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从你的世界路过(求收藏,求推荐)
    成功地拆迁了一拖八年的加油站,超常规完成辛河芙蓉段清淤,在从年初进行的辛河改造工程中,芙蓉街道始终充当着四个街道的领头羊。

    新的任命也下来了,陈江平终于如愿以偿,成为芙蓉街道新一任党工委书记,而新来的主任,岳文也熟悉,正是原管委办公室副主任邱汇岳。

    “江平,从目前看,芙蓉街道走在了其它三个街道的前面,也走在了建设局前面,我不管你想不想往里投钱,我只看效果,”廖湘汀与陈江平的任前谈话临近末尾,自然而然又谈论起新区建设和辛河改造来,“哪怕是你一分钱不投,也能完成辛河的改造,那是你的本事。”

    陈江平笑得很谦虚,也很恭敬,就是在领导跟前那种惯常的恭敬,“这次拆迁和清淤,大家都很投入,我们街道的干部白加二,五加黑,都靠在上面,特别是岳文,出了大力气。”一个区工委书记有时连街道的副书记都叫不上名字来,但他相信,他肯定会记住岳文。

    “当领导就得会用人,邓大人不是说过吗,政策制定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廖湘汀却不以为然,“你这个党工委书记,不是冲锋陷阵的,注意,党工委书记和办事处主任还不一样,要学会弹钢琴。”

    陈江平恭敬地笑着,快速地在本子上记录着。

    但廖湘汀却象是意犹未尽,“岳文,这个小伙子,真不象个刚毕业半年的大学生,这次,不动手则罢,一动手一箭三雕,清淤完成接近尾声了吧,还把玉雕产业重新扶植起来,最重要的是打响了城市的名声!”

    陈江平笑道,“他还兼着村里的党支部书记,又给金鸡岭村找到一条发财致富的门路。”见廖湘汀兴致颇高,他马上又补充道,“上次拆迁加油站,还顺手让中油化捐了一座希望小学!金鸡岭他任书记半年,广场建起来了,路修起来了,学校也有了!这都是您的功劳。”

    廖湘汀笑着端起茶杯,对陈江平的表扬也不推脱,“年轻干部有朝气,也有能力,就得给他们压担子,……我就喜欢用年轻人,你看,包括你,刘运强,宋福林,现在都能独挡一面了,再过几年,让晓书也下去,老是干办公室工作也不行。”

    “嗯,街道工作是最基层的工作,直接面对问题,也最锻炼人。”陈江平附和道。

    “这也是我要跟你说的,不要陷入琐碎的工作当中,要抓大事,也要有大格局,有时,一个人走一步看一步,能走得挺好,但走一步看两步就不行了,走一步看三步,那就不简单了,这个岳文,确实有些不一样!”他看看陈江平,“现在的应试教育还能教出这种人才来?”

    陈江平笑道,“他从高中开始就往南方跑,他是社会大学毕业的。”

    廖湘汀也笑了,“这样的父母不简单,我,包括你,江平,我们肯定都舍不得让孩子这样出去闯荡,”他话题又是一转,机关工作多年,陈江平已经适应了领导跳跃性的思维,“最近,工委办公室联系了市委和市政府办公厅,下一步再联系省委和省政府办公厅,把我们的芙蓉玉作为特定的礼品,这样,有助于提升芙蓉玉的形象,宣传部也想在中央四套作个城市形象宣传广告,广告词我也琢磨了一下,就叫平州新区,金玉之城,你看怎么样?”

    “平州新区,金玉之城,”陈江平由衷赞叹道,“好!”

    “今年全区大会上我提出二次创业,我也想借辛河改造,重提开发区精神、开发区速度,江平,回去好好干,把辛河打造好了,给我创造出一个开发区速度出来!”

