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赛马
    廖湘汀这是第二次到医院来了。

    在蔡永进的记忆中,廖湘汀好象还从未在开发区的医院看过病人。

    廖湘汀第一次来,是同夫人张晓丽一起来的,而这一次却是自己来的。

    他一来,整个卫生系统不免要受到影响,卫生局长一行领导及医院的院长、副院长、主治医师全程陪同,慌得岳文的母亲方秀兰与父亲岳魁紧急收拾这两人间的病房,他们俩已经习惯了,领导来视察嘛,就必须提前打扫卫生。

    好嘛,一个是镇驻地村的书记,一个是乡建办的主任,都管着打扫镇里的卫生。

    廖湘汀并没有待多久,他也是要出差,跟随他的秘书又换成了王晓书,与蔡永进从医院出来,不需嘱咐医院院长,他径直上车。

    蔡永进也坐进了车里,笑道,“王玉印现在彻底老实了,省里直接下通知,要收回银沙滩那块地,这下,真够他喝一壶的了。”

    廖湘汀却没有笑,“这人哪,太顺了,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他突然看看蔡永进,蔡永进一愣,却迅速咀嚼起里面的味道来。

    “这也是老天有眼,人在做,天在看……”王晓书当了半年农工委的领导,话也多起来,廖湘汀一看他,他马上省得自己的话有些多了,连忙闭上了嘴巴。

    小武却老老实实开车,一声不吭。

    “不是老天有眼,是我们有眼,”廖湘汀看看蔡永进,“是小岳的手段。”

    “小岳?他不是车祸了吗?”蔡永进惊道。

    “从沈南往回赶之前,”廖湘汀叹道,“他当时这么一说,可是马上出车祸了,我以来这事他没来得及办呢。”

    “嚯,这动作够快的!”蔡永进再次惊道,不自觉地又看看王晓书。

    人与人之间是有差距的,有人会抬轿子吹喇叭,可是有人即会抬轿子吹喇叭,更会撸起袖子加油干,他知道,在廖湘汀心目中,喊破嗓子不如干出样子!

    嗯,有了成功说服袁国辉建设回迁房小区,有了提前安排潘德宝进驻阳江核电站建设工地,有了成功整治王玉印,最后这一条拿不到台面上,他相信,自己到了半年时就有机会给岳文说话了,岳文是选调生,在成绩跟前,破格提拔成副处也是可以的!

    虽然经历过所谓的省委家属院监控门事件,但省长李国华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保他嘛,秦湾市委、市政府也没说要处理他,当然,估计处分免不了,但这事可以协调,提拔的时间可以放到处分时间前面,这样就不影响了……

    “小岳跟我开会出差认识了不少人,交往的都很好,”廖湘汀有意看看王晓书,“特别是国家部委的一些年轻人,都是财富……在与人打交道上,晓书得跟小岳好好学学。”

    “我这一点确实不行,小岳的交往能力比我强得多。”王晓书赶紧表态,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

    蔡永进明白了岳文办最后一件事的渠道了,但这不属私情,也属公义。

    “小岳这里,没什么问题了,这是公伤,物质上要上去……”廖湘汀突然叹口气,“伤好之后,暂时不用到工委办上班,嗯,去发改委吧,让晓书继续跟着我。”

    蔡永进一惊,这是什么意思?

    王晓书也回过头来,不明白廖湘汀这样安排的意思。

    廖湘汀不是心胸狭窄之人,对岳文也非常关心,难道还是为监控门事件,可是他刚才还赞扬有加,按理说不应该让他离开工委办啊……

    蔡永进紧张地思索着,回味着廖湘汀刚才的话,噢,话里还有两个字呢!

    是啊,他马上明白过来,人,特别是年轻人,不能太一帆风顺了!

    ……………………………………

    ……………………………………

    《山海省关于发展核电的看法和建议》

    厚厚的二十几页纸,上面却用楷体标着“初稿”字样。

    徐文贤根本没动,一直搁在桌上。

    他看着坐在对面的省委秘书长古越,“关于核电,省里已经尘埃落定,下一步要举全省之力,在项目申报、用地、税收等方面为核电项目建设营造良好环境,争取尽快获得国家批准,早日开工建设,早日造福全省人民。”

    “徐书记,前期您为核电的建设投入了很大精力,秦湾开发区是赛马赛出来的,现在千里驹出来了,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古越笑道,“我相信,就是到了国家这个层面,我们也会赢。”

    徐文贤笑笑,古越告辞走了出来。

    罗炳辉却也跟着他来到另一个楼层,省委秘书长自己的办公室。

    “秘书长,我能请教一下吗,您说的赛马,是指核电吗?”罗炳辉笑着给古越的杯子里添了热水,“怎么说这是徐书记安排的呢?”

    “你看不透?”古越两只手十指轻轻地不断相互碰撞着。

    “还有些看不透,请秘书长指点。”罗炳辉道,“赛马,指的是四个地市,这场比赛,其实从两会时就开始了,当时,秦湾跑在了前面。”

    “后面呢?”古越笑道。

    “后面,我知道的……是徐书记让韩省长在发改委的文件上划掉了秦湾,难道……从那时起,……徐书记心里就认定非秦湾莫属了吗?”罗炳辉的心思八面玲珑,反应很快。

    “继续往下说。”

    “这明显是要看秦湾的本事,考验一下秦湾做工作的实力,后面秦湾又进来了,只是发改委周主任不知道。”罗炳辉笑道,“还在为秦湾奔走呼喊,不过,秦湾的干部素质确实高,嗯,四个地市都发生了求访,他们又走在了前面,后面就不用说了,那四条硬措施,估计其他省也很难达到,可是,监控事件……”

    古越看看他,“在核电争取过程中,急难险重的任务都会有,出了山海省,要面对的是各省推出的代表,应急能力很重要,再说,既然定下秦湾,徐书记就不希望有人拿这件事来做文章,保是肯定要保,但难免要做个样子给人看,顺便也测试一下秦湾的应急能力。”

    那份材料他当然看过,就是他安排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局长在最关键时刻送进了稿子。

    “听说,中建工的老总给国华省长打过电话……”罗炳辉有些不确定。

    “打过,不过,从这一点上看,在与中央部委打交道的经验和人脉上,秦湾更要优于其它地市。”古越突然郑重道,“这就好象赛马一样,其实谁出线、谁下课都早已安排好,不过这是一个锻炼,对秦湾是锻炼的过程,对其它三市的干部也是锻炼过程,这是一个目的。”

    “第二个目的,通过赛马,省委可以通过核电的争取来发现人才,嗯,秦湾开发区的廖湘汀是个人才,嗯,那个小伙子也是个人才,全省的副科级干部,能进入到省委书记、省长的视野中,这是机遇,可遇不可求。”

    “第三呢,通过赛马,提前把问题暴露出来,能解决的早解决,……跟着徐书记,要学的东西太多,我都感觉自己每天在进步呢。”

    古越突然又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