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为打赏加更)
    王科长赶紧一路小跑到了休息区,陪着笑请领导们登梯。

    杨宏伟市长打头,与廖湘汀一左一右陪着顾友直往电梯走来,谭文正、蒋胜等领导陪着宝岛水泥的副总、徐开诚等人跟在后面。

    就象晴天中突然出现的雨天,这个小插曲丝毫不影响感情提升的温度,可是顾友直看到象刚从雨水中进来的岳文,还在不断抹汗的岳文,浑身上下气温骤升的岳文,一下愣住了,步子停住了,笑容也凝住了。

    “杨市长、廖书记,”顾友直一脸正色,很严肃也很认真,“刚才我就在想,一口气爬上二十八楼是什么样子,……其实,我们等一会儿没关系的,”他伸手掏出手帕递给岳文,“但,这样的员工,一心为顾客着想,是优秀的,……在哪里都是优秀的!”

    最后一句话,他特意加重了语气。

    “小伙子很不错!你不用跟着上去了,休息休息吧,”杨宏伟也亲切地说道,“多喝点水!你看,流了这么多汗!……顾总请。”他手一挥,礼让着顾友直进电梯。

    顾友直看看岳文,又和蔼地说道,“好好休息,谢谢。”

    “顾总能到秦湾还是小岳的功劳,”徐开诚把一切尽收眼底,笑道,“这个小伙子,在协会大厦第一次拦住我的时候,自我介绍说是街道的领导,我还以为是来诈骗的呢。”

    这个玩笑虽然不好笑,但陪着的领导还是都笑了,廖湘汀笑着看看岳文,跟在后面进了电梯,“小岳,是我们街道的领导,也是我们全区最年轻的街道领导……”

    ………………………………

    ………………………………

    顾友直的行程安排得很紧,当天晚上就要赶往山海省的省会沈南。

    “宝宝,相片作成相册了吗?”吃完饭,岳文与一众管委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等候在宾馆的大堂里,看着他们如释重负的样子,他心里暗笑,这接待工作不到最后一刻就不算完成,这也跟**一样,前戏虽然有用,但**往往发生在最后。

    这一天的的游览,宝宝与黑八坐在猎豹车里也是全程参与,接待处的王科长起初并不让他们跟着,但在岳文的要求下,还是破例给了面子。

    “相片打印出来了,正在做相册,电子相册要做几个?”

    “每个人的相册都要单独做,来了多少客人就做几个。”岳文又叮嘱道,“快啊,不要怕花钱,都在三楼吃饭,估计马上就要下楼了。”

    放下电话,他又打给了胡开岭,“胡哥,你到哪里了?”

    “快到了,现在山上修路,摩托车不好走,我快进城了。”胡开岭的声音永远是那么爽朗,“保证耽误不了你的事。”

    ……

    雨后初霁,空气格外清新,宾馆里的粗大的银杏经过大雨的洗礼,绿意浓郁,生机勃勃。

    放下电话,看着接待处的人从商务车上往下拎着礼品,再转过头,他一眼发现,陈江平正朝他走过来。

    “我们是不是也要给顾总和徐会长准备点小礼品?”

    “陈书记,我已经准备了。”岳文站起来笑道,“快过来。”他眼尖,已经看到宝宝和黑八从外面走了进来。

    “什么东西?”陈江平看看二人手里的几个手袋,“太贵了不合适,太轻了又留不下印象。”

    “不会的,这次,他们肯定印象深刻。”岳文笑着接过宝宝手里的手提袋,递给陈江平。

    陈江平看看他,慢慢打开了相册,相片上,有顾总的个人照,也有顾总与杨市长和廖书记的合影,都是笑意吟吟,一脸宾至如归。

    “好,”陈江平一语定音,笑着看看岳文,又看看宝宝,“就是宝宝这个照像技术还有待提高……噢,还有电子相册?嗯,好,好,礼轻情义重,”他又看看接待处的人,又开心地笑了,“我们这效率,这是什么?这就是接待工作的开发区速度!对了,金鸡岭……”

    他还没说完,黑八就喊上了。

    “老胡,这呢。”从外面进来的胡开岭,正小心地在地毯上蹭着鞋上的泥水,“快来,都等着你呢。”

    “陈书记。”胡开岭也看到了陈江平,“岳书记要的东西,我都带来了。”

    陈江平眼前一亮,“金石,好,嗯,这字提得更好,这是沈玉璋的手笔吧?”

    “不是,”胡开岭道,他看看岳文,“镶金是他的手艺,字,是岳书记想出来的。”

    …………………………………

    …………………………………

    “土石生金?”

    顾友直眼前一亮,看着青玉上雕刻的四个金光闪闪的隶书,微微动容。

    “好,好,这四个字我要留下,我要留下,”他笑着抬起头来看看杨宏伟与廖湘汀,“这就是说是我们水泥业嘛,水泥,本来就是石灰石做出来的,利润就来自土石!好,好!”