    ……………………………………

    ……………………………………

    有本事的人都有个性,不同之处在于,有的把个性深藏,静水流深,咬人的狗不叫,有的把个性外露,锋芒毕露,出头的椽子先烂。

    陈江平看着眼前这根椽子,虽然一点烂的痕迹没有,他都恨不得拿把斧子把它敲烂了。

    “第一阶段两大任务我们基本算是完成了,清淤和加油站拆迁,我们走在了全区的前面,”陈江平强压火气,仍试图说服这根不懂事的椽子,“现在全区都看着我们,廖书记的意思,也想让我们给全区树个榜样,把我们树为二次创业的典型,希望我们创造一个开发区速度,唱响开发区精神!”

    刚荣任街道党工委书记,如果碰到这么一个不懂事的下属,为树立权威便于以后开展工作,陈江平也会拿这个人开刀,可是,眼前这人,不仅是他的爱将,也是他一手挑选提拔起来的,重要的还指着下面的工作他来挑大梁。

    岳文看着陈江平毫不掩饰的恼怒,他明白,新任街道党工委书记,快速拿出政绩是最好的,一可向上级领导证明,自己是合格的书记,提拔我是提拔对了,二是也可向班子证明,自己是合格的班长,有利于快速形成权威,而搬迁大集,就是一次证明的机会,而水泥厂的搬迁目前看来几乎是没有希望的。

    可是他权衡利弊,还是决定坚持自己的想法,毕竟将来的工作都需要自己去干,“陈书记,大集搬迁牵扯面太广,弄不好就要激化矛盾,就是将来真的把大集搬出河道,万一人气弄没了,这全国最大的集市,可就不是周畔大集了,几百年的东西就毁在我手里了。”

    “你放心,万一真有那么一天,这千古罪人,我来当,不用你当。”陈江平见岳文还是不开窍,干脆挑明了,“岳文,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商量,党工委定下来的事,直接执行就行了。”

    见这张年轻的脸虽然恭敬地笑着,却不接话,这让他更加憋气,“你是不是不敢搬迁大集,人家都说金鸡岭上的功劳,一大半是人家阮成钢的,你就是跟着沾光,这也是你证明自己的一个机会。”

    激将,明显的激将!

    “陈主任,我还是那句话,你指哪我打哪,可是意见我得提,大集上的商户几万户,这么多人,这思想不好统一,必须先把风放出去,让他们慢慢接受,这样骤然搬迁,搞不好要出事的。”

    这放风,其实就是一个统一思想的过程,廖湘汀每次讲话,第一大段都是统一思想或是提高认识,就是要把干部的思想意识统一到区工委的决策上来,那还是行动有素的机关干部队伍,而面对着杂七杂八散漫惯了的商户,还有四个村的书记,背后的利益团体,岳文就嘱咐自己,不能急。

    陈江平还想说什么,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岳文心里一松,“噢,什么,进icu了?”他抬头看看岳文,“好,我知道了。”

    “蒋主任的老娘突发脑血栓,送icu了,快下班了,让办公室通知在家的班子成员,一块过去看看,在外面的能赶过去都过去。”陈江平吩咐道。

    “好。”岳文转身往外走,一场争论暂时平息了。

    蒋胜的母亲已经将近九十岁,原本身体硬朗,家里虽雇了保姆,但还能自己做饭,冬天连一场感冒都不得,可谁知这一病这么厉害。

    医院的走廊上,已经挤满了闻讯前来看望的人群,水泥厂的老总王建东忙前忙后,王凤也在陪着蒋晓云,邱汇岳早得知了消息,已经过来,见芙蓉街道班子成员都过来了,忙上来介绍着情况。

    蒋胜身边站着平州人民医院的院长和几个会诊的大夫,手着举着核磁共振的片子,正介绍着什么,蒋胜一张黑脸却比平时谦和许多。

    “这时候我们不在这里添乱了,心意到了就行了,”陈江平对岳文说道,“你先放下手头的工作,靠在这里,有什么事打电话。”

    来的人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两间病房里瞬间被花篮与果篮堆满,区管委办公室的人也都在,见自己实在插不上手,岳文又慢慢走了出来。

    “岳主任,”王凤从后面追了过来,“你,能去看看晓云吗?”

