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兄弟or亲戚
    “一个黄花大姑娘怀孕了,你说最紧张的应该是谁?”岳文问道。

    “是他爸爸。”宝宝想想说道。

    “是你爸爸,”岳文被气笑了,“大灰狼跟前,有人把他妹肚子搞大了,你说会怎么样?”

    宝宝突地转过弯来了,嘻嘻笑着,伸手在八哥脑袋上拍了一下,“狼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八哥,你得小心你的小蚕蛹喽。”

    “去你的,”黑八拿起桌上的啤酒泼了宝宝一身,见真泼到了,马上又笑着道歉,可是宝宝不依了,两人上来就掐到一块去了。

    “这趟厕所上的,不会是掉厕所里去了吧,八哥,快去捞媳妇吧。”岳文又拿起一串烤茄子,“先把帐结了再去啊。”

    黑八蔫了,放开宝宝,看看厕所那边,双手合什祈求道,“文哥,我的亲哥哥……”

    “哎,你的亲哥哥是大灰狼,你把小母狼肚子搞大了,看大灰狼不吃了你!”岳文越想越乐,笑得肩膀都抖起来。

    “我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你,”黑八往岳文身边挪了挪椅子,“就是他哥那里不好说。”

    “你爸妈呢?”岳文突然问道。

    “肚子大了,他们总得认吧,”黑八耍起了光棍气质,“要认我这个儿子就得认她这个媳妇!”

    阶层,还是阶层,从小没有爹娘,哥哥还是远近闻名的痞子,要想给局长家当儿媳妇,也不容易!

    “文哥,我哥说过,就拿你当亲哥看,”郎建萍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岳文身后,有可能根本没去洗手间,“铁霖又是你哥们,你帮帮我们吧。”她说着说着竟哭起来。

    “哎哎哎,别哭,我最见不得女人掉眼泪,帮,我帮还不行吗?”岳文马上道,“但怎么个帮法呢,八哥,你一顿揍是跑不了了。”

    “只要狼哥能答应,为了萍萍,刀山火海我也敢闯。”黑八顿时豪气万丈,挺胸抬头,目光投向无尽的黑夜,同时,轻轻揽住了郎建萍。

    “打住,”宝宝受不了了,“八哥,你们以为这是在拍电视剧呢,不行,我受不了了……”

    “我也受不了了,”岳文身上的鸡皮疙瘩也掉了一地,“这事啊,八哥,我还真帮不了你,但你放心,我在这,你大舅子不敢乱来,我也只能做到这一点,其余的还要靠你们。”

    “别呀,文哥,”黑八立时软了,“我不敢……”

    “你还是不是男人,”郎建萍火气一下爆发了,“说,我看他能把你怎么着,有文哥在这,你怕什么。”

    黑八一瞪眼,一咬牙,却拿起桌上的玻璃杯,一口喝干了啤酒,想也没想就把手机拨了出去。

    以下是黑八同志与大灰狼同志那晚的对话,一字没增,一字没减,实录下来。

    “郎哥,在哪呢,可以借我点钱吗?”声音仍有些弱,气势稍显不足。

    “不借,……你借钱干什么?”气势很盛,手里有钱,心里不慌。

    “郎哥,今天你借了,我们还是兄弟,你不错,我们就变成亲戚了!”声音很是悲壮,泪花还在眼里闪烁。

    “什么亲戚?”声音明显是转不过弯来,就连站在旁边偷听的潘德宝同志也是一脸懵懂。

    “就是,就是借钱……打胎,打完了就没事了,我们仍是兄弟,你不借的话,孩子生下来,你就是孩子的大舅!”声音一幅豁出去的霸气。

    初春的时候,烧烤店开张的本来就不多,这个时候,基本是第二场或第三场了,黑八说得又很悲壮,可是听到最后,整个烧烤店都笑起来,店主笑得烤串都拿不稳了,

    那边,声音却变得懵懂起来,“什么孩子大舅?谁是孩子大舅?”明显是酒话,却又慢慢反应过来,“哎,不对,哎,不对,他特么地……”声音不往下说了,但紧接着就是桌响椅倒瓶碎,“框——”伴随着摔门的声音,大功率发动机就开始轰鸣,“你在哪?”声音有如狼嚎,恶狠狠的!

    恶狼下山,百兽遁避!

    …………………………………

    …………………………………

    “轰——”

    一声巨响,黑八连人带桌子就倒在地上,桌上的啤酒、烤串、蛤蜊、海星就洒了一身,一片狼藉。

    店里吃烧烤的人群看看周围一帮横眉立目的痞里痞气的年轻人,一个个躲得远远的。

    岳文忙站起来,可是二腚和胖嫚马上拉住了他的胳膊,“文哥,这是郎哥的家事。”

    “我靠,演戏呢,学黑涩会?还家事?!!”岳文肩膀一抖,甩开二人。

    大灰狼的头发一如既往地飘逸,身手也是一如既往地凌厉,虽然喝了酒,脚步有些虚浮,但下手却更加狠辣,可以说没轻没重。

    紧接着又是一脚,踢在了肚子上,黑八马上抱着肚子,身子弓得象虾米一样。

    “哎,郎哥,不能再打了,”岳文闪身挡在了黑八前面,“你别管,我弄死他,阉了他……”

    他还没说完,高大的身子突然一个踉跄,眼前一黑,金星乱冒,就朝前面栽了过去。

    “你打我?”大灰狼努力睁睁眼睛,却看到郎建萍——自己的亲妹妹拿着一啤酒杯,正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他,但看到他醒来,马上又变了脸,一幅深仇大恨、不共戴天的神情,“我,特么地……”大灰狼顺手也抄起啤酒杯。

    “你敢?!”郎建萍闪身挡在从地上爬起来的黑八前面,就象母鸡保护小鸡一样。

    “他——”大灰狼说不出话来了,是真气着了。

    “坐下,坐下,都消消气。”岳文赶紧走到中间,好说歹说才把大灰狼按在了凳子上。

    此时店面里的顾客都走光了,老板扎撒着两只手,在二腚等人的虎视眈眈中却不敢上前。

    黑八躲在郎建萍后面,不时地瞅大灰狼两眼,大灰狼瞪着眼珠子一看他,他立马又缩到郎建萍身后。

    郎建萍个头高,人长得也漂亮,八哥差不多矮他一个头,大灰狼越看越来火,忍不住又要冲过来。

    “文哥,你别拦着,让他过来,铁霖,你就到前面去,让他打,他打死你,我给你陪葬。”

    “你以为我不敢,”大灰狼气哼哼道,“你们敢死我就敢埋,我先弄死他。”

    ……

    两兄妹一个比一个火气大,一个比一个说得更狠,大灰狼一时性起,一下抬起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