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我不要打伞的干部
    雨下得越发大了,这时才下午两点多,天空却象晚上七点多一样,全黑了下来,依稀可以看到近在几米的人群。

    “立即启动防汛应急预案!”几乎所有的工委常委和管委主任都赶到了河堤上,大家都知道,考验开发区班子执政能力的时候到了,而且,今天是七一,党的生日!

    如果在党的生日这天,在集中精力建设的新区,发生了重大人员伤亡,无论廖湘汀还是谭文正都是说不过去的,而直接责任人陈江平、邱汇岳,等待他们的只有免职!

    但此时,防汛应急与一般意义上又不一样,此时已然受灾,最重要的是抢救群众的生命与财产!

    “两委办公室,马上下通知,”瓢泼大雨中,闪电不时划过,照亮了堤岸上的一群领导,“全区除沿河四个街道以外,所有处局、街道,都过来增援,工委办牵头,组织部、纪委参与,协助芙蓉街道划分区域,分头抢救群众生命财产!”

    “协调武警中队,调公安局各派出所前来增援,疏散群众,……”

    ……

    黑沉沉的天空下,是黑沉沉的河面,是拥挤在河里的黑沉沉的人群,小贩的嘶喊声,痛哭声、咒骂声、吵架声……,可以传出几里地去。

    “这黑灯瞎火,群众情绪不稳,要防止发生踩踏事故!”蔡永进大声说道。

    他话音未落,附近的河道里一个妇女尖利的嘶喊就划破了耳膜,“军军——军军——你走哪去了?军军——”

    廖湘汀紧盯着河面,看看蔡永进,“工委、管委办公室带头,马上下河疏散群众!”

    “严防踩踏事故!严防乘乱打劫群众财物!”

    “我的要求就一个——零伤亡!”

    “你也去。”廖湘汀接过秘书王晓书手中的雨伞,“我不需要打伞的干部,到一线去!所有常委和管任主任都下河,做群众的工作!”

    王晓书一愣,连雨衣也没穿,带着工委管委几个小伙子冲下河去,几位常委和管委主任也打着伞走下河去。

    “调大功率的探照灯,边防有,交矿也有,有多少调多少来……”

    …………………………………

    廖湘汀坐阵中枢,所有处局和街道都不敢怠慢,河堤上,很快停满了车辆。

    芙蓉街道的机关干部在三公里的战线上,分配着前来增援的机关干部队伍,整个现场人声鼎沸,雨声震天。

    可是,在自然的伟力面前,人类是永远是渺小的。

    水位不断在上涨,“廖书记,快到三米了。”蔡永进伞也没打,浑身上下淋了个透,“怎么办,上游的水都开了闸了,山上的水也堵不住……”

    就象中国的天气预报永远不会报到气温超过四十度一样,这容易引起恐慌,同样,水位再升,此时也不宜大肆宣扬。

    廖湘汀看看漆黑一团的河面,河面上没有丝毫光亮,只能听到间或的雷声和无尽哭喊声、吵闹声。

    “怎么才能把电拉过来,”廖湘汀皱着眉头,抬头看看这墨一样漆黑的天空,还泛着黄色,“这河面上太黑,群众情绪不稳,万一哪里出乱子,整个河道就容易发生踩踏,……机关干部……也都是上有老下有小,也是人命啊!”

    “我通知供电局侯卫东!他们有应急车!”蔡永进道,“群众情绪怎么才能稳定下来?”

    “把陈江平叫来,”廖湘汀命令道,“他是地主,……唉,这河道幸亏还疏浚了,否则,这么狭窄,后果不堪设想!”他突然象想起什么似的,“岳文……”

    黑暗中,大雨中,陈江平一身淤泥深一脚浅一脚走过来,头发上还有几块青苔,“损失太重了,损失太重了……”

    邱汇岳带人下河了,他就在廖湘汀不远的地方,现场指挥着。

    “有没有大喇叭,那种农村的大喇叭,广播一下?”廖湘汀直接命令道,“马上派人到周围村的大喇叭上去广播,提醒群众不要慌张……”

    他话音未落,警报却响了起来。

    “怎么回事?”廖湘汀一阵恼火,公安局谁这么不懂事?

    “现在发布区防汛办第一号命令,第一号命令!”声音仍不紧不慢,灯光也慢慢在河两岸巡游,看得出是从一辆车上发出来的。

    报话器的声音在大雨中,在满河道的喧哗中,仍显得声音太小,但走近却能让人听见。

    “谁让发布的?”廖湘汀火气更大,谭文正摇摇头,身为区三防总指挥的区管委常务副主任也摇摇头。

    临时帐篷已搭好,水务局的局长请两位主要领导进去,廖湘汀看也不看他,仍盯着河面。

    “是我们街道的岳文。”陈东平听说来了,小声道。

    刚才几个人一身酒味,让他劈头盖脸一顿训,他本以为岳文带着他们下河了,没想到岳文却搞起了广播。

    “河里的群众马上撤到岸上,马上撤到岸上,舍命不舍财,到老一场空,到老一场空!,好,我再广播一遍……”

    “这怎么说话呢?”蔡永进皱皱眉头。

    廖湘汀却舒展开眉头,说话就要说进人的心里去,否则,冠冕堂皇的话说多无用!

    嗯,这么多群众与机关干部都挤在狭长的河道里,是应该有个统一的指挥系统。

    “现在发布区防汛办第二号命令,第二号命令!所有前来救援的司机马上回到车上,调转车头,打开车灯,打开车灯,照向河面……”

    “好!!”

    廖湘汀大声说道,肆虐的雨水早已打湿他衣襟,但蔡永进还是听到了他语气中的喜悦。

    “岳文,有办法!”

    河里的不断有人上岸,两岸一时尽是发动机的轰鸣,伴随着滚雷与闪电,蔚为壮观。

    慢慢地,两岸警车、轿车、越野车,无数车灯亮起,一条条雪亮的光柱投向河面,照亮了河面,辛河中的散乱的人群立马看得清楚了……

    “以前也这么淹过,但没象今年这么厉害……”陈江平也看到了河里密密码码的人群。

    廖湘汀打断他,竖耳倾听着,周围村子的大喇叭开始发威,四个村的四个大喇叭几乎覆盖了这三公里长的河道。

    黑八、宝宝、彪子、蚕蛹的声音不断出现在辛河的上空……

    “一是大家不要拥挤,注意安全;二是大家要看好孩子,不要走失;三是大家不要再顾货物,撤到岸上……”

    “嗯,这几条想得好,现场估计没问题了,”廖湘汀全身上下已经湿透,但仍是站在磅礴大雨中,“水务局,泄洪准备好了吗!”

    “泄洪通道的闸门锈死了!”猪一样脑袋、猪一样身子的水务局长很不好意思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