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state enterprise
    有了上次挖沙的事,胡开岭倒是对岳文无条件相信。81Δ』中文网

    而阮成钢心胸颇大,也有自己的思路,“活人还能让尿憋死?我们不能让姓施的牵着鼻子走,这些年他们也在金鸡岭赚够了,给他们补偿是情义,不给是公道,在我面前,好好说话可以,再充大爷,我就让他知道大爷不是那么那当的!”

    说归说,不过,大家都明白,翻脸收矿那是下策,和谐回归才是正道。

    在这期间,大灰狼也找过岳文,不是为自己,却也不是为金矿的事。

    从来街道办事处的第一天,岳文就认识了大灰狼,凭心而论,岳文对大灰狼印象很是不错。走南闯北的经历,让他评价一个人,不看他的职业,也不看他的履历,更不看他的家庭,而是看这个人的人性。而大灰狼,撇开表面的的粗犷,实则仗义大方,古道热肠。

    这次大灰狼来找他,为的是白面狗。

    自从上次在交矿地底下投掷小炮,而被施忠孝作为替死鬼推出去后,白面狗一直在看守所里待着,没审也没判。

    白面狗家里,只有一个瞎眼老父亲。

    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大路无人问。有这么一个家庭,白面狗的亲戚也早都断绝了来往,白面狗能指望的,也只剩大灰狼一人。

    大灰狼拿着手下这帮兄弟没说的,虽然火时也打也骂,但从内心里是真拿他们当兄弟看,兄弟们也都尊重他。为白面狗的事,大灰狼不止一次找过施忠孝,施忠孝却不管不问,让他实在伤透了心。

    公司的的副总6德江,也就是跟着施忠孝从gd过来的那位,倒是去过刑警队几趟,但也无功而返。

    看到岳文与阮成钢关系很熟,大灰狼又把希望寄托在岳文身上,但自然是背着施忠孝过来相求。

    岳文没有推诿扯皮,一口应承下来,惹得一直在施忠孝那碰钉子的大灰狼唏嘘不已。

    ………………………………

    ………………………………

    “去秦湾?真的假的?”黑八又一次坐在了司机的位置上,却是有些将信将疑。这次出车,他自己强调,纯粹是看哥们情义,私下帮忙,上次的断指,真是让这哥们吓破了胆。

    “真的啊,我什么时候还说过假话。呵呵,今天带你去秦湾潇洒走一回。”岳文笑笑。

    黑八瘪瘪嘴,翻了个白眼,却推门跳下车去,“你十句话里有一句是真的就不错了,不行,别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钱。”

    “靠,我一个党支部书记,好歹也是一方封疆大吏,怎么着也管着三四百人呢,我吐口唾沫是个钉。”岳文也不着急,他知道黑八好玩,他的屁股与组织办的椅子接触不了几分钟,就想往外跑。

    “还封疆大吏,你顶多就是个豆包干粮,吹,你就吹吧。”黑八犹豫着还是不上车,岳文嘿嘿一笑,拿出手机给他看了一个号码,黑八一看,马上眉开眼笑,岳文却作势往下赶他,可是这次,八哥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手把方向盘,怎么赶都赶不走。

    岳文舒服地坐在副驾驶上,黑八的车技,他观察过几次,比一般人要强,开车是需要天赋的,他一直强调,八哥是属于那种天赋中等的。

    “岳书记,我就知道,有好事,你肯定想着我。”黑八腆着脸夸奖着,不过岳书记三字从他嘴里蹦出来,岳文怎么听怎么不对味。

    车子驶上公路,撒欢儿狂飙起来,“最近你神龙见不见尾,你不是承诺施忠孝一个周时间吗?五天过去了,你忙什么呢?可别到时一个钢镚都拿不出来,丢人的是你自己啊!”

    “别急,今天就是为这事,呵呵,只要成了,有你一半功劳!”岳文神秘道。

    “我不信,你大老远跑到秦湾,自己的马子不找,泡个小嫚,就能解决一千万,我不信!”黑八的豆豆眼鼓得圆圆的,满脸的不相信。

    “什么叫自己的马子不找?我这就象,……啊,……就象那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你这只小鸟,安知鸿鹄之志哉?”岳文眯起眼睛训道。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又斗了个不亦乐乎!

    车子一路不停,到快中午的时候,停在了秦湾大学门前。

    黑八看着门前来来往往的学生,不禁咂咂嘴,“秦大的小嫚,就是漂亮啊!”他又担心起来,“你这样来找人家,人家会见我们吗?”