    “芙蓉玉是我们平州的特色玉种,这是青玉,还有红玉,价格现在一路上涨,已经翻了几番,……”廖湘汀介绍着,恨不能把平州的特色一股脑地灌输给人家,“我们山上还有金矿,但现在已控制开采……”

    “平州是好地方,金镶玉,玉镶金,金玉满堂!”顾友直儒雅地笑着。

    “对,我们平州的定位就是平州新区,金玉之城,”廖湘汀笑道,这是他的杰作,“欢迎顾总、徐会长重回开发区作客。”他话虽说得委婉,但里面的意表达得再直接不过,重回,那肯定是有投资意向再来嘛。

    “一定,一定。”顾友直礼让着上了车,车子调转车头,向高速路口开去。

    “这是什么?”徐开诚随手拿起车上的袋子,这是岳文故意提前嘱咐宝宝放到车上的。

    徐开诚随意一翻,看看廖湘汀,却更为感动,“相册都做好了,呵呵,还是两种。”他看看副市长杨宏伟和廖湘汀,“杨市长,廖书记,这效率,……上午不才照出来吗?”

    接待工作中,一般都是等客人走了,相册再邮寄过去,留下对一个地方的回忆与温情,但直接拿在手里,却更让人感动,更能体会到当地对本人的重视。

    顾友直也拿出自己的相册来,慢慢翻看着,“好,好,嗯,秦湾开发区的山好,水好,人也好,……杨市长,气宇轩昂啊……”

    “顾总才是温文儒雅……”

    车里又是一片欢声笑语,只这一着,完爆管委接待处,谭文正看看跟车的王科长,王科长却不敢触碰他的目光,有些汗颜。

    一路警笛,一路绿灯,高速路口前与昨日一样,又站满了同样的人群。

    不同的是,今天,岳文亲自送站来了。

    岳文握着徐开诚的手,依依不舍,看得宝宝和黑八直想发笑。

    徐开诚看看顾总,低声说道,“小岳,我本来想回头说,……昨晚有人往顾总的房间打电话,说是水泥厂欠债太多,工人对于重组抵触情绪太大,昨天下午爆发了小规模冲突……嗯,你不用着急,顾总也是刚才在洗手间说了那么一句,……小岳你也不用解释,我知道,现在全国的工厂面临重组都是这个样子,但,看来你们开发区有人捣鬼,不想这次合作成功……”

    这事岳文还真不知道,他看看气质儒雅满面春风的顾总,如果不是徐开诚,别人休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丝端倪来。

    “这是他们在大陆第一次,宝岛水泥很慎重,接下来还有几个地市,有的是省里直接邀请,我会做工作,但秦湾水泥也要接触其他人,不能光等着宝岛……”

    ……………………………

    ……………………………

    “徐会长怎么说,有希望吗?”陈江平看看岳文,曲终人散,还要各归各位,杨市长回秦湾,廖湘汀回开发区区里,他们还是要回芙蓉街道,但刚回到芙蓉街道,马上就让谭文正叫到了管委。

    “一般不会有希望的。”徐开诚说得委婉,其实已是在暗示他找别家,岳文看着谭文正直言不讳。

    “嗯?理由?省市领导花了这么多时间,没有结果我们怎么交代?”谭文正的脸上顿时晴转多云。

    “有人打电话给顾总,把昨天下午水泥厂冲突的事……”岳文把徐开诚的的话复述了一遍。

    还有这事?

    谭文正发火了,一拍桌子,“谁搞破坏,查,让公安局查出来,处理,严肃处理。”管委秘书长赶紧联系周平安,谭文正又把目光转向陈江平,“江平,你们也不要等着,今天就可以到沈南跟顾总解释,招商引资,主要就是一个诚字。”

    “还有这事?怎么不早说?”出了谭文正的办公室,陈江平有些不满。

    岳文笑道,“走时徐会长才说,不过,陈书记,我原本觉着希望不大,宝岛人第一次在大陆选择合作伙伴,肯定非常慎重,我们区位优势虽然明显,但土地等优惠和矿产条件,肯定不如黔州等一些省份……”

    “希望不大你还让他们来?这不是浪费功夫吗?”陈江平重重地把车门关上,“有这个时间,有这个精力,你还不如好好琢磨一下大集搬迁!”

    “陈书记,”岳文从副驾驶上转过身来,“他们来,当然对我们有好处,不是浪费功夫!”

    “一是这是免费的广告,接待费才多少钱?何况不用我们掏,管委掏!我看重的是顾总的身份,他一来,后面主动接触我们的人就多了,再重组时,我们的筹码就上去了!”

    陈江平看看他不作声,嗯,这是一笔明白账。

    “二是,与其是接触顾总,不如说是接触协会领导,接触徐会长,今后的招商重组,离不了他指点我们。”

    陈江平还是不说话,默默地点点头。

    “三是有人就根本不想水泥厂好起来,水泥厂内有人鼓动工人罢工,厂外戚力群、梁莉串通一帮债主也在搞事,呵呵,我这是引蛇出洞,果然蛇出来了,至少我们知道敌人是谁了。”

    “戚力群?!”陈江平很是惊讶,“梁莉?这倒不奇怪,他们俩……”他没有再说下去。

    “第四,”岳文把一张纸条递给陈江平,陈江平狐疑地接过来,“这是什么?”

    “刚才徐会长给的,这才是我们接下来真正要接触的对象,”岳文很平静,“宝岛人来提高我们的法码,就是为了后面与真正想重组的人接触,这是徐会长提供的,这家企业已经开始攻城略地了!!”

    “中国建材工业集团?”陈江平轻轻念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