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孙悟空与铁扇公主
    虽然阮成钢讨厌喝红酒,还是一饮而尽。

    这酒喝得很痛快,龚晴也象老朋友一样,很放得开,当阮成钢试探着邀请她方便的时候到开发区做客时,龚晴笑着一口答应下来。

    她这次回来是看望家里的老人的,马上就是中秋,陪老人一起过节,岳文吃着海参,看来这些明星也与普通人大致差不多,也有父母,也有朋友,不同的就是银幕荧屏给他们镀上了一层光而已。

    龚晴很健谈,她正历数从秦湾走出去的明星,老一辈的,年轻一辈的,为数还真不少,看来,家乡观念也都挺浓的,估计也经常会在一起聚聚。

    龚晴的手机响了,她却仍是笑语嫣然,助理轻轻道,“左青到了。”

    还没等龚晴站起来,梁莉马上道,“你们先吃着,我下去迎一下,”龚晴毕竟是前辈,让一个前辈去迎一个后辈,没有道理,但这个局却是以龚晴的名义召集的,所以梁莉代表她出迎最合适,梁莉看看岳文,“岳主任,左青是你的偶像,你不能干坐着吧!”

    岳文笑着一抹嘴巴,“那我就跟梁姐一块跑一趟。”

    他跟在梁莉的身后出了门,梁莉姣好的身躯隐藏在这一身雅致的长裙里,却露出两截雪白的**,随着裙裾摆动,香气阵阵袭来,这种成熟的醉人的风韵,让走过路过的食客都纷纷回头。

    花气袭人知昼暖,鹊声穿树喜新晴,岳文脑袋中突然冒出陆游的两句诗来。

    “小岳主任,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些误会啊,”两人在门外站定,可是车还没到,梁莉趁机笑道,“等会吃完饭,能赏光喝杯茶吗?有些问题我们沟通一下,误会解开就不是误会了。”

    这种场合,岳文不好煞风景,“行,那我听姐安排。”

    梁莉对他的态度好象在意料之中,她正要继续说,一辆丰田商务就慢慢停在了门前,门开了,左青从车上走了下来。

    红色的卫衣,胳膊上还有三条白色杠杠,就象小时候穿过的秋衣一样,噢,这是怀旧风吧,一顶白色的棒球帽加蓝色的牛仔裤,红白蓝三色,气质清新,赏心悦目,青春逼人。

    灯光下,看得出,左青一脸素颜,不施粉黛,皮肤真是不要太好!

    “你好,左青,”梁莉笑着伸出手来,“以前只是在电视上见过,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她看看岳文,“这是我们开发区的岳主任。”

    “你好,”岳文笑着伸出手来,左青笑得很甜,“岳主任你好。”

    “龚姐在楼上等着呢,到楼上说吧。”左青还并不出名,来来往往的人只是惊诧于她的气质,纷纷侧目或驻足。

    龚晴、阮成钢、陶沙早已站在了楼梯门口,龚晴笑着伸出双臂,“青青,好久不见!”声音很热情,热情地象六月的沙漠。

    两人轻轻一抱,梁莉也笑着站在一旁,三位美女横空出世,来来往往的食客纷纷议论,却都是指着龚晴的多一些,毕竟在这里吃饭的年轻人不多。

    进了包间,陶沙才热情道,“坐坐,先请坐,左青老师,我们也都是你的粉丝,看过你演的《楚汉演义》。”

    “先吃点,原汁野生鲍鱼。”阮成钢也很殷勤。

    “谢谢。”左青一笑,很有礼貌,汤勺轻轻搅动,却不见下筷。

    龚晴笑着介绍道,“左青最初入行是在江文的电影里吧,后来做过一段时间的主持人,这次是与陈明道搭戏吧?”

    “嗯,我在里面演一个医院的女医生。”左青笑道,笑容很灿烂,就象纯净的天空,纤尘不染。

    后来,岳文才知道,左青就是靠着这部戏里面那个心无城府又不失机敏的角色被全国观众所熟知。

    “龚姐,我敬杯酒行吗?”左青笑着站起来,龚晴带头,众人马上鼓起掌来,几个服务员不知什么时候也进了包间,在一旁崇拜地看着。

    “秦湾是个好地方,秦湾人也太热情,我就敬敬我们美丽的龚晴姐,这位梁姐和三位……”她看看岳文,“三位领导吧!”

    “我先喝,我先喝,谁也不准跟我抢啊。”岳文开始调节气氛,他伸杯与左青一碰,一口气干了。

    不待众人说话,他又拿出手机来,“青青老师,能合个影吗?”

    “我可不是什么老师,”左青的声音也好听,笑起来也很灿烂,“当然能,等会我与龚姐也照一张。”

    龚晴笑着点点头。

    岳文轻轻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了左青一侧,他试探着又把头靠近左青,立马一股清香直冲脑海,这不是脂粉香水气,而是女人身上真正的清香。

    “好了,好了,”阮成钢道,“照完了,给我们与龚老师、左青小妹也合照一张。”

    几个人摆好姿势,只听得包间里拍照的声音和欢快的笑声。

    几个服务员趁机也走过来,龚晴与左青也不拒绝,笑得依然那么灿烂。

    “龚姐,各位领导,晚上还要对剧本,不能让剧组里的各位老师等太久,实在抱歉,我得先走一步了。”

    众人都知道,她能出席是看龚晴的面子,挽留几句就把她送上了车。

    “莉莉,三位领导,实在抱歉,我也得走了,”龚晴笑着看看大家,“刚下飞机,还没回家看老头老太太哪。”

    这句话说出来,谁也不好再挽留,梁莉忙道,“那这样,龚姐,我让司机送你,这几天你在秦湾,就让他一直跟着你。”

    “这怎么好意思?”

    “没什么不好意思,大家都是老熟人。”梁莉笑得很大气,也很温暖。

    几个人一一与龚晴握手,岳文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他看看陶沙与阮成钢,陶沙也在看手机,却仍是一脸笑意,阮成钢看看他,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手机信息是阮成钢发过来的,只有个十三个字——

    “王建东心肌梗塞于看守所离世。”

    岳文心里一沉,他看看大家,勉强笑着把手机装进裤兜。

    “这么好的一桌酒席,别浪费了,我们上去接着吃。”阮成钢看看大家。

    梁莉却笑道,“阮哥,陶哥,小妹有个请求。”

    “说。”一身对襟大褂的阮成钢很大气,也很霸气。

    “我想借岳主任两个小时,找岳主任有点事。”梁莉风情万种,举手投足间,美目顾盼,让人心动。

    阮成钢看看陶沙,突然笑了,“老妹,你不会是想找我兄弟握手吧?我兄弟还是雏儿,正好给调教一下!”

    “去你的,岳主任能看中我这个老大姐,是有些误会,我想跟岳主任解释一下。”

    “行,那我们就不管你们了,”阮成钢笑着往楼里走去,陶沙一句话没说,看着梁莉上了一辆奔驰,又看看岳文,“不会有事吧?”

    “能有什么事,”阮成钢笑道,“你也太小瞧岳文了,金鸡岭一路闯过来的人,我不信会让梁莉给收拾了?……老大,梁莉是有道行,可是她就是铁扇公主,能吃得了孙悟空,到最后还得把孙悟空给吐出来,要不孙悟空在她肚子里,非要了她的命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