听风根本就无所谓青年和小童信不信自己,他现在想要和司马千一样来个偶遇,好借机会混进蓝家才好。

    司马千千早就和帝听风通了气,一门心思把蓝珀拉到拍卖行,一边无聊的东看西看,一边注意着深谷有没有现身。

    “千弟,你怎么了?”蓝珀不知第几次发现司马千千心不在焉,安慰道:“莫怕,这里该不会有危险的。”

    看来司马千千平时被吓唬习惯了,上过街还害怕的东看西看的,一副害怕敌人突然冲过来的样子。

    如果司马千千知道蓝珀心里是如此担心自己,他肯定会忍不住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此人的。

    司马千千呵呵笑一声,道:“嗯,多谢蓝兄。”

    蓝珀见人实在是没什么精气神,提议道:“千弟,不如为兄带你去烟花地去瞧瞧热闹。”

    司马千千哪里知道什么烟花地,好奇问道:“什么地方?”

    蓝珀张着嘴巴,哑了半天竟然不好意思说出口,千弟这么纯洁的一个孩子,他真不该带坏人家。

    “没事。”蓝珀话到嘴边转了一个弯,改口道:“为兄带你去吃酒。”

    司马千千一乐,笑道:“这个好。”

    平时帝听风总不许他喝酒,每次都用灵茶灌他,没几个意思,他又不是不能喝酒,觉得帝听风有点担心过头了。

    司马千千刚刚被蓝珀带走,帝听风就带着两人转到了这里,没见着人,心里把司马千千狂揍一顿。

    最后还是司马千千担心帝听风找不着自己,进入了酒楼才想起给帝听风去一到秘术传音。

    等帝听风赶到时,司马千千和蓝珀两人已经醉得差不多,这时候偶遇怕是不行,该会被蓝家认为深谷有什么企图。

    “这蠢货。”帝听风瞪了司马千千一眼,寻了个靠近的位置坐下,并且还招呼青年和小童一起坐下。

    店小二记下大堆食物,没有半点汤水,打探着问道:“客官,不点一壶老酒尝尝吗?”

    帝听风摇头,一指小童,道:“小孩子不能喝酒,这次便不点酒了,下回来在点。”

    帝听风还让小童和青年自己点需要喝的东西,注意力却全在司马千千的那一桌。

    “哟!这不是蓝家小公子嘛!”一道调侃的声音出现在司马千千和蓝珀那一桌,就见一个地痞无赖醉酒般挤到蓝珀边上。

    蓝珀已经半醉,人已经看不清楚,却听得出声音的,知道不是熟人,推了人一把,微怒道:“你谁啊!”

    那人本来就是清醒的,伸手啪啪的拍蓝珀的脸,狠厉道:“蓝小公子,上回你打伤了我两个兄弟,这件事你该不会忘了吧!”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