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村里有金矿,但还是个贫困村,二百多户的小村,用蒋书记的话说,就是一穷,二散,三乱,其它村的姑娘都不愿意嫁到这个村,本村的姑娘都嫁出去了,村里十年里就娶到一个媳妇,还是个寡妇,你说,金鸡岭的老祖宗怎么选了这么个地方!”祝明星轻松地介绍着,引来众人一片笑声。

    他看看眼前这个小伙子,那是真心喜欢,耐何却被“发配”到金鸡岭,但领导主意已定,他也不能多言,只能心里暗叹。

    岳文听得很认真,看得也认真,出镇子往南五里地,就进入了落ys区透过车窗,山连着山,岭连着岭,车子不时爬上爬下,左跳右晃,颠得人直想吐。

    “卜委员,这几天进村,有什么感受?”祝明星看看年轻的卜凡,两人年纪差不多,都是三十多岁年纪。

    “富得富死,穷得穷死。”卜凡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八个字来。

    “呵呵,金鸡岭山不高,可进一次村,得经过九个小山头十八个弯,rb鬼子打进咱们平州的时候,愣是绕到这里绕糊涂了,****时还有老百姓进城,问rb鬼子走了没有?”祝明星说道,话音刚落,岳文和黑八笑得乐不可支,蚕蛹却抿抿嘴,他早已听说过这个典故。

    “哪,前面就是金鸡岭。”司机提醒大家。

    在司机的提示下,岳文看到在山脉形成的盆地中央,一个小村子赫然点缀其间,村中,座座石屋错落有致,村北,湖水温润如玉,环村皆山,满目青翠,五彩斑斓,湖光山色尽在潋滟之间。

    如若不是那几座光秃秃的采矿场,真似那世外桃源一般。

    “这么好的风景,可惜了。”黑八难得长叹一声,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三天前他就跟着卜凡正式进驻金鸡岭,同行的还有民政助理迟远山作为片长,蚕蛹作为包村干部也在其中。

    这喧嚣了两周,搅动了无数机关干部心思的选拔终于尘埃落定。

    当然,有人骂,说早就内定了;也有人骂,去也白去;而蒋胜,却私下里跟祝明星说,“是好铁还是废铁,得在炉子里炼炼。”他家世代铁匠,祝明星暗自揣摩他的意思却不敢接话。

    陈江平则很平静,一切工作按部就班,丝毫不为所动,仿佛根本不存在金鸡岭这一难题。

    刘志广则在一次酒场中讥笑道,“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他对卜凡向来看不上。

    对于岳文任副书记,有人说是得罪蒋胜了,有人说因为打架,人都爱把别人往坏处想。倒是刘志广把岳文叫到办公室,说了一番好话,让岳文对这个江湖气颇重但人情味也颇浓的领导好感暴增。

    “可惜什么?你站着说话不腰疼,穷到裤子都穿不上了,还有心情看风景?让你在住两个月你就受不了了!”司机嘟囔道。

    “村里什么时候开始开采金矿?”岳文问道。

    “九十年代发现的矿苗吧,记不太清了,”祝明星看看他,见卜凡也在认真听着,“现在在金矿上班的有村里的人,也有外地来的民工,偷的、盗的、抢的,这几年都有,村里治安很不好,现在矿上都成立了护矿队。施忠孝的工人都挖到交矿下面了,双方在矿井里大打出手,最后惊动了公安局。”

    他看看岳文,岳文突然明白,这是这个有些窝囊但心地不错的主任在给自己介绍,提醒他小心,他不禁暗暗有些感激。

    颠簸中,汽车终于在村中一处宽阔处停了下来,这就是金鸡岭村委了。岳文跳下车,望着自己的领地,发现这几间残存着暗红色油漆的屋子是以前的代销店改造的,上面还有1966的字样,敢情这屋子快四十年了。

    “小岳,下午村里开协调会,你也一块参加,”卜凡看看岳文,“村里没有书记,你这个副书记实际上就是村里的一把手。”

    这个情况,岳文昨晚还打电话给镇驻地村的妈妈炫耀呢,你三十岁才当上书记,你儿子工作两周就是书记了!但看到眼前这个破落的情景,听到村里如此之乱,想想施忠孝在开发区的名声,想想如狼似虎的护矿队,想想那个莫名其妙的任务,他眼前又涌出陈江平那高深莫测的表情,没来由地一阵头疼。

    “你们村长呢?”卜凡对着一个迎上前来的五十多岁的瘦子说道。

    “知道领导今天过来,高兴得一大早就出去采榛蘑了。”瘦子道,脸上却不带丝毫高兴的样子。

    “走,我们去看看,反正上午闲着没事。”卜凡来了兴趣。

    众人重又上车,经卜凡介绍,岳文知道刚才的瘦子姓施,名忠玉,是村里的会计。

    村外,山上,风吹,林动,犬吠。

    “在前面了。”施忠玉踽踽而行。

    前面的地势却越来越高,山势很是陡峭,众人往上越爬越费力,只好在半山腰停了下来。

    透过茂盛的青草,岳文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在陡峭的山上忽隐忽现,眨眼间不见身影,只有“汪汪”的狗叫声从前方传来。

    众人正在说话,一个爽朗的声音却从旁边传了过来,“卜委员,你们怎么找到这里了?”

