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7章 千千炼丹
    帝听风惹了一个小年轻,就带着青年和小童回到了自己府上,宫傲居然没有派人来追问他,让帝听风有点好奇。

    宫傲派了那么多暗修暗中查他,要说没有发现一点问题,就是帝听风也不会相信的。

    偏偏人家就是按兵不动,你又不能主动出击,只能憋着,就看到时候谁先忍不住出手。

    “对了,你们俩现在开始就住这里。”

    帝听风特意把深谷以前的小丹房让给青年和小童住,至于其他人,外面那么大,想住哪儿就住哪儿。

    帝听风也没有住深谷的寝殿,而直接住进了炼丹室,并且仔细琢磨了一番炼丹的细节。

    帝听风之所以炼丹就炸丹房,主要是他体内的灵力一直不断的涌出来,炼丹必须得控制火候,他灵力不断,自然是得炸毁的。

    偏帝听风炼制了多回丹药,一直没有察觉出来哪里不对劲,反而觉得自己不合适炼丹。

    “深谷长老什么意思?”小童怯怯的问和自己同处一室的青年,这人别看平时嘻嘻笑着,实际上毒辣得不得了。

    小童在纪秃屠那里待的时间虽然不长,也看过数次青年把某些不听话的客人给剁吧剁吧焚烧掉的。

    青年给了小童一个他也不知的眼神,寻了个角落打地铺,随后招手把小童叫过去。

    青年见小童躺在自己身边哆哆嗦嗦的,出声问道:“你怕我?”

    小童老实的点点头,道:“我看到你杀人,杀很多的人。”

    “他们都该死。”青年声音冷冰冰的,脸上的表情也不压于一个大魔童,嗤笑道:“我若不动手,死的便是我。”

    小童脑子有点打结,接着道:“可是你杀了他们。”

    “这个世界便是如此,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不反抗,死的便是自己,睡吧!”

    青年说完一句,扭头就呼呼大睡,小童虽然不怎么理解那句话,想着不欺人便会被人欺,青年能和他解释这些,也算为他好。

    小童想明白之后,伸出手抱着青年的手臂呼呼睡着,既然青年与他无害,他又何必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惹人嫌弃。

    十日后便是冰宫的各修进化之日,能者上,弱者下,除了几个长老之外,其他修士全部都有机会更上一层楼的。

    相反,若是哪个长老在其位数十年之内无所作为,那便会被众修弟子联名从长老位上拉下来。

    帝听风听到这个消息时,略尴尬,他炼丹就爆炸,让他怎么去参加什么进化之日,这分明就是专门坑他来的。

    司马千千待在蓝家好吃好喝呆着,听到这个消息,直接懵逼,他家公子伪装的是炼丹师,偏他根本就不会炼丹。

    这要是曝光了,帝听王的身份肯定会跟着一起暴露的,想必那深谷还是有一点真本事的,不然也不会坐上长老之位。

    司马千千特意辞了蓝珀,说想去外面历练一番在回来,蓝珀根本就没有起疑,还答应他如果深谷长老有难,叫他一定帮忙。

    蓝珀全都应了,没来得及去送送人,司马千千就离了竹笛体内,单给蓝珀留下一支竹笛,魂体回到了帝听王身边。

    “公子,要不让我来试试。”司马千千提议,他虽然不是炼丹师,有帝听风在旁边教导,他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反正还有十天。

    帝听风有点怀疑,问道:“你不会爆炸。”

    怎么可能!司马千千想回一句,又怕恼了帝听风,只能闷闷的憋着,道:“试试就知道了。”

    天下间恐怕也就帝听风会炸丹房了,别人炼丹不是毁丹就是毁材料,炸丹房是肯定不会出现的,除非故意破坏。

    帝听风想了想,也只能这么办了,道:“给你三天时间试。”

    司马千千挑一挑眉,道:“没问题。”

    主仆两没日没夜的待在炼丹房,选的丹方是深谷最得意的一张,司马千千天赋还不错,从一开始的废丹到现在已经出现成品了。

    可惜每粒的丹药成色不怎么好,品相也基本上都是低阶,甚至更差些,不过,对于一个第一次炼丹师来说,效果算不错的。

    也不知是司马千千运气好还是不好,老天让他学会了炼丹术,结果每每一炉丹药全部都是下下品,根本拿不出手。

    主仆两混了三日,想着还是打算另寻方子去参加那进化之日,无非就是被人从长老之位拉下来就是。

    打定主意后,帝听风就不没日没夜的炼丹了,寻了个隐蔽位置,呼呼大睡起来,并且提醒司马千千进化之日叫醒他就好。

    小童和青年也被丢了一堆丹方,让他们自己研究,能不能学会炼丹就看他们的造化。

    帝听风还特别大方的给两人弄了一个时间换算空间,让他们俩在里面待上一段日子,也等于是外面时间的数倍。

    小童和青年这个时候才相信,深谷长老是真的想要收他们为弟子,而不是做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些帝听风都是不知道的,他根本就不是炼丹师,也无意收什么弟子他在九州大陆好不容易塞的那个弟子都处于放养状态的,哪有心情教别人。

    十日之后,冰宫的所有境界的修士全部都聚集到冰宫的诺大露天大殿中,莫约赶来了十万以上的人,甚至妖族,类人族。

    帝听风作为一个长老,他的位置自然是最最前排的,也就是排到宫傲之后的位置,和其他几位长老并立。

    宫傲开口讲了几句规则之后,又鞭策了几句努力的修士,当然了,他没有落下那些占着位子不谋利的修士。

    帝听风只觉得宫傲说那几句话,很明显讲的是深谷,可惜那货已经挂了,他不是真的深谷,根本就当听听就好,反正也不是说他。

    无数双火辣辣的眼神盯到深谷身上,有羡慕,有愤怒,有不甘,亦有爱慕,总之就让帝听风觉得他一开始就错了。

    早知道这个猛汉子是个这么糟糕的人,他还不如一开始就挑那个女气的长老下手呢!

    那女气长老可不就是帝听风一早遇到的那个黄衣青年平安嘛!他是暗中上位的,直到现在才暴露长老身份。

    一些和平安相处不错或者非常不好的修士脸色可谓五彩斑斓,什么色都有,其中一些更是惊吓平安的身份。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