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我的话就是法律
    天气越来越冷了,哈口气,村委会的玻璃上都留下一层雾气。岳文今天起得很早,生起炉子后,他静静地等着决定这个村命运时刻的到来。

    不到八点,人陆陆续续来齐了,大家打着招呼,寒暄着,议论着,拉着家长里短,说着左邻右舍。

    不过,同样的村委会,同样的会议室,同样是来参加会议的金矿老板们,也同样是来参加会议的街道干部们,但主持会议的人,却换成了阮成钢。

    街道在历经卜凡、刘志广两个包村领导后,改由陈江平亲自包村,当然,他是不会直接出面的,具体工作还是要由迟远山和万建设来做。

    会前阮成钢也与岳文沟通过,岳文想让阮成钢来主持,阮成钢却自嘲是个粗人,硬是又把岳文推到前台。

    见阮成钢不容动摇,岳文也不再推让。

    简单把阮成钢介绍给在座的大家后,金矿老板们的眼光中多了敬畏,但却无人讲话,岳文知道,大家仍是惟施忠孝马首是瞻。

    施忠孝看着他,他也看着施忠施,前几天的事,都象没发生一样。

    “今天,在我印象中是第三次开会。”岳文看看一个个沉默的金矿老板,此时却无一点聒噪,施忠孝仍如前两次一样,一言不发,他烟抽得挺凶,烟雾笼罩了他的脸。

    “今天开会就一个事,简单说,就一句话,就是回收金矿。”

    原本以为这句话就象滚烫的油锅里泼进了一瓢冷水,会议室里会炸锅,但没想到的是,金矿老板们出奇地平静,偶尔响起的手机铃声,马上又被关掉了。

    噢,方案提前泄露了?岳文顿时有种预感,他下意识地看看胡开宏,胡开宏却扭过头去,眼光四处游离。

    阮成钢却仍是不发一言,他抽着烟斗,施忠孝抽着中华,众人也比赛似地抽着烟,阳光照射进来,会议里一片烟雾腾腾。

    不管了,岳文一摆手,“今天叫大家来,不是商量回收不回收,是商议一下怎么回收。”

    二能“腾”地站了起来,“我不服……”

    “你先坐下。”哟,马前卒跳出来了,岳文马上打断他,“你先坐下,听我把话说完,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机会。”他看看胡开岭,胡开岭拿过一大摞合同,摆到桌子上。

    众人目光都聚集在合同上,施忠孝脸色阴沉,看看胡开岭,又看看岳文。

    “这是上次大家与村里签订的回收合同,有合同在,我们就按合同办事。”岳文道。

    “我们这也有合同。”一个叫胖三的金矿老板,拽着肥肥的身子,也把一摞合同放在桌上,“这是我们先跟村里签的承包合同,大家看清了,是我们先签的。”

    “你那个合同是卜凡逼我们签的,不能算数。”另一个金矿老板补充道,马上,在坐的各个金矿老板都随声附和着。

    “你们这个合同,没有经过村民代表会,甚至连村两委都不知道,不算数。”胡开岭到底是忍耐不住了。

    “噢,是吗?”二能斜着看了他一眼,“我们还有这个,全村老百姓都同意了,还用村民代表大会同意?”又有一个矿老板拿出一摞纸来,上面一个个红色的手印歪歪扭扭,却很是刺眼。

    阮成钢抽着烟斗,冷眼旁观。

    岳文拿过来看了看,“你们不是说回收合同是卜委员逼签的吗?你们这个也是逼签的,村民们不会同意的!”他轻蔑地把合同往桌上一扔。

    “这能算数吗?合同才有法律效力,回收合同在最后,最有法律效力。”胡开岭吼道。

    “哟,跟我们**律,我不懂!”

    “我们不管,反正退矿合同是逼签的,他们会求访,我们也会求访,我们的工人也不少,要不,谁特么地都不用过了,我们也去求访算了。”二能开始耍横。

    其余老板马上又开始附和.

    “走,开什么******会,都去上访算了!”

    “我们还不信了,没个说理的地方了?”

    ……

    岳文看看金矿老板们开始闹腾,马上知道有人提前报信,这伙人做了准备,他们胡闹一通,正好把这个会搅黄了!以后再开,恐怕真要开成万金油了!

    眼看要纠缠不清,人就要走,他看看阮成钢,阮成钢也在看他,胡开岭更是一脸急色,却不断搓着手,不知如何是好。

    “好,那合同我们不要了。”岳文伸手把两大摞合同跟村民的签字抓在手里,他起身转了转,突然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地投进了炉子里。

    几个金矿老板马上炸锅了,离得近的手忙脚乱地打开炉盖,往外抢着合同。可是炉火熊熊,炉盖一开,却是烧得更加旺盛了。

    “好,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们不要这些东西了,现在,支村两委决定,召开村民代表大会,重新决定金矿是否回收,”一阵慌乱后,众人都回到座位上,但所有人的眼睛都锁定了他,“如果金矿收回,在座的各位除了享受村民的股份以外,额外增加一部份股份,作为补偿。”

    差点偏离轨道,岳文暗叫一声,好在自己当断则断,把这些人重新拉了回来。

    阮成钢暗笑,此时却轻松下来,他点上一袋烟,烟雾马上从鼻子里冒了出来。

    众人却都沉默着,许多矿老板都把目光投向了施忠孝。施忠孝正要说话,手机响了起来。

    他也不打招呼,站起来就往外走,“老陆,什么事?”来电是公司的副总陆德江,他知道自己今天开会,且生死攸关,这时候来电肯定有事。

    “施总,刚才接到街道通知,说是年底进行安全整治,所有矿山一律停产。”

    “街道的通知?整治到什么时候?”

