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见鬼了
    “文哥,这是什么情况?”黑八不怀好意地笑着看看曹雷,曹雷果真象名字一样,如遭雷击。

    “这个怎么解释呢,”岳文急忙推门下车,蒋晓云用手朝后一理头发,也走下车来,“兄弟,不是象你看到的那样,是陈主任安排我,对了,王凤……”

    曹雷看看蒋晓云,见蒋晓云不答话,他马上痛心疾首道,“陈主任安排你摸人家头发了?文哥,你不能瞅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吧,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口里慌不择言了,简直捶胸顿足了!

    “曹雷,我们就是普通同事,我的事,你管不着!”蒋晓云发话了,曹雷马上把嘴闭上了,“我与岳文,……”她到底出身于官宦家庭,批评曹雷只能激化他对岳文的愤恨,恶化他们兄弟间的感情,又解释道,“不是你你想的那样”。

    她本来话就少,此时更不愿多说,她看看岳文,转身往大楼里面走去。

    王凤恰巧跑了出来,“晓云,快去看看吧,奶奶她……”她嗓音有些颤抖,蒋晓云的脸色更加苍白,快步朝电梯跑去,王凤却没有跟过去,“晓云家大姨跟我妈她们去买寿衣了,到现在没回来,黑灯瞎火的,岳主任,你能不能去接接?”

    岳文正愁跟曹雷在一块太尴尬,他看看王凤,马上明白这个聪明的女子在替他解围,“卖寿衣的地方在哪?”他虽然来了半年,但来区里的次数并不多,来医院的次数更少,“八哥,跟我一块去,曹雷,你去找蒋晓云吧。”

    黑八顺手把手里的东西塞进曹雷手里,“文哥不是那样的人,呵呵,”他口里这样说着,脸上却是幸灾乐祸。

    刚才的一切王凤尽收眼底,却是等到蒋晓云进楼她才装作出来,她走到黑八后面,抬腿踹了他一脚,“是我让岳主任陪晓云的,她几天没合眼了,到车里睡会儿,你,少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

    “那也不能那样啊。”曹雷呐呢道。

    “那样怎么了,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心眼象针鼻一样小,怪不得晓云看不上你。”王凤教训曹雷一句,扭头就走,高跟鞋踩得“咯噔咯噔”作响。

    “走吧。”岳文不想多说,多提,更不想多解释。

    “文哥,我怎么看着你这么帅呢,嗯,象陈浩南!”黑八窃笑道。

    “象谁?”岳文一肚子懊恼,自己怎么就去摸人家头发呢?你说,摸就摸了吧,还让人看到了,让人看到就看到吧,还让一心想追蒋晓云的曹雷给看到了,你说倒霉不倒霉?

    黑八小声道,“曹雷怎么象山鸡呢!”

    “滚!”岳文突然怒不遏,“再说我敲掉你的牙信不信?”

    “信信,我信,”头一次见岳文发怒,黑八声音立马低了下来,特么地,这人,平时笑呵呵的看不出,这什么时候身上平添一种杀气呢?

    医院里,灯光昏暗,偶尔从黑暗的花坛那里传来一阵压抑的哭声,岳文不禁心里一悸。

    黑八起初不说话,可是走到一处平房区,突然说道,“文哥,前面就是太平间啊,要不要进去看看?”

    “太平间有什么好看的?进去就进去!”岳文虽然训斥了黑八,但憋了一肚子火,给兄弟戴帽子的事他不干,他可不是陈浩南,曹雷也不是山鸡,他从后面猛地推了黑八一把,“你进去吧。”

    黑八“啊”地叫了一声,却止不住那巨大的惯性,好不容易扶在一棵杨树上才止住步子,回来就拉扯岳文,“领导先进。”

    岳文蔑视地盯着他,“这时候想起领导来了?行,领导从小就是吓大的!”他抬腿刚要往里走,一辆救护车从黑影里闪着灯悄无声息地开了过来。

    两人的目光不禁都盯住了救护车,门被打开了,借着闪烁着的红色车灯,只见一人被从担架上抬下来,头发披散着,看来是个女性,穿着一身灰色运动服,上面却是血迹斑斑。

    “呕——”

    担架经过两人身边时,抬着的两个护工恶作剧般看他们一眼,二人马上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此人脸上已是血肉模糊,身子象是拼接起来的,已经变了形,许多内脏也都堆在外面,估计是是晚上运动被大车轧死了。

    黑八转过头扶住杨树,吐得是稀里哗拉,岳文强压住心头的不适,“快走。”

    黑八努力站直身子,眼前金星乱冒,“特么地,要遭雷劈的东西,也不打声招呼!……那里走,有个角门,”黑八快步跑着,岳文也快步跟了上去。

    “妈呀,鬼!!!”