    “怎么了?”

    “晓云刚从蜀都回来,几天没合眼了,她从小是奶奶看大的,让她去休息一会她说什么也不听。”

    “我能有什么办法?”岳文看看人来人往的病房,前来看望的人不断,想睡也睡不着啊,“要不到车里去睡会?”

    王凤看看他,“就是这个意思,你开着车吧?”

    岳文也看看她,这一家跟蒋胜家走得很近,商人与领导太近,不是什么好事,他从内心里是看不上的,但看着站在icu走廊里的蒋晓云,他还是走过去。

    “别在这等着了,先去休息一会儿吧,”蒋晓云脸色更加煞白,眼圈有些发黑,神色很是疲惫,“你不愿意回家,就到车里去,你奶奶看你这样,也会心疼的。”

    蒋胜也注意到了岳文,他看看蒋晓云,“进去看一眼就行了,在这你也帮不上忙,让小岳把你送回去,有事……”他突然一噤,“给你打电话。”

    蒋晓云看看岳文,岳文马上把椅子上的包拿在手里,“走吧。”

    蒋晓云默默地跟在他后面,蒋胜与人说着话,看了看这两个年轻的背影,若有所思。

    这几日倒春寒,夜晚更凉,蒋晓云穿得单薄,刚走出医院大楼,她下意识地抚了抚胳膊,岳文自己穿得也不多,只是一件衬衣,待坐进车里,打开空调,他又下了车。

    很快,他又回来了,手里拿着奶、面包和火腿肠,手里还魔术般拿着一件女人的衣裳,蒋晓云疑惑地看看他,“先吃点饭吧,人是铁饭是钢,我看你嘴唇都是干的,你奶奶醒后是要心疼的。”

    “谢谢。”蒋晓云眼睛有些湿润,“我吃不下。”她接过衣裳,却发现标签都没来得及撕去,她看看岳文,一阵暖流涌过心底,突然很想找人倾诉。

    “饭吃不下,先喝点奶,能当饭也能当水,”岳文已是打开奶插进吸管,“那种奶无味,这种早餐奶味有点甜,能喝得下。”

    感觉到他的细心与体贴,蒋晓云一阵感动,默默地接过奶来,任凭那甘甜的乳汗流进干涸的嘴里,滋润着那荒芜的心田。

    “我从小是跟着我奶奶长大的,小时候,我爸跟我妈上班,我还没上幼儿园,就把我锁在家里,一锁就是一天,”昏黄的灯光照着朦胧的心情,岳文静静听着,“后来我奶奶就把我接了过去,……上小学之前我一直跟我奶奶住一块,上学后,每个假期我也在奶奶家住,……”

    她突然说不下去了,拿着奶,无声地哭泣起来,那种亲人在icu,人在外面无能为力,生怕阴阳两割的担心害怕,没有亲历者很难体会。

    “我不出差就好了,保姆买菜耽误了,我在家就好了……”

    看着平日坚强的蒋晓云眼泪无声地流淌着,双肩哭得一抖一抖的,他心里也不好受,他顺手接过奶来,递过一张纸巾,蒋晓云没有接,却趴在他肩上小声抽泣起来。

    岳文一时有些尴尬,蒋晓云的眼泪很快打湿了他的肩头,也打湿了他的心,他不由自主地抚摸着蒋晓云的头发,感受着她的心跳,哭吧,哭吧,再坚强的人也有无助的时候,也有痛心的时候,也有自责的时候,岳文想说些什么,但想了想,都不如什么也不说。

    他长叹一口气,一抬头,身子却马上僵住了,只见车外黑八张着一张大嘴,手里拿着营养礼盒,曹雷瞪圆了眼睛,手里拎着一个果篮,正在看着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