    “据说是区里下的通知,只说年前,具体时间没说。”

    “啪”地一声,扣死了手机,施忠孝阴沉着脸点燃了一支烟,这前有伏兵后有追兵,看来今天自己还是低估了形势,他想了想,把刚抽了两口的“中华”摔在地上,狠狠捻了两脚,重新走进会场。

    岳文注意到施忠孝那张要拧下水来的黑脸,停产,是他跟陈江平汇报,陈江平亲自拍板的结果。

    前天,交城的金矿突然出现塌方,出现安全事故,全市的矿山企业都展开了自查自纠,借这个上方宝剑,正好可以对金矿企业无限期停产。

    但,事故也带来了不好的后果,区管工委对金鸡岭问题的解决却催得更紧,年前彻底解决的时间表再一次被提了出来,并且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这让陈江平与阮成钢都很有压力。

    “同意重新召开村民代表大会表决的,有没有?”岳文说道。

    一只手,两只手,带头的仍是当初卜凡回收金矿时那个五十多岁的矿主,见其余金矿主都愤怒地象要把他吃了,他犹豫着又把手放了下去。

    岳文暗笑,这是他让胡开岭晚上做工作的结果,他需要有个出头鸟,有个好榜样,现在二能等人只能愤愤地看着榜样,而下面,他要做的,就是如何充分发挥榜样的作用了。

    “我有话讲。”阮成钢、岳文、胡开岭的眼光不约而同都转向了一人,正是施忠孝,他满脸乌云,会议室里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我咨询过律师,我们原来签定的合同符合法律程序,卜凡那样做,本身就不符合法律,现在合同虽然烧了,但也是有合同的,村委再开会,符合哪条法律规定?”

    岳文刚要讲话,一直沉默的阮成钢却开口了,他一摆手,施忠孝也不说话了,“合同只要签定,就有法律效力,三份合同纠缠一起,太乱,我赞同召开村民代表大会重新确定,你要问符合哪条法律,我在这就告诉你,……我的话就是法律!”

    他语气虽慢,但气场强大,施忠孝一时竟哑口无言,两人对视着,却都再不说话,一个叼着烟斗,一个抽着香烟。

    好半晌,施忠孝方道,“村民代表大会,可以开,如果定下来要我们交回金矿,我们交,不过,我不要村里的什么股份,我要求村里现款补偿后面几年的损失,你们呢?”

    听到有真金白银,二能等一众矿老板马上附和,就连起初表态同意的矿老板也改了口风。

    “不算我们每年交给村里的……”

    胡开岭马上打断他说,“你们的承包款欠着两年没交了。”

    施忠孝却不接他的话茬,“我们的损失估个数,减去每年我们上交的承包费,三千万,我再往下压压,一千万,一个子不能再少,少一分钱我卷铺盖到区工委打地铺去!”

    他的大痞风范终于显露出来,“我不管什么刑警队长,也不管什么村里书记,行的话你们就收,我的话虽然不是法律,但是道理,对不住各位,我先走了。”

    他站起来,头也不回走出会议室。

    …………………………………

    …………………………………

    一分钱难死英雄汉,何况是一千万。

    金矿老板退场后,众人都到了胡开岭家,阮成钢也来了,是胡开岭亲自邀请的。

    只要一心为村里,为老百姓,这个耿直的汉子不计前嫌。

    “可以从市里借些。”迟远山试探着说道。

    “呵呵,我听说啊,一次常委会,管委副主任刘清华包保的一个企业资金有困难,想从区财政上借点,当场让王军书记训得头都抬不起来,王书记说得很明确,企业行为千万不能跟政府行为发生交集,包保企业不是要用区财政的钱替他周转,如果谁都能用,真成了一些人的小金库了!”阮成钢难得的和蔼,“你们家陈主任恐怕也不敢去提吧!”

    迟远山面色一囧,阮成钢继续说道,“区里一年的财政收入本来不多,但区里用钱的地方太多,现在正是开发区最困难的时候。”他不好打击大家积极性,“我认识一些企业老板,先借一部分,等金矿收回来就有钱了,再还给他们,凑个几百万我看不成问题。”

    胡开岭也说道,“发动全村老百姓,有多少先往外拿多少。”

    岳文笑道,“胡哥,你在农村这么多年,老百姓你还不了解,你发钱给老百姓可以,让老百姓从兜里往外掏钱,虽然知道收回金矿对自己有利,你看,最后有几个肯往外掏钱的!”

    “找街道几个企业挪借一下!”黑八凑趣道,众人都没动筷子,他也强忍着,但如果不发表意见,好似自己无能似的,刚才听到阮成钢的话,启发了他。

    “你去挪借,保证无一人借给你。”岳文吡笑道。

    “为嘛?”黑八不解。

    “我保证,今天中午,街道所有的象点样子的企业都会接到电话,不能借给金鸡岭一分钱。”

    迟远山笑着,却是有些不信,他掏出手机,说了几句,好象不信似的,接着又打了几个电话,最终看看大家,无奈地摇摇头。

    阮成钢点点头,“姓施的年轻时在开发区就有一号,看这个架式,我的话也要打些折扣了。”

    岳文从厨房里出来,手里托着一块自磨的豆腐,他也不嫌冷,大口吃着,“嗯,还是嫂子做的豆腐香,大家别愣着,快吃饭吧,呵呵,不用担心,我给大家立军令状,一周内拿回一千万来!”

    “一周?一千万?”黑八笑道,“吹吧,吹牛不上税。”

    “一周?”阮成钢也不相信。

    岳文笑笑,“来吧,吃菜,我都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