    刚转过角门,黑八猛地叫起来,慌张地一把回过头抱住了岳文。

    岳文赫然发现,昏暗的灯光下,黑影里一个女人也披散着头发,头发也遮住了脸,嘴边也嫣红一片,也穿着同样的灰色运动装!!!

    凉凉的晚风吹过,他立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快跑!”黑八的声音都变了调了,但心有余而腿不足,脚虽然使劲想迈出去,却迈不动,身子死沉死沉地靠在岳文身上。

    “啊!”

    这下,那女鬼大叫了一声,黑影里,岳文已是抬脚踢了出去,这叫声凄惨犀利,八哥眼珠一翻,差点昏死过去。

    只见那女鬼捂着腰部弯下了身子,再抬起身子,却露出雪白的一张脸来。

    “你,是人是鬼?”岳文说着,下意识又踢出一脚,正踹在那女鬼腿上,那女鬼惨叫着倒在地上。

    “为什么踢我?”女鬼痛心疾首,捶胸顿足了。

    岳文心里一阵紧缩,嘴上却咋呼道,“别以为鬼就了不起啊,鬼也是人变的……”

    “你才是鬼呢!”那女鬼气懵了,也被踢懵了,“你才是鬼呢!”翻来覆云始终就是一句话。

    两人正在“辩论”,从后面冲过几个中年妇女来,这个叫二嫂,那个叫弟媳妇,这个质问着你干嘛打人,那个说要报警,几个中年妇女吵得不可开交,就快把岳文黑八吃进肚子里了。

    “报警,报警!”此时岳文懵了,也看清了,女鬼本不是鬼,是人!中年女人也被人扶起来,犹自语无伦次喊着,“快报警!”

    黑八犹自呆呆地看着,但腿不哆嗦了,身子也不抖了,岳文拉他一把,“风紧,扯乎!”

    “啊?”

    二人气喘吁吁冲出包围圈,被岳文拉着跑到半路他才反应过来,直到跑到一个小胡同里,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腿酸脚麻腰发板,这才定下神来。

    “特……么地,这……叫……什么事?”岳文大口喘着粗气,心里有委曲,有害怕,有自责……,不同滋味一齐涌上心头。

    黑八用手拄着膝盖,大口喘着粗气,“我……靠,文……哥,还是……你……厉害,连……连鬼……也敢踢!”

    “那是人!”

    “那就是……连人……也敢踢!”

    “闭嘴,不许说出去啊!”

    岳文愤愤道,今晚真是糟透了,先是被曹雷误会,后是被死尸吓了一跳,再最后就是莫名其妙打了人,莫名其妙被人追。

    二人慢慢溜达着,从前门又走回医院,待上楼重回icu时,只听走廊里已是哭成一片。

    “蒋晓云她奶奶走了。”岳文紧赶几步就要上前,突然,他停住了脚步,黑八也吃惊地望着人群里那个中年女人,也是穿着一身灰色运动装,由两人搀扶着,正哭得厉害。

    蒋晓云跟在她后面,蒋胜站在她旁边,一个泣不成声,一个不停地抹着眼泪,

    “她,不会是蒋晓云她妈吧?”黑八回过味来了,这踢人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马上又笑了,“文,你这可是闯大祸了,管委副主任的老婆,你说踢就踢,蒋晓云要是知道了,能把你捶烂了!呵呵,哥第一次发现啊,撞人会死人,撞衫也会死人,呵呵,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先撞死你,一个字不许说,”岳文恶恨恨道,“把这事烂肚子里啊,说出去,你就甭指望提拔了!”

    二人转头要走,曹雷抹着眼泪上来了。

    黑八低声嘲笑道,“哟哟哟,还没娶媳妇呢,这眼泪倒先流上了!”

    曹雷也不计较他,态度现在出奇的好,“文哥,等会儿去殡仪馆,一起去吧,王凤刚才跟我说了,确实是她让你……”

    王凤搀着蒋晓云,也正朝这边看着,“我们不去!”岳文斩钉截铁道,态度异常坚决。

    二人摆脱曹雷,可是刚走到电梯旁,陈江平从电梯里走出来,“老人没了?等会一块到殡仪馆吧,都去给老人上炷香!”

