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你得把老百姓放在心上
    “什么,八月十五开常委会,不过节了?”岳文惊讶地看着陈江平,他刚从王凤家里回来,家里到处都是哭声,但令他惊讶的是,王凤忙里忙外,却没有掉一滴眼泪。

    陈江平不满地看看他,“书记、主任都不过节,常委们都不过节,我们过什么节?”

    见这头叫驴不叫了,陈江平喝口茶方才继续说道,“常委会两个议题,第一个议题就是周疃大集的搬迁,另一个议题是交通局的,农村路网建设。”

    两个议题其实都与他有关,一个是现在有关,另一个是将来有关,交通局负责的农村公路建设在全市排在倒数第一,谭文正和管委分管交通的刘主任不止一次发火、批示,可是就是扭转不了公路建设的颓势。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所以廖湘汀才起了动干部的心思,把自己的爱将陈江平放到交通局长的位子上,虽然从街道的党工委书记到处局一把手看来是后退了,但只要在交通局长位子上做出成绩,又加上廖湘汀的看重,将来一个副厅是跑不了的。

    “蔡秘书长从京城回来,给我打了个电话,”陈江平的脸上仿佛有些无奈,当着岳文他也不掩饰,“周疃大集的搬迁可能有问题。”

    岳文拿起他的杯子,走到饮水机前给他添上水,大集拆迁作为辛河改造芙蓉街道段最后的重头戏,涉及官、商、痞、霸,动哪一方利益都会有人跳出来。

    “廖书记什么态度?”前期做了那么多工作,把水泥厂迁走,难道就是为给他人作嫁衣裳?岳文有些气闷。“他不是没参加过七月份那次抗洪救灾,大集在河道里,卫生、安全、防洪等问题太突出了,不只街道,区里的领导恐怕也一直提心吊胆吧,……今年没淹死人,明年,后年,大后年,只要在河道里面,谁也说不好!”

    陈江平自然懂得这个道理,也想一劳永逸地解决周疃大集的问题,他往后捋捋头发,“蔡秘书长的意思,能不能搬离河道,但赶集的地点仍然放在周疃村!”

    “那其它三个村没意见吗?”去了一趟京城,回来就有新要求,肯定是有人说了什么,岳文这脑袋,转得比轴承还快,马上想到了新问题,“据我所知,周疃村的书记有个外甥,但其它三个村也是谁都能托关系,就是退一步讲,不能托关系,村民还可以来求访,以后的罗嗦事、麻烦事太多!”

    “并且,我们事先拆迁了河道一侧的二百二十处房子,这些商户在新址都选了地皮,如果大集不搬,这些人闹起来也不好安置吧?”

    这两层,陈江平也想到了,可是他是一把手,这些事不用他去操心,“你考虑一下,看怎么办合适,我还有个会。”他站了起来,“蒋主任说了,开常委会的时候,让你汇报。”

    “我来汇报?”一个副科级干部到常委会上汇报,这恐怕也是没有先例的,但这个出头露脸的机会倒是非常珍贵,岳文都有些感激黑脸的前领导蒋胜了。

    “还有件事,你抽空再去一趟省里,找一下省发改委的林荫处长,可能有笔资金,看看什么时候能尽快到位。”

    林荫,岳文心里一动,老天待我不薄啊,又能见到那位美女处长了,“行,那我明天就去。”

    陈江平看他一眼,看得岳文心里发毛,“我是说,如果这两天没有事,我就去一趟。”他画蛇添脚地解释道。

    陈江平拿起手包,有意无意地说道,“林处长的对象也是我们芙蓉街道的,飞行员,执行任务时牺牲了……”

    岳文有些愣,这是个啥子情况呦?

