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要么牛逼要么滚蛋
    “那秦湾人民都要欠你一声谢谢,谢谢你不要再祸害秦湾,不,你现在还没有那么高的档次,是祸害芙蓉街道,”王凤笑道,“你知道现在人家都叫你什么吗?”

    “他们叫他们的,反正没有一个人敢当面叫。”岳文开着车,这一点,他很是自信。

    “我看也差不多了,”王凤看看他,心里怦然一动,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脸的上线条还挺硬呢,“岳扒皮同志!”她说完,自己先乐得咯咯直笑,胸脯上下起伏。

    岳文忍不住又看看那胸前的波涛滚滚,王凤下意识的掩住,嗔道,“往哪看呢?”

    “往该看的地方看,你这里写着不能看吗?”岳文老脸一红,嘴里“吧嗒吧嗒”着开始强词夺理,“你提前也没说啊!”

    王凤脸一红,一伸手扯住了他的耳朵,“看见过流氓,没看见过脸皮这么厚的流氓,怪不得有人说,流氓其实不可怕,就怕流氓有**********?”岳文吡笑道,忍不住又往下看去,天热,王凤的裙子也很短,“你真抬举我,糟蹋了这词了!好,既然你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想法,那在流氓中,我可能是最有文化的,在文化人中,我是最流氓的,这下你满意了吧!”

    “你看啊,自古以来,名传青史的都是流氓,或占点流氓气的人,流氓和文人,从来不是流氓向左,文人向右。流氓不比文人低俗,文人也不比流氓高大。它们可以相互拥抱,也可以相互汲取。看,有名的文化人,他们骂街也不比写作逊色,象什么朔,什么寒之类的……”

    “嗯,”王凤笑道,吃着小零食,“深刻!”

    “对,”岳文又吡笑道,“女人,每个女人,不管是流氓还是非流氓,都想着深入一刻,……张爱玲不是说过吗,通往女人内心的是什么来着?”

    “张爱玲是谁?”王凤懵懂道,“……你以前的女朋友?通往女人内心的是什么?”

    “你不是大学毕业吗?”岳文怀疑地看看她。

    王凤不好意思了,“自考生,花钱上的那种,基本没怎么听过课。”

    “我靠,万恶的中国教育啊,”岳文喟然仰天长叹,“你教出来的都是什么人,调戏个嫚都有代沟!”

    这代沟归代沟,障碍归障碍,一路上的气氛很是融洽,王凤准备了无数种小零食,有些还是到东瀛和高丽扫的货,愣是把这严肃的招商引资变成了京城之旅,岳文一路上大饱眼福,也大饱口福。

    “哎,这次能见着人吗?”这融洽的结果就是王凤称呼岳文逐渐连称呼也省了,“上两趟可是连个中层也见不着,更别提人家的副总、老总了,在楼前看到人家老总,你刚要上去,保安差点把你当成**,防你比防贼还厉害!办公室那个什么熊啊还是狼啊的主任,见着我们就象打发要饭的!”

    “我们可不就是要饭的吗?”岳文笑了,“你以为我们是走亲戚啊!不过,那是第一次,第二次不是都快成亲戚了吗?”他突然加快了车速,“不过,这次一定能见着!”

    “真的?”王凤看他说得斩钉截铁,也来了兴趣,“说说,你有什么办法?”

    “保密,”岳文笑道,“不过,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了,要么牛逼回来,要么滚蛋离开!”他神情突然有些忧郁,“水泥厂那边,工人们求访,逼着他们把破产清算往后拖,我嘛,他们把我弄到了纪委,搞了个停职调查,呵呵,爷正好趁着这一步给他们来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不明白。”王凤摇摇头。

    “就你这脑袋瓜,幸亏有我,能提高一下你的智商,感谢你八辈祖宗吧!”

    王凤反应却很快,一把又扭住他的耳朵,“感谢你——八辈祖宗!”

    …………………………………

    …………………………………

    夏天的京城很热,是那种闷热,但也有一点好处,就是雾霾没有秋冬那么严重,从清朗的秦湾来到京城,想体会一把京城纯霾的朋友可能会失望。

    早上的霞光照在中建工总部的大楼上,十几层的大楼并不巍峨,甚至还有些寒酸,从外面看去,很是朴素,仅比芙蓉街道办事处强一些,这对于一个本身就是建筑材料商的国企来讲,很不一般。

    “这个唐总不一般!”岳文由衷地夸道,看着王凤疑惑的眼睛,他解释道,“一个单位的办公楼体现的是一把手的意志,这是一家国企的总部哎,这么朴素,可以看出当家人的特点!”

    他们来得很早,公园里练剑、遛弯的大爷大妈刚刚收摊,几个保安正百无聊赖地闲聊。

    看着岳文与门口的保安聊上了,就象久未谋面的兄弟一般亲热,这自来熟的本领也真没谁了,王凤笑着站在一旁,上两次来,他次次都给这些保安带点小礼物,这次也不例外,是两条烟,看着他们抽烟扯皮侃大山,此时,岳文还真不象个机关干部。

    慢慢地,中建工的职工开始陆续进楼,保安扔掉烟屁股,一本正经地站在门口,岳文也收起了笑脸,与王凤在大厅里侯着。

    “给这些门卫带东西有用吗?”王凤道,“他们能帮上什么忙?”

    “这你就不懂了,”岳文笑道,“想当年,我往南方押送苹果的时候,一个看门的老大爷都能难为你,你可别小瞧这些保安,有时候他们的信息,比普通职工掌握得还多。”

    “什么信息?”

    “唐总确实出差了——出国了。”

    “这不是更见不着了吗?”

    大厅中,一个高个子大背头的男人走了进来,岳文赶忙迎上去,嘴里去继续说着,“女人啊,心眼要放大些,给人东西不要挂在心上,行下春风就有秋雨,哎,熊主任,您好——”他老远就把手伸了出来。

    “就你们吗?”熊主任看岳文,手都没伸,岳文笑着变戏法似的把手又缩了回去,“电话里不是说了吗?唐总不在,出差了,你们俩……?”

    “我们就是来打个前站,”岳文笑道,“这是我们王总,秦湾水泥厂她能当家的。”他指指王凤,王凤很大方,笑着伸出手来,熊主任看看她,才勉为其难地伸出了手。

    “你是政府干部吧?”熊主任笑着跟几个人打着招呼,又板下脸直接朝电梯走去,“这属于地方的招商引资吧,要是来见唐总,至少也应是你们秦湾的市委书记、市长。”

    岳文抢先几步给他按下了电梯,“我虽然在企业里面,但这是企业行为,是秦湾水泥厂想探讨一下跟中建工的合作!”

    合作说得好听,其实就是上门求人家求购来了!

    进了办公室,岳文顺手把手里的两个精致的木匣子放在地上,“熊主任,一点心意。”

    熊主任瞅瞅东西,脸上好看了一些,“岳主任,您太客气了!”

    “是熊主任您照顾我们,我们这金镶玉刚刚研发出来,您看得上呢,是帮我们的忙,您顺嘴帮我们宣传一句,就省了我们多少广告费呢,说起来,我们还得谢谢您!”

    王凤看看他一脸笑容,得,这礼送的,还得感谢人家!

    熊主任却笑了,“岳主任会说话,岳主任会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