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添乱and添堵
    秦湾的平州,云海的西霞口和昌威的乐安,再加上荣阳的三处厂址,山海省共有四市的六处厂址获得国家认可。

    如果单按厂址来算,荣阳的胜算自然大些,但也有一个坏处,那就是在不到二百公里的海岸线上规划建设三座核电站,密度很大,虽说东瀛有这样的先例,但国家批复的难度会很大。

    而且,李国华省长明确表态,那就是今年山海省只推一个厂址代表山海省上报国家发改委,所以荣阳就要推出一个厂址来进行竞争,但手心手背都是肉,砍掉另外两个的哪个也难以决断,所以据廖湘汀所知,荣阳这场“内斗”到现在还没有结束的迹象。

    如果荣阳迟迟不能确定代表荣阳的厂址,那就会被其他三市甩在后面。

    周长缨与廖湘汀和谭文正说着话,廖湘汀看看谭文正,两人刚要起身告辞,门就被敲响了,紧接着,昌威市委书记范盛文就走了进来。

    “过年好,过年好。”范盛文老早就伸出手去,周长缨也笑着站起来,岳文发现,两人的语气和表情都很随意,嗯,很可能是老友了。

    “秦湾开发区的湘汀、文正,”周长缨笑着介绍道,“湘汀还挂着秦湾的常委,你们认识吧?”

    范盛文早注意到了客厅里的三位不速之客,看廖湘汀笑着伸出手来,他也笑着把手伸出来,“哪能不认识,刚开完两会,湘汀的名声很响。”

    这句玩笑不象玩笑,讽刺不象讽刺的话让人实在难以回话,廖湘汀却笑道,“是秦湾这几年走在了前面,开发区也水涨船高。”

    岳文马上会意,廖湘汀迅速撇开个人因素,而说到地域,这是秦湾压了你昌威一头,也就是压了你范盛文一头。

    领导干部之间的话,那是需要仔细琢磨的,是很见功力的。

    “你们是副省级城市嘛,”范盛文坐下来,接过周长缨递过来的茶杯,语气很平和,内容很不甘,“全省领导干部的照片也没有几个能登上山海日报的,你就上了两次。”

    不待廖湘汀说话,周长缨却主动把话接了过去,“秦湾的经济这两年确实突飞猛进,沈南原本与秦湾同列第一梯队,照这个速度下去,明年或者后年被秦湾超越,很有可能。”

    他主动把话题引到经济上,引到城市的排位上,市委书记和工委书记的话题也就跟着转移了。

    岳文悄悄地站起来,装作接电话的模样走了出去,顺手把放在门边的两个垃圾包提在手上,推门而出。

    身后,周长缨、范盛文、廖湘汀、谭文正都看到了他的这个举动,“湘汀,这是你的秘书?小伙子有眼色。”范盛文夸道。

    门外,岳文也到了范盛文的话,“你们这是大老远从秦湾跑过来的?开车得五个多小时吧……”

    廖湘汀这个工委书记,将来肯定要再进一步,一般的轨迹是要走出秦湾,到一个经济中等的城市担任市长,而云海是山海省经济第二梯队的领头羊,所以,同是正厅级,范盛文的地位要远高于廖湘汀。

    看到在屋里的谈话中廖湘汀处于守势,这样的场景领导是不愿让任何人看到的,岳文马上自己退了出来。

    “拜完年了?”小武在车里迷糊上了。

    “没有,昌威书记范盛文又进去了,估计也是在这个小区住,”岳文抬头看看楼上,“嗯,老子在这耍威风,我们去收拾儿子去。”

    “收拾儿子?”小武睡眼惺忪,递过一支烟来,过年了,他也抽起好烟来,“谁的儿子,怎么收拾?”

    “把车开到大门那,”岳文抽了一口烟,“收拾乐安的市委书记和市长。”

    小武吓了一跳,手一哆嗦,烟灰就落在西服上,他赶紧用手弹掉烟灰,但还是烧了一个洞。

    现在,还是大正月里的正月初一,四个地市围绕核电的战争却仍没停歇,岳文看看院子里穿着崭新的衣服的拜年人,不行,我得瞅住这个机会,把乐安拉下马去,就是拉不下去,也要给他们抹点眼药。

    “后备箱有烟吗?”岳文看看小武。

    “两条硬中华。”小武笑道。

    “给我一条。”

    “你抽烟了?这还用问,自己拿着抽呗。”小武的车在门岗东侧的花坛边停了下来。

    岳文推门下车,从后备箱里取出一条烟来,想想又把另一条拿在手上。

    “哎哎,你给我留两盒,你要干什么?”小武急了。

    “嘘——”岳文作了个噤声的手势,“我还能干什么,给他们添点堵,添点乱。”

    三间房的岗亭里,却只有两人值班。

    “师傅,过年好!”岳文脸上的线条自动组合着,很象标准的联合国和平友好亲善大使。

    “过年好。”两个门岗看看放在桌上的两条火红的硬中华,都笑着站了起来。

    “过年了,也没有什么东西,两条烟拿去抽吧。”岳文很随意地笑着。

    “这怎么好意思。”其中一个答道。

    见另一个要说话,岳文笑道,“烟呗,就是给人抽的,……别人都在家过年,你们在这值班,多不容易,抽个烟解解闷。”

    “命苦——”,其中一个轻轻一拍桌子,“你们是——?”

    “秦湾的。”岳文笑道。

    “嘿,大老远的跑过来,也不容易,坐,坐,兄弟。”两人的态度明显好起来。

    走南闯北,岳文深知,就是一个门卫老大爷,你都不能得罪,但要快速拉近关系,上来就要说他的关注点,搔到他的痒处,显然,此时的关注点就是节日值班,不能回家团圆。

    抽着烟,三个人聊得挺痛快,眼见着挂着昌威牌照的一辆别克车缓缓停在了门前,司机匆匆下车,拍拍窗玻璃,“师傅,把门打开。”

    “大过年的,连句过年好也不会说吗?”岳文皱皱眉头,“多大的领导,派头这么大!”

    两个门岗相互看看,都站了起来,其中一个一本正经地问道,“哪里的,找谁?”语气可不象跟岳文说话,冷着脸公事公办了。

    “昌威的。”小伙子可能是乐安市委书记的司机,他看看车里的领导,对找谁的话题有些犹豫,但还是说出实情,“师傅,我们过来给发改委周主任拜年,把门打开吧。”

    “这是省政府家属院,”其中一个道,“登记。”

    小伙子看看门岗,溜溜过来登记。

    “是不是确认一下?”岳文道,“周主任马上就要出去,大过年的,别再搞错了……”

    “你给周主任打个电话吧!”一个门岗道,“我们不能随便放人。”

    这正月初一,本来一派喜庆,门岗也不在意,都是拜年的人,谁去干坏事,可是岳文这几句话,车子就停在了外面进不了门了。

    那司机一着急,掏出烟来,“师傅,搞不错,就是来给周主任拜年的。”

    门岗看看他手里的一支烟,一摆手,“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