    ……………………………………

    ………………………………………

    在办公室里熬了一下午,写了份汇报材料,又找党工委秘书李海燕给把把关,毕竟写材料不是他的强项。

    但要把大集单独搬到周疃村,他怕是做不到,想起大集从搬迁以来的种种,他心里象被塞了一团棉絮似的,堵在胸口拿不出来,说不出来,好不难受。

    “喝酒去。”叫上彪子开着车,又拉上宝宝,弄了点啤酒和海鲜,就直奔金鸡岭。

    黑八让他留在了王凤家帮忙,见能与郎建萍在一起,黑八倒是什么也没说。

    从工作到现在,一直在人家胡开岭家吃,在胡开岭家喝,八月十五和过年,他总是弄点东西去看看人家两口子,当然,也到老书记家走一遭,看看这个在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

    “文哥,金鸡岭现在真变了个样了!”宝宝的脸色仍有些苍白,但在家里却坐不住,他想回来上班,岳文不让,但有时吃饭时仍带着他。

    岳文看看起伏蜿蜒的水泥路,看看路边窗明几净的三排瓦房,那是新的金鸡岭小学,再往前走,就是砖铺地的广场,金黄饱满的玉米、累累垂垂的花生,堆满了广场的,都预示着今年,仍然是一个丰收的季节。

    在广场下了车,他顺手揪了几粒花生,“这是鲁花13号吧,花生果比白沙结得多。”

    围着头巾摘花生的妇女笑道,“岳书记还知道花生的品种,”周围几个妇女马上笑起来,“知道你爱吃那种捡下来的蓖子花生,全村都给你留着呢。”

    这种小花生就是没长成的,皱巴巴的,但吃起来很甜。

    岳文也不客气,“谢谢五嫂子了,那到时候我来拿。”

    他赫然发现老书记也在广场上的扒玉米的队伍里,他急忙快走几步,“老书记,你这个岁数,还种地啊?”

    “不种地吃什么?”老书记笑着拍拍手站起来,“这是开岭家的苞米,他一直在井下忙活,光老婆一个人在家操弄六七亩地,我和你大娘帮他扒几天苞米。”

    他看看宝宝,“好利索了吗?”

    宝宝一拍胸脯笑道,“早没事了。”

    “伤筋动骨一百五,这是有数的,”老书记的腰有些伛偻,见他拿起马扎,岳文赶紧接了过来,“走,中午到我家吧,等会儿让开岭也过来,中午让你大娘简简单单整几个菜,你陪着我喝两盅。”

    正是农忙时节,胡家嫂子没功夫做饭,老书记想得很周全!

    “小岳,你看,现在的金鸡岭,老百姓的精神面貌,跟你去年刚来的时候,是不是不一样了?”老书记弯着腰,在前面慢慢走着。

    “嗯,是不一样了,”彪子笑道,“村里感觉跟以前不一样了,老百姓,怎么说呢,爱笑了,以前打个招呼也象是要跟人打架似的。”

    “分红了,手里都有钱了,心里的气也顺了,”老书记笑道,突然回过头来,“小岳,过节了,你心里还有什么气不通?”

    岳文一凛,这个老书记哟,果然是人老成精,自己还是太嫩,脸上表现出来了?

    “还不是为周疃大集的事!”岳文努力轻松道,踏着脚下的石板路,跟在老书记后面,慢慢朝家里走去。

    搬迁周疃大集可不象当初解决金鸡岭,问题还要复杂几倍,那个不露面的令阮成钢与陶沙噤若寒蝉的人,四个村的书记,大集上的霸痞,三千多商户,还有梁莉、戚力群……

    多方纠葛,想想都令人头痛。

    这些人当中,有的为大集,有的为地皮,所以大集与水泥厂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遥相呼应,牵一发而动全身。

    宝宝被捅,看来象是阻挠迁集也象是为前面水泥厂的事报复,三方痞子大打出手,是为了大集,那王建东之死,肯定也是为了水泥厂的地皮。

    梁莉,这个尤物,对自己放电,也不是无缘无故的,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疼与爱?!

    再加上区里的态度模棱两可,想想都让人心烦。

    “嗯,周疃大集几百年的历史了吧,”老书记慢慢道,“以前袁昂书记在的时候,也搬迁过大集。”

    “谁是袁昂书记?”

    “就是咱开发区第一任书记,”老书记笑了,“风风火火的,你有点象他,……小岳,记住,这世上没什么难事,金鸡岭以前穷散乱的时候,不也那么过来了,但有一条,你得把老百姓放在心上,只要走这条正道,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