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最原始的博弈
    .. ,大城时代

    金鸡岭村委会主任胡开岭家里,人满为患了。

    “……区工委书记廖湘汀要求有关部门及街道要高标准,严要求,出精品……着力改善辛河及周边的生态环境,放大河道整治的整体效应……”

    “嘿,岳主任露了两次脸了!”胡家嫂子笑着站在炕前,一边用围裙擦着手,一边看着电视。

    “嗯,站在工委书记跟前,一点不怯场,象个领导!”胡开岭喝得满脸红光,高兴地又给岳文倒满了玻璃杯,还要给老书记添酒,老书记却捂着杯子,死活不再喝了。

    “看,文哥,还真有领导派头,”电视里播放着观摩完后在区里召开的座谈会,岳文笔挺的西装,正作认真记录状,“以后这种采访的事,不用你亲自出马,哥替你干了,……有利于哥找对象……”这炕烧得滚烫,黑八一抬屁股,松了松裤腰带。

    “就你这卖相,就不怕更找不着了?”蚕蛹笑道,“你们不知道,上午老万的脸都绿了,他啊,是等着看笑话呢!”

    “笑话没看着,却看到了神话!”宝宝接口道,拿起杯子,岳文笑着与他一碰,二人都是一饮而尽。

    “这设计费,真没要?”老书记点着烟锅,岳文顺手“抢”过来,又让黑八夺过去,惹得老书记笑着弹了弹他的头,“哪能呢,要了一半,施工说话还是算数的!哎,八哥,你别瞎抽了,你会抽烟吗?”

    “哥抽的不是烟,抽的是寂寞!”黑八笑着拽上了。

    “那,文,下面这辛河整治,就正式打上了?”彪子不理他。

    “打上了,今天开会开到四点多,中午廖书记太扣了,一人一盒饭,”岳文打了个饱嗝,“水利工程、市政工程、景观工程,谁有条件谁先上,第一阶段就是清淤、河道砌筑及拆迁,可以说,拆迁,贯穿整个河道改造全过程。”

    特么地,这水泥厂也要拆迁,这本不在辛河两岸规划内,呵呵,这下有事干了,他想起会后其它三个街道和建设、规划等部门领导都有些幸灾乐祸,这是等着看我们笑话呢,一处加油站,一处百年大集,一处水泥厂,够芙蓉街道喝一壶的了。

    拆迁是天下第一难,这可是三座大山啊!

    特么地,我就是一裤衩,什么屁都接着!

    “清淤照常进行,拆,就从小的开始,先拆加油站!”

    “加油站有什么好拆的?”黑八瘪瘪嘴。

    宝宝、彪子、蚕蛹却都知道里面的故事,“里面涉及到两大国企,互相顶牛,谁也不服谁,”岳文解释道,“后天,蒋主任带队,陈主任和我,还有发改委的领导,一块去拜访中国油化。”

    “啊,兄弟们,以后,取消事假,取消病假,……取消例假,五加二,白加黑,全部靠到辛河的整治上……”岳主任意气风发了。

    “哎呀,妈呀,这不是耽误我找媳妇吗?”黑八翻翻豆豆眼,一吐舌头,不乐意了,“凭什么啊,《公务员法》可规定有正常休息时间……”

    “你跟领导**律,想不想混了?那你回家抱孩子吧,不用在这干了!”岳文挑挑眉毛。

    “那你呢,岳……主任?”黑八不服气了。

    “呵呵,我是领导,还有会要开,有事要协调,当然例外,我在这只是一过客,还得回秦湾,工作呢,主要依靠你们,当然,将来成绩也是你们的,提拔也是你们的,”岳文看看眉开眼笑的老书记,“再说了,八哥,你一科员,有资格跟领导提条件吗?”

    “哎哟,哎哟,我靠,才当了几天领导啊,这不是脱离群众吗?”黑八坐不住了,“兄弟们,灌他!”

    屋内又是一阵喧腾……

    ……………………………

    ……………………………

    今天没会。

    陈江平一上午都在办公室里,三个街道的党工委书记、街道办事处主任一个不落地都打来了电话,关系近的有诉苦的,关系远一些的有打听岳文的,嘿,这小子简直是个妖孽,愣是在区工委书记面前把这个面子给找了回来。

    昨天下午的会议,简直成了这小子介绍经验的现场会。

    可是,高兴、自豪之余,当他亲耳从岳文口中得知详情,心里不禁也是一阵惭愧,按理说,自己比他更熟悉芙蓉街道的山山水水,可是,自己为什么想不到从山上引水呢?

    是自己的思维僵化,还是太盲信于专家的结论?但自己至少不敢提出怀疑,也不会去踏遍每一寸土地,去实打实地研究问题的解决办法。

    廖湘汀书记对此看得很透彻,在施工走后,一语作了结论,“……专家是在纸上谈兵,他们的目的说白了是为钱,可我们的干部不一样,我们就生活在这里,有强烈的意愿想改变这里的山山水水,有这份责任与使命,我们才会跑遍每一个角落,……就冲这份脚踏实地的态度,就能赢……”

    他顺手又拿起区里的通报,廖书记昨天要求了,今天通报就出来了,虽然没有直接点名,但大家都知道表扬的是谁。

    他舒服地把身子倚在后面,捋着头发,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见这小子的时候,经历了金鸡岭血与火的考验,在那种环境里能生存下来,并且,漂漂亮亮地把问题解决了,这能力与素质都没得说。

    但这小子也是个刺头,街道那么多机关干部就没有他那样跟自己说话的,昨天在向廖湘汀解释时,在向施工道歉时,他甚至都想,金鸡岭的问题是特例,是特事特人特办,可这日常工作可不行,别再拉了一裤裆屎,还得自己擦屁股,不行就让他回秦湾,自己这点事还是能办到的。

    但紧接着,他又以一种惊艳的方式,对,就象金鸡岭一样,震慑了在场一众领导,是那样地出彩,但又顺理成章,廖湘汀书记都连说三个好。

    嗯,这河流整治,过手的资金上亿,必须找个干净的人,乃至将来廖湘汀心中那个宏伟计划,也需要一个干净的人,面对狗头金都不动心,这一点,倒是最合适的人选。

    就这么定了!

    “笃笃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