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犯小人
    “杨市长!”

    岳文轻轻对孙健一道,孙健一看看他,市委常委的秘书认识市政府副市长,这不足为奇。

    门外进来的正是秦湾市副市长杨宏伟,后面跟着的不用猜左边陪笑的秃头肯定是市工商联主席,右边那个肯定是协调杨市长的副秘书长,后边的则秘书及工商联一班人。

    杨市长铮亮的头发梳成了背头,他笑着跟相熟的企业家打着招呼,不时与相近的人握着手,或拍拍他们的肩膀,兴致很高。

    在座的都是秦湾商界的精英,有的在本行业中全国都能数得上,但在市长面前,也都是笑容盈面,谦虚谨慎。

    孙健一的脸上也柔和起来,却站在原地,并不主动上前找杨宏伟搭话。

    那个秃顶的中年人笑着走到前面的高杆麦克风前,开始介绍今晚企业家协会的活动,不用问,他就是工商联主席了,当然,还兼着企业家协会的会长。

    “……下面,请杨市长作重要讲话,大家热烈欢迎!”

    台下,热烈鼓起掌来,岳文拍着手笑着看看孙健一,“讲话,都是重要的,不重要的不讲。”

    从刚才的举止来看,孙健一不是那种阿谀奉承之徒,还是有风骨的,他才敢对症下药,对性说话。

    孙健一笑着看看他,并不接茬。

    杨市长气质很好,可以说,这是一个很有风度的中年男人,他的致辞很简洁,但胜在声情并茂,言之有物。

    舒缓的音乐又响了起来,这种自助餐式的酒会,放的当然不是机关里颁奖时的《步步高》,而是《致爱丽丝》。

    岳文发现,杨市长并没有进餐,而是举杯与大家致意,当他走近卢姗姗时,更笑得象个邻家的长者。

    台上的演出开始了,岳文又惊讶地发现,主持竟然是市电视台的当家女花旦李咏,平时只在电视上看到她,今天从荧屏中走下来,也确实漂亮,嗓音也好,岳文有些出神,尼玛,这声音,在广木上应是怎么个叫法?

    黑八左手端着托盘,右手拿着一瓶啤酒,也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很出神,也很忘我。

    这时,又有人凑过来跟孙健一说话,两人热情地碰杯,岳文却不好再次打扰,他的目光又投到了台上,李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女企业家,体型很象苏珊大妈,但嗓音却象大妈家的苏珊。

    岳文放下一把拐,装模作样地也从服务生的盘中拿了一杯酒,眼光却不断在杨市长与孙健一身上逡巡,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是秘书的本事,他发现,一直跟随杨市长的工商联主席走到李咏身边,李咏含笑点头,工商联主席笑着走上台去。

    “好,下面有请我市著名主持人李咏为我们献上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大家欢迎。”

    杨市长笑着转过身子,手中端着红酒,却不再与人碰杯,那缠绵悱恻的曲子似乎打动了他。

    孙健一也闲下来,他的目光也放在了台上,岳文举杯迎了上去,但就在他不熟练地挪动着的时候,王玉印突然出现在孙健一面前。

    “孙总,亲自过来?”王玉印仿佛根本没有看到岳文,更没有看到他胳肢窝下夹着的材料,伸出手来与孙健一热情地握手寒暄起来。

    “这是普华远道的巫总。”王玉印又介绍道。

    “巫总,我们认识。”孙健一笑道,“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秦湾掌门人,年轻才俊。”

    “您过奖了,相比孙总和王总,我只能算是打工仔,”巫敏笑道,手却下意识地在红酒杯边沿转了转,“刚才我与王总聊过,很佩服孙总的勇气。”

    “噢?”孙健一顺手又端起一杯酒来。

    “巫总对孙总的经历很钦佩,”王玉印笑道,“对房地产与制造业都很感兴趣。”

    “这孙子想跳槽?”岳文一阵牙疼。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这些海龟每日出入高级写字楼,在巨大的空调冷气房里,穿一件昂贵的线衫面对着报表和数据,外人眼里西装革履的投行精英男,眉眼精致的券商高管女,那可都是大家艳羡的对象。

    再看看自己,与黑八累得一身臭汗,晒得比古天乐还黑,一天下来,整个人都是馊的。

    孙健一笑得很矜持,“这一点,王总有发言权,王总的地产业,将来怕在整个山海省也要独树一帜,但四大投行就是放眼世界那也是金饭碗,听说巫总还是合伙人?”

    这人会说话,嗯,山海省的地产公司,前几名怕还轮不到王玉印。

    “我就是一打工仔!”巫敏笑道,虽是自嘲,但蛮得意,“这是一座围城,城内的人走了,城外总有人挤得头破血流地想进来,四大工作强度太高,做不到生活与工作的bance,”他看看孙健一,冒出一句英文,“life is too short to be

    孙健一马上笑道,好象也有同感,“人生苦短……不甘平凡。”

    巫敏马上伸出手来,两人好象知己一般握在一起。

    黑八不知什么时候靠了过来,“这鸟人说的鸟语什么意思?”

    岳文看看他,“人家不都翻译了吗?……我们在这,这王玉印没完没了了,一会儿我们再过来,走吧,看李咏去。”

    “呵呵,文哥,文明了啊,”黑八奸笑道,“你怎么不说泡?”

    “我还有自知之明,我倒想,能给我泡吗?”岳文大言不惭道。

    王玉印看看二人的背影,笑道,“孙总,您与这个人熟悉?”

    孙健一也看了一眼岳文,“不熟悉,巫总说是开发区廖常委的秘书。”

    巫敏看看王玉印,“是我女朋友的学生。”

    “噢,刚才说到生活,你跟疏影……?”王玉印却另开话题,“我与国辉是老战友了,有什么好事得让我知道。”

    巫敏却不言语,只是笑着举起杯子,“咣当”,玻璃杯发出清脆的响声。

    “疏影的学生很多吧,不过,这人不地道……”王玉印的语气有些低沉,他看看孙健一,“我在交城有地块,……”

    巫敏马上说,“我怎么认识他,他说想请疏影吃饭,结果叫了一桌菜,最后说没带现金,人品不好……”

    孙健一笑着看着眼前的二人,又看看举着手机疯狂给李咏拍照的岳文,笑着举起杯子,王玉印与巫敏马上领会到他的意思,三人笑着一碰杯,干掉了杯中的残酒。

    “看看这三个人!”岳文叫住了不断给李咏照象的黑八,黑八一看,岳文的手机里却全是孙健一、王玉印和巫敏的照片,“我敢打赌,王玉印又在给我们设槛造墙了,你说,今年我是不是流年不利,犯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