    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车轴汉子,身材很是魁梧,身穿有些发白的绿色军装,一张国字脸上,浓眉大眼,宽鼻阔口,满脸尽是风霜之色,说话间,英气勃发,豪气尽现。

    “听说你在这里采榛蘑,我们来学习学习。”卜凡努力想说得平易一些,但一开口还是带着官腔。

    车轴汉子把腰中的筐往地上一丢,豪气地说,“走!”

    他大步如流星赶月,前头带路,见他不苟言笑,卜凡也不再言语,众人都是屏住呼吸,只顾埋头往前走。

    “停,”车轴汉子一挥手,他长身耸立,抡起手里的飞虎爪,粗大的铁爪“啪”地一声,抓在了岩石上,“卜委员,你来。”胡开岭谦让道。

    卜凡却是笑着摇摇头,胡开岭也不再让,高大的身躯一使力,转眼间,人已在半山腰。

    “这榛蘑可是好东西,几百块钱一斤呢,”施忠玉道,“这好东西,净长在人上不去的地方,采一斤榛蘑,有时得搭上几条人命。”

    “这么金贵?”众人都是有些吃惊,卜凡也不眨眼地盯着上面,好象生怕胡开岭掉下来。

    胡开岭这次并没有采多少,只是应卜凡邀请,演示给大家看,转眼间顺着绳索他又滑了下来。

    “金鸡岭风光真好,这几天还真没好好看看,”卜凡笑道,“这是到我们村里挂职的岳书记,小岳,这是胡开岭,胡主任。”

    胡开岭打量了一下岳文,伸出手来,“欢迎。”

    岳文也急忙伸出手来,却感觉到他的手劲非常大,就在他要吃疼的时候,胡开岭却放开了大手,“呵呵,大学生吧?”

    笑中尽是轻视,岳文也不计较,卜凡却说道,“小岳可不是一般的大学生啊,上次一人把大灰狼他们六个打趴下了。”

    “噢,”这次轮到胡开岭惊讶了,“那,欢迎。”他又伸出手来,这次却是真诚流露。

    岳文心里一乐,村里这么乱,他来的时候就想到与村长的关系不好处,可是眼前的这个汉子,看来是个直心直行的人。

    …………………….

    …………………….

    “嗝”,从胡开岭家出来,黑八松开两格裤带,中午的山珍让这厮食欲大开,胡开岭家嫂子的手艺还真不错。

    “哎哟,八哥,你的肚子掉地上了,快用手接着。”岳文嘲笑道。

    黑八撇撇嘴,“少在我跟前装得象二五八万似的,你中午嘴也没闲着。”

    “你懂什么?”岳文一点也不害羞,“伟人不是说过吗,只有大量地消灭食物,才能更好地发展自己。”

    “哪个伟人这么说过?”黑八挠挠头,

    岳文呲笑道,“我!”

    长得跟个伟人似的!”黑八紧跟几步,“走,到你书记室坐坐。”黑八嘲笑道。

    岳文看看走在前面的卜凡和迟远山等人,“靠,我的被窝卷还在车上呢,睡觉的地方都没着落,还书记室?”

    “胡家嫂子不是让你到她家睡吗?”黑八淫笑道,“呵呵,吃住睡一条龙啊!”

    岳文飞起一脚踢在他的肥臀上,“去死!”

    他其实早想好了,在人家家里吃住太不方便,就睡村委好了,胡开岭也安排各家轮流排饭。

    破旧的村委前已经停满了汽车,暗红色的残漆跟耀眼的车漆形成鲜明对比。

    大灰狼眼尖,老远就看到了他,他高兴地使劲地按着喇叭,惹得卜凡的脸顿时阴沉下来。

    “兄弟,你看你,麻烦你不说,你还给捎了一箱五粮液!你说,哪有这个道理?”大灰狼很是亲热。

    众人都回头看着岳文,岳文有些不好意思,大灰狼却很是理解,“你们是要开会吧,你忙,你忙,听说以后你就是我们村的书记了,岳书记,这晚上兄弟们给你贺贺!”

    这一声岳书记叫得岳文心花怒放,本来村里的书记就不入机关干部的法眼,何况还是个“三乱村”的副书记,他的任命文件在镇里都没溅起个水花来,还让宝宝、黑八他们嘲笑了一顿。今天看大灰狼说得这么郑重,他竟有些感动,嘴里却说道,“什么书记?那有叫兄弟亲热?”