    “放心,都联系好了。”岳文拿出电话拨了起来,“你好,小袁,我是开区的岳文啊,啊,是啊,我们已经到了,好,你在掷剑湖,知道,我怎么会不知,我在秦大上了四年学,好了,师妹,一会儿见!”他朝黑八眨眨眼睛。

    黑八竖竖大拇指,两人会心一笑,车子慢悠悠就驶进了秦大校园。

    秦大依山而建,校园建筑也别具一格,初冬的上午,风景也并不全是萧瑟,等到了掷剑湖旁,水面清冽,野鸭起舞,更有一番风致。

    他们的车刚停下,一个漂亮的女生就朝他们走过来,她长飘飘,衣袂轻扬,素面含笑,正是他们在金鸡湖畔认识的女子――袁疏影。

    岳文还没下车,黑八早弹了下去,“嗨,小师妹,我们又见面了。”

    袁疏影却笑道,“你叫我什么?”她的目光如两泓秋水,清澈而明净,岳文不由地没来由心里一跳,他感觉到那目光射到了自己的心里,自己也仿佛融化在秋水中一般。

    看着黑八热情地套着近乎,岳文掀开后备厢,拿出一兜柿子,“也不知你喜欢什么,这是我们金鸡岭树上的柿子,绝对自然无公害。”

    袁疏影大方接过来,“谢谢啊,秋天的金鸡岭,真是迷人,柿子树我也画过,呵呵,我爷爷最爱吃这种山上的冻柿子了。”

    见她高兴,岳文趁机邀请道,“冬天冰雪覆盖的山上,也自有一番神韵,如果你有空,可以去看看。”

    袁疏影笑道,“你这算邀请吗?”

    黑八被冷落一边,很是不满,插空马上说道,“你过来,我们管吃管住,全程服务。”

    “就算是吧,”岳文也笑道,“呵呵,我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啊,师兄邀请师妹,还说得过去吧,八哥?””

    “师妹?”袁疏影看看岳文,又看看黑八,突然捂嘴笑起来,“你这人,可真有意思。”

    “你不是秦大美院的吗?”岳文有些不解。

    “是,是,”袁疏影好容易止住笑,“我是秦大的,不过,我可不是学生,而是……是这里的老师!”袁疏影抚抚掠过脸前的长,调皮地翘翘嘴。

    “老师?”岳文和黑八都大吃一惊,两个面面相觑,“你也是今年毕业留校的?”岳文迟疑道。

    “不是,我在这里已经工作了三年,呵呵,少年,电话里你说你今年刚毕业吧,那我可正儿八经是你的老师。”袁疏影开心地调侃道。

    正巧有几个学生过来,袁疏影爽朗地跟他们打着招呼,她的声音软软的、轻轻的,极富女人的魅惑。

    岳文看看黑八,黑八也看看他,脸上却是忍不住的坏笑,他看着袁疏影,小声笑道,“呵呵,文啊,我很同情你啊,呵呵,泡嫚泡到自己老师头上了,哈哈,还小师妹,你这个大傻帽。”

    黑八竟笑得不可自抑,捂着肚子蹲到地上,惹得一帮学生纷纷朝这里驻足。

    “大老远的跑过来,不光是为了看我吧?”袁疏影又笑着走过来。

    谈起正事,岳文马上顺竿往上爬,这次是改了称呼了,“袁老师,有件事你得帮我。”他很自然地说出了想拜访交矿集团的老总王永平,站在一边的黑八惊奇地看着他,这人太能装了,嫚泡不成了,真当成老师尊敬了。

    袁疏影笑了笑,调侃道,“既然你这么尊敬我这个老师,又是这个学校出去的学生,那,我就打个电话试试吧,不过,不一定好用啊!”

    岳文高兴道,“肯定好用,要不,我们恐怕连交矿的门都进不去!”他认真地看着袁疏影,“你也不问问我们去做什么?”

    袁疏影已经在拨着号码,“肯定有正事了!”

    …………………………

    …………………………

    国企,英文译作stateenterprise,是一种经济产物,很有特色。

    当岳文与黑八把车开进这个产物的内部时,除了办公楼前一巨大的金斗雕塑以外,岳文的感觉与普通的机关大院并无两样。

    但两人走进办公楼,楼内的装修却比芙蓉街道不知高出几个档次,当一个个子高高、穿着剪裁得体工作服的漂亮女人把他们让到接待室,黑八的眼睛就挪不开了。

    “瞧你那点出息!”岳文训道,顺手拿起茶来,“嗯,到底是stateenterprise,接待茶都比我平时喝的茶好。”

    “啥死?”黑八眨眨小眼。

    “露怯,离我远点,四级是不是都没过?”岳文轻蔑道。

    黑八暗地里瘪瘪嘴,却转身朝接待的女人笑道,“王总什么时候见我们?”岳文知道,他这是在没话找话,故意想与漂亮女人了聊上几句。

    漂亮女人笑了,“王总正在开会,麻烦您稍等一下。”

    “我们有预约。”黑八马上挺直了腰杆。

    漂亮女人却笑了,“王总每天的预约能从早上排到晚上,您稍坐一会儿,有什么事随时叫我。”

    看着漂亮女人娉婷而去,黑八的眼睛又直了。

    岳文笑道,“八哥,我总算知道你身上还有些肌肉了,而且很强大,一般人比不了。”

    “噢?”黑八惊奇地转过头来,自个看看胸肌,又捏捏自己的胳膊,“哥以前也练过”。

    “呵呵,什么啊,不在这,在这”岳文突然伸出食指与中指直戳黑八双眼,吓得黑八一下躲一一边,“那,就是你的眼部肌肉,拉长个十几米,我看不成问题,呵呵,”他压低声音,“来,告诉我,眼睛粘到人家屁股上,是什么感觉?”

    黑八一竖中指,“我就知道你没好话,去死吧,离我远点,一边等着去!”

    可这竟一语中的,两人等来等去,杯里的茶叶都续了几次了,直到华灯初上,夜幕降临,仍未获得王永平的接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