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以硬对硬
    “同是过路同做过梦,本应是一对。

    人在少年梦中不觉,醒后要归去。

    三餐一宿也共一双,到底会是谁。

    但凡未得到但凡是过去,总是最登对……”

    车外的流光溢彩映照出车内的拘谨束缚,当岳文真的坐到副驾驶上,袁疏影一时有些放不开了,毕竟两人还没有熟悉到那种程度。

    在岳文的印象里,两人好象还从未同处一室,如果把这车厢也算作一室的话。

    袁疏影顺手打开音响,梅艳芳的《似是故人来》就在这夜色的璀璨中娓娓道来。

    “这是林夕的词!”

    香江的词人,岳文最喜欢霑叔与林夕,方文山也可以。

    马上寻找到了共同点,袁疏影笑道,“他信佛吧,他的词很有韵味的,象是当代的纳兰容若,有时,我在想,他会不会是纳兰穿越而来?你也喜欢林夕?”

    “谈不上多喜欢这个人,但喜欢他写的词,”岳文笑道,“周华健唱的那首《难念的经》,寻常人很难写出来……”

    说起词,袁疏影仿佛很健谈,难得找到共同点,两人兴致都很高。

    半黑半明中,袁疏影的脸部轮廓时而朦胧时而清晰,看到这个仿似不食人间烟火的袁老师、袁姐,岳文心中暗想,“三餐一宿也共一双,到底会是谁?”

    不过,这个人,会是那个巫敏吗?

    jeep慢慢驶进一处别墅区,这里是秦湾最早的富人区,处于最繁华的海边地带,这里的房价,几年前每平方米就突破了十万。

    一座单体别墅前,岳疏影慢慢停下了车子,别墅内灯光象普通人家一样,岳文感觉并不是那么炫目般明亮。

    “小岳,你坐一会儿,我到楼上看看。”袁疏影热情道。

    客厅里的装修并不豪华,但红木用得很多,彰显着一种古朴与自然的格调。

    “我爸在楼上。”袁疏影笑着在二楼向他招招手,岳文笑上楼,来到三楼的书房。

    “能静居”。

    书房门上居然有牌匾,岳文哑然一笑,可是他进去之后,马上觉着自己的笑很浅薄。

    硕大的书房里,环壁皆书,当他在沙发上坐下时,茶几上还是书,南怀谨的《论语别裁》、汤因比的《历史研究》、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袁国辉从书上抬起头来。

    这是岳文第三次见到这个传说中的商人了,第一次是在饭桌上,第二次是在他的公司,第三次是在他的书房。

    袁国辉脸上棱角鲜明,无论是吃饭还是谈事,喜怒形于颜色,似乎不太讲人情世故,有点像好莱坞大片里的硬汉的感觉。

    可是岳文知道,象这种官宦家庭出身的商人,不满三十岁担任秦北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又在商海纵横二十年,他们的人情世故,可不是对一般人讲的。

    “袁总,一点心意。”岳文象想起什么似的,又站起来把手里的金石放到桌前。

    袁国辉看看,又看看仿佛漠不关心地在一旁坐下的袁疏影,“你是小影的学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