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6章 调戏
    “靠,你这人谁啊!还不快放开蓝兄。”司马千千扑了上去,直接抓住人咬耳朵,狠狠地扯下一块肉才松开。

    “嗷。”那无赖痛得嗷一声嚎叫起来,八尺汉子红了眼睛,这小子什么癖好,喝醉酒居然还咬人。

    司马千千可不知道自己咬了一个大汉,且人家还是个无赖,专门不讲理的那种类人。

    汉子一手捂着耳朵,眼睛狠狠地瞪着司马千千,给旁边两个小弟一使眼色,把司马千千夹起就狠狠地揍人一拳。

    “噗!”司马千千大喷一口水,肚子里装的酒怕是被汉子一拳全部打吐出来了。

    酒气少了大半,司马千千人也清醒了一些,见自己被两个男人一人一边架起,眼前那个汉子又出拳砸到自己肚子上。

    司马千千眉头深深皱起,扫了一眼三人的修士,都是筑基大圆满,他要不要出手把他们三不小心废了。

    在看蓝珀看见司马千千被人打了,他被吓得清醒了几分,在汉子出拳砸第二次时,出手把人丢飞出去。

    “你……噗!”汉子被撞得扑到地上,喷出一口血连牙都撞落了一颗,这小子居然进阶了,这怎么可能,难不成玄家的情报有误?

    “老大!”另外两个小弟看见老大飞了出去惊呼一声,互相使了个眼色,同时朝蓝珀扑了去。

    蓝珀已经好久没活动手脚了,放开了和两个小弟打起来,戏耍一般将两人虐得死去活来,无赖见了,只好偷偷的溜了。

    蓝珀见带头的走了,也没有继续虐菜都心思,一脚一个把两个小弟踹下楼去,完事没事人一样继续坐下喝酒。

    司马千千见人家不需要自己帮忙,也乐得看热闹,早就注意到帝听风就在自己旁边,他只能想办法把蓝珀引过去。

    “蓝兄,咱们会不会惹麻烦啊!”司马千千不经意问一句,作为一个常年被追杀的对象,他确实挺害怕麻烦的。

    蓝珀不在意的摆摆手,道:“怕什么,那些地痞无赖就是欠虐,上回坑了本公子被为兄揍了一回才惦记上的。”

    于蓝珀而言,那些地痞无赖不就是为了两个钱嘛!又不会闹出人命来,他根本没把人放到心上。

    “那些无赖敢坑蓝兄!”司马千千一副惊讶的模样看着蓝珀,那些人胆子也太肥了,居然敢坑蓝家人。

    “哼。”蓝珀冷哼一声,怒道:“还不是玄家那些人整出来的,莫不要以为本公子查不出来。”

    司马千千赶紧四处看看,提醒道:“蓝兄,这种话可不能乱说,被人听了去就不好了。”

    见司马千千一副老是害怕的样子,蓝珀心生不悦,怎么感觉这个千弟和之前那个帝弟像两个人似的。

    “千弟莫要怕。”蓝珀摆摆手无所谓道:“此处酒楼乃我蓝家产业,他玄家人不会来这里替我家赚钱的。”

    “原来如此。”司马千千笑笑,道:“倒是小弟狭隘了,就担心蓝兄出什么事可如何是好。”

    “哈哈哈。”蓝珀哈哈大笑起来,敢情他刚才还真误会了千弟,原来千弟是在担心自己。

    “蓝小公子,你今天怎么的这么吵?”帝听风不悦的扫了一眼蓝珀,用元婴期威压压制人不许出声。

    蓝珀瞬间浑身跟被人定住一般,听到熟悉的声音才看见帝听王那一桌,见深谷又带男宠上街吃饭,心里非常鄙视。

    转眼又看见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童,蓝珀心里对深谷恶心起来,这个男人该不会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下得去手吧!

    被误会了的帝听风哪里知道蓝珀把自己当成了垃圾不如的人,继续安静的吃自己的,也不收回释放出去的威压。

    蓝珀被压制得连呼吸都十足困难,偏他公子心性傲然,不肯服软认过错,只能这般受着。

    司马千千一副看不过去蓝珀受压迫的样子,起身哆哆嗦嗦的走到帝听豪面前,举着酒杯朝人单膝跪下。

    “前辈,蓝兄并不是有意吵着您的,希望前辈不要怪罪蓝兄,晚辈以茶代酒替蓝兄给前辈赔个不是。”

    司马千千说完,把酒杯里的酒一干而尽,对帝听风挤出一个写满了“我错了”的笑容。

    司马千千自然清楚帝听风不是因为蓝珀吵吵就生气的,公子肯定是因为他不听劝喝酒才惹了他不快。

    帝听风瞄一眼跪着的司马千千,没有开口,继续吃着自己的,没有人吵,世界都安静了。

    青年和小童默默地跟着一起吃,完全不敢大声出气,没见蓝家小公子都被压制了嘛!他们俩人微言轻,还是不要插手为妙。

    帝听风吃完了才给司马千打电话一个眼神,道:“起来吧!”一副大人大量原谅你了的样子。

    等帝听风撤回了元婴期的威压,蓝珀才跟重新活过来一样,不过他也不敢立即冲上去找帝听风的麻烦。

    司马千千战战兢兢的站起来,冲帝听风弯一下腰作礼,才道:“多谢前辈。”

    “千弟。”蓝珀招手让司马千千回去,他可不希望司马千千被深谷那个大色,魔给相中了,想着下回还是不要带人出门的好。

    司马千千却伸手捂到嘴边,给蓝珀做了个禁声动作,站到了帝听风旁边,还热情给人倒了杯水。

    帝听风此时就是一个糙汉子形象,他的一举一动看起来就跟约人干架一样,偏司马千千一副完全不怕的样子,让蓝珀心里怪异得不行。

    司马千千给帝听风递了一杯水,才回到了蓝珀那里,小声和他解释一句,深谷之前救过他一回,至于过程,全部被省略。

    “蓝小公子,爷多日不见玄策,有点想他了,你能不能给其带个信回去。”临走时,帝听风丢了块玉简给蓝珀。

    蓝珀憋得满脸通红,才忍住了把手里的玉简丢出去的彻冲动,那混蛋深谷居然摸了一把他的脸蛋。

    司马千千则一副过来人的态度安慰其一句,心里则默默地记住了,不知道以后告诉端木仙子有没有赏。

    帝听风刚才那个动作,明显就是调戏人家嘛!如果不是看见蓝珀气得快要爆炸,司马千千真想放声大笑几声。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