    看着他走向蒋胜,黑八吐吐舌头,岳文回头看看人群中哭泣的蒋晓云,一句话没说。

    ……………………………

    ……………………………

    殡仪馆的晚上,静悄悄,阴森森。

    今天是岳文第一次到平州人民医院,也是第一次到殡仪馆,“这种地方,怎么还种着松树?”他指指一片松树林,过了松树林,隐约可见小桥流水,“嗯,这里,蛮象个花园的,呵呵,殡仪馆肯定是花园式单位!”

    车队在一楼一个灵堂前停了下来,蒋晓云从车上下来,曹雷马上殷勤备至地出现在她侧面,他刚把手伸过去,蒋晓云就走过去,根本看不到他,他只好讪讪地又把手收回来。

    “这么多人呢,还用我们靠在这?”岳文不平了,“守灵、上香、烧纸全是人家家里人,我们在这凑什么热闹?”

    黑八马上附和道,“就是就是,可是陈书记说了,”他改嘴改得蛮快,岳文有时还不习惯,还称呼陈江平为主任,“我们也不能不听领导是吧,潘涛?”

    岳文也看见了,“那个是谁?”他指指潘涛身后的中年人,“看着面熟。”

    “潘涛他爸,潘祖荫,南河村书记。”岳文忽然想起来,潘涛是蒋胜的老婆侄,看来人家来得也名正言顺。

    二人连香也没敬就跑回车里,“再待一会啊,等陈书记走了,我们也走。”

    但坐在车里,二人却无丝毫睡意,这个环境也真不是睡觉的地方!

    “我上厕所!”岳文又推门下车,可是找来找去找不着厕所,他索性进了那片松树林,待收拾利索,又想起蒋晓云来,看着前面人影幢幢,他刚想再过去瞅瞅,几个人就从黑影里走了过来,借着灯光,其中一个人猛地叫了一声,岳文心里马上一缩,暗道一声“坏了!”

    “就是他踢的我!”暗夜里,在一片哭泣声中,这女人的声音很大,岳文一瞧,果然是那个白脸的中年女人。

    “不是我,真不是我!”岳文忙说,转身就要走。

    “就是你,你还想跑?”那中年女人扭着腰上前挡住他,“把他送到派出所去,小曹,小曹!”

    “在这呢,在这呢,”曹雷马上屁颠屁颠地过来了,看到岳文也是一愣,“阿姨,这是怎么回事?”

    “小曹,把他送到派出所去,无缘无故打人。”那中年女人仍忿忿不平。

    岳文慌忙想再跑,可是背后有人拦住了他,“岳主任?”正是潘涛,也好不惊异的样子,他爹潘祖荫也过来了,“小岳——主任,这是怎么了?”

    “大哥,就是他打的我。”中年女人一指岳文。

    潘祖荫跟潘涛一下拉下脸来,岳文尴尬一笑,而曹雷一个字说不出来,脸上的表情也形容不出来,好奇?好笑?好伤心?好愤怒?还是好难以理解……

    “这是我们街道的领导,岳主任。”潘涛看着他姑姑。

    “什么素质,是机关干部,说动手就动手,还是芙蓉街道的?江平怎么教育的?……”

    看到蒋晓云和蒋胜也走过来,曹雷马上变了脸,立马说道,“岳文,你打我行,骂我爹妈都行,怎么能打晓云他妈?你,你还是不是人?!”

    我靠!这是认贼作父,太他妈不顾廉耻了,连自己的爹妈也不要了?!

    这里的喧哗惊动了黑八,他早就过来了,但不敢露面,看到曹雷精彩的演技,八哥也愣住了,“特么地,影帝啊,以前怎么没发现呢,这厮脸皮也太厚了!”看着蒋晓云阴沉的脸,他看看一脸尴尬的岳文,喃喃自语道,“以后,还能不能在一起愉快地玩耍了?”

    “你走吧!”蒋晓云板着脸,朝外面一指。

    “不能放他走!”潘涛看看蒋胜,新仇旧恨要一起算了。

    “走吧,”蒋晓云的声音很悲伤,“今天,我奶奶没有了……走吧,……以后再说……”

    蒋胜看岳文一眼,岳文瞬间感觉到一股凉意从后背升起来,看众人象打量怪物一样,他转头愤愤上车,“回去!”

    黑八想笑又不敢笑,拧转钥匙发动起车来,“回哪里?”

    “回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