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变
    一石激起千层浪。

    所有领导都把目光投向了廖湘汀,廖湘汀却低下头去,在本子上不断写着什么,他感觉心里难受,很痛心。

    林荫的手一抖,人生这么无常吗?

    她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个年轻人的笑脸,耳边又响起那些幽默体贴的话语,但,她却又情不自禁地想到了润儿的爸爸,他,也是死于事故,不过,是飞行事故,她的眼睛没来由湿润了。

    “据我所知,秦湾汉东水泥的引进,这个小伙子功不可没!”李国华继续道,“但功是功,过是过,我们党历来的方针就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这么年轻,又一心投入到工作上,我的意见,还是以教育为主,……秦湾开发区也要从这次事件中汲取教训,在今后的工作中,时刻检视自己的一言一行,……”

    李国华的发言,基本是定了调子。

    林荫轻轻拭干眼角的泪水,她知道,一般情况下,徐文贤书记不会为一个副科级的小干部与省长打擂台。

    果然,徐文贤看看大家,“国华省长的话我就不再重复了,教训,一定要吸取,争取不再犯类似的错误。”

    省委书记发话了,林荫的心终于放进了肚子里,有李国华省长力保,又在这时候为公住进医院,在保住公职的基础上,受点党纪政纪处分,相比于他干下的这件“大事”,实在不算什么。

    “会后出台一个意见,确定我们山海省发展核电的基本思路,今天大家的发言一并囊括进去,这件事,省委政研室牵头……”

    “省发改委,要积极做好与国家发改委的对接……”

    “省环保厅、国土厅、省海洋渔业厅等部门要根据各自职能,在核电争取上一路绿灯,积极支持,大力配合,……”

    徐文贤的讲话并不长,但亲自作出下一步部署,看得出,对核电的争取他很在意。

    会议结束,见徐文贤与李国华走出去,一众领导纷纷起身,韩作工走到罗宏民跟前,两人亲切地交谈着,一点也看不出工作上有什么分歧,一点也看不出心里有什么芥蒂。

    昌威市委书记范盛文则笑着走到郑权跟前,“以后昌威的电力供应,还得拜托老弟。”他说得很真挚,也很诚恳。

    郑权笑了,却很谦虚,“万里长征走完第一步,国家发改委、国家环保总局、国家核安全局,还有很多关口,老兄多指导。”

    范盛文笑笑,又笑着与廖湘汀握握手,才走出门去,而身后的乐安市委书记和市长则只能无奈地点头示意。

    见罗宏民、郑权和廖湘汀忙于应酬,林荫也不上前,待走出会议中心,恰巧碰到周长缨也走了出来,“不用从委里叫车了,直接坐我的车回去就行了。”

    林荫也不客气,毕竟周长缨与自己的母亲岁数相仿,年轻时也就认识,论起来周长缨还是她的长辈,但她也保持着应有的尊重。

    “周主任,上午秦湾开发区不是都不行了吗,怎么下午徐书记与国华省长又齐齐支持秦湾?”

    周长缨笑道,“领导分得清什么是大事什么是小事,这个事,”周长缨也把林荫当后辈来看,也有心提点她,“说到底,就是拿不到台面上,但关键时候让人给捅了出来,不处理不行,没有个说法不行,其实,竞争嘛,不搞点手段能行吗?”

    “但既然有人捅了出来就要处理,处理也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否定秦湾开发区,顶多会处理廖湘汀和那个小伙子,可是,这个小伙子偏偏为工作又遇上车祸……”

    “但,规矩就是规矩,徐书记不是大会小会一直强调守规矩、讲纪律吗?”林**。

    “这里面,国华省长起了关键作用……”

    周长缨看看林荫,没有再说。

    ………………………………

    从会议中心走出来,罗宏民、郑权和廖湘汀也都很兴奋。

    “我们去找国华省长,他的态度没有这么直接,我还以为这事要严肃处理呢,却没想到轻轻放下了。”郑权笑着走到车旁。

    罗宏民也笑了,“一是我们的工作确实做得扎实,也走在了前面,这是省里领导都看在眼里的,我们代表山海省角逐核电站,是众望所归。第二嘛,”他看看廖湘汀,“湘汀,你说。”

    “中午,我给唐总打了个电话,希望他能为秦湾说话。”廖湘汀笑道,心里却是一动,他又想到了那个仍然躺在医院里的年轻人,在昏迷之前,这是他最后一句话。

    “唐总与国华省长是老相识,”郑权高兴道,“关键是他给说话,遇到这样的事,许多领导是不好开口的。”

    “唐总是个君子,虽然比我们年长几岁,但身上有长者之风。”罗宏民笑道,“下个月我去京城开会,再当面感谢吧。”

    “汉北水泥在我们秦湾,这是用电大户,将来核电站如果花落开发区,需要高性能的核电专用水泥,水泥专供商非汉北水泥莫属!”郑权笑道。

    “岳文怎么样了?”廖湘汀一愣,罗宏民竟叫出了岳文的名字,在全市数以万计的副科级干部中,作为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的罗宏民能记住这个名字,实属不易。

    “我还没来得及打电话,估计快醒过来了吧。”廖湘汀道。

    “代表我去看看他,这个小伙子,敢争天大的功,也敢闯天大的祸,不过话说回来了,有本事的人就是有本事的人,”罗宏民突然看看郑权和廖湘汀,“前阵子播的那个《大染坊》你们看过吗?”

    “没有。”廖湘汀老实答道,郑权则根本不看电视剧,他们,与电视似乎隔着很远。

    “回去看看,里面有个陈六子,我感觉,岳文,行事来头很象那个陈六子,都是草根,也都胆大……”

    “以后,我们山海省,也得有反映我们山海的电视剧……”

    ………………………………

    ………………………………

    “什么,通过了?”王玉印的笑容一下僵在了脸上,“不是说中午徐书记很生气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听不出丝毫感**彩,此时距离省委常委会结束不过十分钟时间,“有国华省长力保,有徐书记支持,嗯,省里是改不了了,”他没有正面回答王玉印,“你的事我会一管到底,你放心,核电也影响不了什么大局,项目该谈就谈,嗯,到国家层面还有变数……”

    王玉印颓然放下电话,定定心神,也对,这毕竟才刚刚走出山海省,在国家层面,面临的是多省市更为激烈的拼抢,到时鹿死谁手也实在难讲。

    其实,他不只看好自己手中的地块,对桃花岛那片银沙滩他更是志在必得,到时,如果不建核电站,交城与开发区两块地连成一片,那是多大的规模,多好的前景啊!

    电话又响了,他一看,是交城市委书记霍达打来的,估计也是听到了消息。

    他慢慢接起电话,又恢复成那个谦虚微笑的王总,“霍书记,消息我刚刚听说,……”

    “你听说了,”电话那头的霍达声音很怪异,“你就一点不着急?”

    “急什么,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就随他们去吧,真要建成核电站,也是天意。”王玉印笑道。

    “不是核电站,”电话那头的霍达明白了,这位老兄还蒙在鼓里,“不是核电站,是省里,是省里要收回交城银沙滩那块地!”

    王玉印一惊,一下从转椅上站了起来,又慢慢坐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