    大灰狼却郑重地说,“领导就是领导,现在是村里的书记,说不定以后就是区里的书记。”

    众人吃惊地看看这个未来的开发区书记,都笑了,毫无遮掩,岳文有些糗,他岔开话题,笑笑走进门去。

    说是会议室,其实就是几间大屋子,会议桌则是两张乒乓球桌。现在乒乓球桌旁已经坐满了人,后面的凳子也不够用,有人干脆搬了几块砖坐了下来。

    岳文和黑八刚想找个角落坐下,卜凡却道,“岳书记到前面来坐。”

    黑八吐吐舌头,岳文小声道,“哥现在是领导了,不跟你坐一块了。”

    众人都盯着岳文,施忠孝坐在前排,他看到岳文,笑着点点头。岳文也笑着对他点点头,走到卜凡身边坐下。

    以施忠孝在开发区的能量,今天一个组织委员召开会议,他能亲自来,看来今天的会他很重视,岳文看看与施忠孝交谈的卜凡,发现他身上的官架子淡了许多。

    卜凡环视了一下会议室,“好,下面开会。前几天,我和迟主任分别找大家沟通了,”他突然觉得话有些文绉绉的,干咳一声,“大多数人也都同意村里收回承包出去的金矿。”

    岳文正在用眼光逗黑八,听到卜凡的话,脸上的肌肉不自觉抽搐了一下,卜凡就是这样解决村里的矛盾?他下意识地看看施忠孝,却见施忠孝抽出一支中华烟来,“啪”地点上,也不管卜凡,自顾自抽了起来。

    卜凡咳嗽了一声,接着说道,“当然,村里也不是拍拍脑袋作决策,市里有文件,合同上有年限,这几年大家都赚得盆满钵溢了,也不差这几年了。”他看看众人,“今天把大家叫来,就是叫大家来议一议,我也知道,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大家有什么困难、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当场提出来。”

    他话音刚落,会议室里就炸了锅。

    岳文悄悄问迟英山,“什么文件?”

    迟远山递过一份文件来,岳文一看是开发区下发的关于加强金矿管理工作的意见,但只是强调由镇级加强管理,并没有收归村集体的字眼。

    “还有三年合同才到期呢,镇里也不能不讲理吧?”一个胖子从砖头上站起来,开始开炮。

    “我们前边投入那么多钱就打水漂了?”

    “你们是领导怎么了?领导也得讲道理。这三年的损失怎么算?”

    “对啊,损失怎么算?这金价一天一个行情,我们不能赔本赚吆喝吧!”

    “我们也不是光为自己好啊,村里的老少爷们不也在矿上工作吗?”

    ……

    岳文看看施忠孝,见他冷着脸,抽着烟,一话不发。

    他看看身边的迟远山,不知什么时候“尿遁”了。

    胡开岭见卜凡的脸都快要拧下水来了,他霍地站了起来,一帮吵吵不停的金矿老板顿时噤声,“大家伙说话都得拍拍自己的良心是不是?这黄金本来就是国家的,是集体的,前面村里把矿承包出去就已经是错误,现在不是村里违反合同,是纠正前面的错误!”

    第一个开炮的金矿老板刚要反击,在胡开岭锐利的眼神下又缄口不言。

    “是,有些老少爷们在矿上打工,他们一个月才挣多少钱?你们一个月挣多少钱?连你们的零头都不够吧!现在国家是提倡发展市场经济,但市场经济也不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看着卜凡也加入战团,岳文暗叹一声,这也太心急了吧,多少年的疙瘩,你三天就想解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得,烫着嘴了吧!

    而村里的情况,上午祝明星的介绍,加上刚才的耳闻目睹,他忧虑加深,看来,村里还是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危险的多。

    陈江平这老小子,到底想让老子干什么?

    他掏出手机,装作接听电话往外走,如果让老妈来处理这事,她都会积中火力先说服几个人,让这几个人给剩下的人作榜样,先“觉悟”的带动后“觉悟”的,就是不能让每个人都同意,也不会象现在这样,成了光杆司令,陷入老板们的包围圈吧!

    大灰狼正站在车边抽烟,见岳文出来,把烟屁股用脚一捻,迎了上来,“兄弟,晚上有空没有,弟兄们给你接风!”

    二腚也凑上前来,没好气地说,“现在也不让开矿了,喝散伙酒好了!二郎神不是早单干了吗?”

    二郎神单干正是因为岳文,但大灰狼对他却没有好感,他没好气地说,“净说些娘们话!没出息!”

    黑八也蹦跳着出来,“郎哥,来支烟。”

    大灰狼转身打开后备箱,拿出一条中华,“拿去抽!”乐得黑八差点蹦起来,“哎哟,郎哥,你是我亲哥!”

    岳文作了个鄙视的样子,“有烟就是哥啊,少抽点,八哥,抽多了阳萎!”

    黑八挑衅地竖竖中指,笑眯眯地打开烟。

    二腚笑道,“岳书记,看得起兄弟们,平常就多交交心。”

    大灰狼是真看不上二腚,他说一句他训一句,“你傻啊,心都交出去了,人还能活吗?”他看看里面,咬牙切齿地说,“矿都交出去了,我还能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