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0章 闹着玩儿
    司马千千更是直接惊掉了下巴,谁以后跟他说帝公子到了某某地境会受苦,说出去他跟谁急。

    “公子,这些人怎么了?”除了一个帝公子音之外,听不懂北冥语的司马千千非常想知道这些北冥人在喊什么。

    帝听风伸手给了司马千千一点自己的灵力,然后司马千千仔细一听,就全部都听得懂了。

    那些北冥的普通人全部都在大呼帝公子神仙,并且还大呼恩人什么的,反正全部都是尊敬恭维的好话。

    甚至几个胆子大些的五六岁小孩儿,还特意跑到帝听风面前仔细打量他一眼就跑回去了。

    有些夸张的族人则立刻跑到帝听风面前跪拜一下,然后就立即跑开,甚至连话都没有来得及说一句,就怕惹帝听风不喜。

    司马千千羡慕的看着收获人心的帝听风,用九州语问道:“公子,你究竟对北冥做了什么?这些人为何这么感谢你。”

    “也没什么。”帝听风淡淡的说了一句,道:“就是把一分为二的北冥合并起来而已。”

    “吓!”众修听了一耳朵的全部都一副被吓到的模样。

    虽然听不懂司马千千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至少帝听风没有说九州话,就算是北冥语他们也多少了解一些。

    “一分为二?”毕竟不是土着,司马千千自然不知道北冥族人一分为二是个什么样子。

    帝听风解释道:“就是把整个北冥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在陆地,一部分在水下,然后把他们合成一个陆地。”就这么简单。

    至于其他细节什么的,帝听风不是个会讲故事的人,一个非常长的故事,都可能被他一句话说完,何况还是他不怎么记得的事情。

    司马千千得不到帝听风的满意答案,自然把话题移到蓝珀身上,作为北冥旁边的土着,他应该知道一点吧!

    蓝珀心里虽然生气司马千千骗他的事情,又因为司马千千没有害他,反而还帮助自己进阶的事情纠结。

    现在见司马千千没事人似的扭头就问自己关于北冥的问题,心里骂了几句,还是把自己知道的都和司马千千说了。

    “蓝兄,幸亏你知道,不然公子这辈子都不会告诉我的。”司马千千一脸庆幸的笑看着蓝珀,还厚脸皮的喊他蓝兄。

    蓝珀哼一声,扭过脸,不满道:“你个骗子。”

    “我骗你什么了?”司马千千一脸认真的问。

    他既没有骗蓝珀的钱财,更没有骗他蓝家的色,他司马千千究竟骗人什么?

    蓝珀被堵一句,孩子气道:“若不是你,我们蓝家又怎么会来这里。”

    “你怎么不反过来想想。”司马千千一脸看傻子一样的看着蓝珀,道:“你们蓝家来北冥,不是正好可以借公子搭上北冥族长这条线吗?”

    “这怎么可以。”蓝珀心里有点拒绝,他是冰宫修士,北冥和冰宫井水不犯河水,若是两者有冲突,打起来他们蓝家肯定第一个被灭。

    “怎么就不可以了。”司马千千觉得这个小孩子脑子有点直,提醒道:“你傻啊!你们蓝家和玄家争了数百年不分上下。”

    “现在玄家又有冰宫宫主撑腰,你们蓝家若不在拿出点实力,那个黑心点宫傲肯定会第一个消灭你们蓝家。”

    “用公子的话来说就是,对于那些对自己有威胁的物种,就应该及时把他们全部消灭,自己不行就找帮手。”

    “然,北冥族人。”司马千千指了一圈跪倒的北冥族人,接着道:“北冥族人可以是你们蓝家的助力。”

    “北冥怎么可能帮我们蓝家。”蓝珀心里有点松动,却又以为北冥会拒绝而缩了回去。

    司马千千小声提醒道:“你们冰宫宫主得罪了我们公子,早晚都会死的,你们还不如早一点抱大腿,到时候留蓝家在冰宫做主。”

    司马千千这句话说得非常露骨,就差没明白的告诉蓝珀,帝听风接下来就会提着武器去把整个冰宫消灭干净似的。

    “千千。”帝听风出声提醒他一句,现在又不知道蓝家是个什么心思,司马千千居然敢把他的打算说出去,这不是欠揍嘛!

    “抱歉公子,没忍住。”司马千千赶紧道歉一句,还做了个鬼脸,希望帝听风不要生气。

    帝听风抬脚就把人踹飞出去,身临其身道:“给爷加十倍的训练,完不成不许回来。”

    “啊!”司马千千惨叫一声,落地之后,赶紧跪地应道:“是。”接着就跑了出去。

    帝听风冷冰冰的扫了一眼蓝家的修士,并没有说什么,既没有赶人,也没有说跟着,弄得蓝家修士个个心里特纠结。

    帝听风随手又把神无月的骨头丢到蓝珀身上,道:“不许摔了。”

    蓝珀吓得个半死,杀人可和白骨没有一丁点联系,叫他一个小公子抱着一架白骨跑,他还不得被吓死。

    看着蓝珀纠结又害怕的脸色,帝听风心里舒坦了,既然司马千千执意要保这个蓝珀,他倒不是不可以手下留情。

    “帝……帝公子。”蓝珀双手举着一架白骨跟在帝听风身后,因为害怕,特意把白骨举过头顶,眼不见为净。

    “说。”帝听风简单又冰冷的提醒一句,顾自在前面带路,一副非常熟悉北冥的样子,甚至连个带路人都不需要。

    “刚才千纤,不对。”蓝珀赶紧纠正道:“千千说的那件事……到底是?”

    蓝珀想问问帝听风是不是真的打算灭了他们冰宫,也担心自己的无礼给蓝家遭来祸害。

    这个帝公子可是连北冥的两个老大都敢忽悠的人物,何况人家还被北冥族人奉神一般的朝拜,说明人家真的有这个实力。

    “哦!他闹着玩儿。”帝听风轻描淡写就把司马千千刚才说的那个“恐怖”故事给带过。

    可惜蓝珀信了司马千千的邪,根本不相信帝听风说的闹着玩是真的,说不定人家毁灭一个冰宫就跟闹着玩儿一样。

    虽然知道帝听风不会说真话,蓝珀也不好继续问下去,他和帝听风又不熟悉,更何况,这个人冷冰冰的,还喜怒无常,他可不想冤死。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