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8章 挑战局
    “那么,进化之日即刻开始,能者上,弱者下,希望各位多努力。”宫傲说完最后那句,给了帝听风一个同情的眼神。

    什么进化之日,讲得那么高尚,还不是变相的挑战赛,根本就不容别人拒绝的那一种。

    怕是宫傲早就挑选了一个替代深谷的炼丹师,不然他也不会有恃无恐。

    那深谷本来是冰宫前宫主神无月抬到长老位置上的,那个时候深谷还没有那么糟糕,是一个非常靠谱的家伙。

    自从神无月宫主无故失踪之后,深谷长老也慢慢的变了,变成了一个和他本人完全不同的两个性格。

    这种情况和被他人夺舍有很大的原因,只不过,深谷的情况好像不大一样,他确实是本人,只不过是另外一个邪恶人格。

    这种情况在修真界确实不多见,那时候宫傲还巴不得深谷不在同前宫主那般敬业,没曾想反而控制住他的。

    因深谷于冰宫的无数弟子有用处,宫傲就是想做了他,都得问过很多弟子的答案,所以他任由深谷放肆。

    很可惜宫傲算错了帝听风这一环,他怀疑的不过是深谷被他任夺舍,压根就没有想过,深谷根本就不是深谷了。

    帝听风回敬宫傲一个笑,想掰倒深谷本人他无意见,可是,想要整他,得看看他愿不愿意。

    司马千千现在是最忙的一个,仗着帝听风给的庇护,现场的元婴期以下,筑基以上的修士全部都被他共情盗取了情报。

    至于那些筑基期以下的修士,压根就没几个有用的,除非是大家族的子弟,不然脑子里能有什么重大情报。

    最让司马千千深刻的还是那个叫玄礼的玄家公子,他脑子里想的居然是怎么被深谷这样这样,那样那样,差点没让司马千千自搓眼睛。

    “怎么了?”司马千千回来时一脸鼻血,手捂都捂不住,帝听风还以为他被人攻击了来着。

    司马千千赶紧摇头又摆手,撕了两块布塞进鼻子里,道:“无事,公子别担心。”

    帝听风眉头拧了一下,并没有多问下去,司马千千心里默念了好些佛家弟子的清心咒,才压制住一直流不停的鼻血。

    作为长老级别的人物,帝听风压根就用不着下台去挑战那些低阶修士,他倒是想挑战一下宫傲来着。

    不过,这么有趣的压拙好戏,一开始就上演,不就一点趣都没了嘛!他还是留在最后给宫傲一个惊喜吧!

    可惜帝听风的想法并没有持续多久,就上台一个灵寂期修士点名道:“深谷长老,我想挑战你。”

    “嗯?”帝听风眼睛一眨一眨,挑战他,他没有听错?

    “深谷!”

    宫傲见人一副傻子的模样,心生不满,虽然他不稀罕这个炼丹长老,起码别在最后的时候给冰宫长老丢脸行不行。

    帝听风猛的站了起来,掀起了一股狂风,直接掀飞了那个想要挑战他的灵寂期修士,问道:“啊!抱歉,刚才怎么了?”

    宫傲眉头紧紧的皱了一下,刚才,深谷体内传出来的压迫感居然连他都快要招架不住,这怎么可能。

    “哎哎!叫我有什么事吗?”帝听风学着深谷的猥琐样子,接着道:“没事就别打扰我,我正在瞧哪个弟子屁股翘……”

    “深谷!”宫傲忍不住吼一声,这家伙,在这么神圣的时刻,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想也就算了,他居然还敢说出来。

    果然,深谷话一出口,底下的各阶弟子脸色“刷”的一下子全变色,他们怎么忘了深谷长老就是个色鬼。

    更何况,人家修为境界比他们高那么多,多看他们两眼,可不就是像没穿衣服似的嘛!

    个别羞耻心高的修士,此时已经受不了的进入备战状态,眼神有杀气都瞪着那个高高在上的深谷。

    帝听风实在是没想到深谷一句话可以令那么多人齐齐变色,心里嘚瑟一下,虽然不耻深谷那货,震慑力还是不错的。

    “啊!宫主,我在呢!请你不要那么大声好吗?”帝听风痞子样的点指几个女修,道:“小心吓到人家了。”

    “你……”宫傲第一次被深谷堵得说不出话,这种时候,他也不好和深谷撕破脸,眼神暗淡的瞪了其一眼,嘴角勾起了冷笑。

    因为帝听风刚才那段不靠谱的释放威压,那个想要挑战他的同阶灵寂期修士更是吓得差点尿了。

    深谷不是炼丹师吗?他身上哪来的那么多煞气,简直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深谷除了玩弄些男女,根本没杀过几个人。

    不杀人的人身上根本就不会出现煞气,这是整个修真界都普及的知识,除非深谷长老不是本人。

    帝听风刻意暴露那一手,不光宫傲怀疑深谷的身份,就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修士都开始感觉深谷不对劲。

    虽然他还是痞痞的样子,身上的色气少了不少,或者说是完全消失了,剩下的全部都是煞气。

    当然了,有些修炼些秘术的修士,心里则暗搓搓的想着深谷长老是不是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术,装疯卖傻那么多年,现在终于练成了。

    还有极少部分的修士,心里虽然有那么一点怀疑,不过,他们对深谷长老都是非常忠心的,除非深谷长老亲口承认他不是本人,不然外人说什么他们都不信的。

    帝听风给众修埋了一个怀疑的种子,就不在参与,一副打坐的样子闭眼斜靠到椅子上,食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

    别看帝听风这么认真打坐的模样,实际上,帝听风早就会周公去了,司马千东西捧着肚子快要笑死了。

    偏生没有一个人察觉到帝听风的异常,还以为他在一边打坐一边欣赏那些挑战来挑战去的修士呢!

    “深谷长老,小修想要挑战你的丹术。”一个看起来不满三十的男修一副温和的笑着说要挑战深谷长老。

    也是,这么温和的态度,加上此人的模样比深谷不知好了多少倍,目前为止没有几个人出声阻止他挑战深谷的炼丹术。

    宫傲心里冷冷哼一声,面上却是不显,看着帝听风阴阴笑道:“深谷,该你了。”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