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羊毛出在羊身上
    “哗哗哗——”

    海边一别墅里,一间屋子内烟雾腾腾。

    顺骋公司的副总在走廊上就听到了搓麻洗牌的声音,也罢,谁让王国生这么痴迷于这项国粹呢。

    不过,这也是好事,他当甩手掌柜,许多事自己正好独揽。

    王国生一眼就瞥见了进来的副总,可是手上的动作丝毫不见放慢,“罚了多少?”

    “七万,另加整顿一个月。”副总小声道。

    “靠!还不够我一晚上赢的,红中!”王国生的手劲很巧,小巧的麻将牌一下弹到了绿色的牌桌中央,就象贝克汉姆的任意球一样,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这功夫没有十年八年是练不出来的。

    “不用管他们,让我们停业整顿,司机们也不能干,没了收入,他们还不得跟交通局急,这事,你不用管了。”

    王国生拿起烟,副总赶紧给他点上,“王书记,”相比王总这个称呼,王国生还是喜欢听人叫他王书记,“交通局那帮人不管,出租车在街上继续开。”

    晚上,蒋胜来得很早,并没有象岳文想象中的那样,等开席过来点个卯,应酬一下就走。

    看着蒋胜实打实地在一客的位子上坐下,而主陪却换成了陈江平,街道纪委的孙书记坐在了副陪的位子上,这本来应是刘志广的位子。

    斯人已逝,但生活还得继续,况且,路都是自己所选,每个人都应当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今天是腊月二十五,再有五天就过年了,这一年,我们这个班子,这个集体,在蒋主任的带领下,我们在全区街道的考核中又是第一名,连续三年第一,我们的班长功不可没,组织上对我们的工作也给予充分肯定,蒋主任昨天已经在秦湾市委组织部谈完话,呵呵,以后我们都要称呼蒋主任了,……”陈江平不等菜上齐,就站起来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岳文看看一脸微笑的蒋胜,短短几天间,身上竟有了区领导的派头,看来,环境改变人,职位也改变人哪。

    “今天,我们共同举杯,敬敬我们的班长,敬敬我们的蒋主任!”陈江平举起杯中的白酒,一仰头一饮而尽。

    蒋胜笑着谦虚道,“都是大家伙干得好,众人拾些火焰才高。”可是说归说,他也一口而尽。

    “岳文,你喝的是什么?”孙书记最后抓落实,看了看岳文的杯子,“这是白开水吧!你别说自己不能喝啊,阮成钢都被你放倒了!”

    蒋胜也看着岳文,目光中却并无责备,今天他的目光很柔和。

    “我那是为工作……”

    “这也是工作”陈江平叱一声,“倒上!”

    岳文看看陈江平,只得乖乖倒上酒,没办法,一饮而尽,可是他喝完他才发现,杯里不是白酒,仍是白水。

    他一看当着服务员的宝宝,宝宝一吐舌头,两人都互相眨眨眼,一切都在不言中。

    陈江平的速度很快,下面两杯转眼间又喝进了肚子里,“我领完三杯了啊,孙书记你进行,不用等我,呵呵,大家等会儿可以自由发挥,呵呵,我们要把对蒋主任的爱戴,转化成实际行动,光口头说不能算啊,得用行动来表示!”他站起来看看蒋胜,蒋胜也知道他有这个毛病,三杯酒已到极限,他笑笑也不阻拦。

    孙书记笑着正要说话,陈江平却走回来,一脸不悦,“门怎么锁上了?”

    祝明星赶紧站起来,“刚才还开着!”他起身走到食堂的门前,用力推了推,“哎呀,怪事,门怎么锁上了?宝宝!”

    宝宝马上提着酒瓶出现了,“主任,刚才还开着。”他一脸迷糊,一脸无辜。

    “快去找钥匙!”祝明星低喝一声,他看看一脸通红的陈江平,灯光照射下,连大脑袋都开始红起来,知道他再不吐出来,坚持不了多久了。

    看着宝宝进了厨房,祝明星走到陈江平面前,低声道,“陈主任,不行,到水池那边……”

    陈江平看他一眼,却没答话。

    谁都知道他有这个毛病,但这就象皇帝的新衣,谁也不揭破,都在留着脸面。

    陈江平自己也一样,吐归吐,但是那是在私底下,当着这么多班子成员,他不愿丢脸。

    “大师傅们都说没锁,门怎么会自动上锁呢?”宝宝拿着钥匙,就去开门。

    陈江平拍拍脑袋,努力控制着自己。

    蒋胜一笑,“老孙,你继续。”

    众多班子成员这才醒过味来,孙书记端杯笑道,“好了,我们继续……”

    祝明星看着宝宝笨手笨脚地打不开锁,“我来。”他一把抢过来,扭了几扭,锁却仍是不开,“怎么回事?”

    “可能不是食堂的锁。”宝宝嗫嚅道。

    “哪来的锁?”祝明星看着已经在一把椅子上坐下的陈江平,火气骤然上升。

    宝宝心里有气,却不敢回嘴。

    祝明星道,“拿把锤子来。”厨房里肯定没有螺丝刀,就是有,拧开螺丝,估计陈江平也快吐了。

    “我跟你一块去找。”岳文站起来,随着宝宝走进厨房。

    宝宝一眨眼睛,“是不是你……?”

    岳文就知道这人脸上迷糊,心不糊涂,“嘘,不能乱讲,好奇,会害死人的!”他窃笑道。

    看着他并不找锤子,反而隐身在售饭窗口的玻璃后面,宝宝也走了过来,他也是一个不怕事大的主儿,两人窃笑着看着外面喘着粗气的陈江平。

    “观众朋友们,我们收到了全国各地的许多贺岁电报,……”岳文边笑边模仿朱军那央视特有的主持人语调。

    宝宝马上接口道,“罗马尼亚大使馆发来贺电,新加坡大使馆发来贺电,印度尼西亚大使馆发来贺电,秦湾市委发来贺电,开发区党工委发来贺电……”

    “领导们,朋友们,新年春节马上就要来临,让我们一起倒数五个数,五,四,三,二,”两个人低声笑着。

    “一!”说完,两人一齐朝外面看去。

    “哗!”

    外间,陈江平到底控制不住自己,低头狂吐起来。

    ………………………………

    第二天,芙蓉街道办事处全体机关干部会议举行。

    会议只有一个议题——欢送蒋主任!

    但私底下,会议还有另一个议题,大家都在猜测着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竟然把食堂的门锁上了,让陈主任当众吐了一地!

    就在大家笑着议论的同时,一脸和蔼的开发区管委副主任蒋胜与一脸我们一起倒数五个数,五,四,三,二,”两个人低声笑着。

    “一!”说完,两人一齐大城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