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驻京办
    岳文转过头一看,忙笑着站了起来。

    来人一个是建设局局长方洪邦,一个是琅琊街道党工高官庞金光。

    庞金光,土生土长的平州人,是从街道通讯员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也是老资格的党工高官,资历与陈江平、刘卫东都差不多,工作中敢打敢抢敢拼,廖湘汀也很赏识他。

    他肥头小耳,面上带笑,嘴上却不饶人,宽宽胖胖的身子几乎堵住了督查处的门口。

    区里有几个党工高官,岳文时刻警惕,庞金光就是其中之一,俗话说,“面带猪相,心头嘹亮”,这种人最拿手的把戏就是扮猪吃虎,其实精明到家。

    “还有你庞书记叫苦的时候?”岳文笑着看看方洪邦,“三个村的搬迁你都快完成了!我可不敢抢你的功劳!”他轻飘飘把话推了出去。

    “工委办就是调度街道和处局的,这一点错没有。”方洪邦主动站在了岳文一边,他与陈江平关系很好,岳文是开发区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他更有意结交。

    庞金光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新班子、新单位、新气象,岳主任不能光坐在上面,还得多到基层走走,看看,指导指导工作。”

    岳文心知这些老油条想看笑话,对自己骤然提拔心里不服气,不过,也难怪,在这些老资历、能力又强的党工高官心目中,能让他们竖大拇指的人本来就少,就是常务副主任蒋胜协调一件事都得跟他们商量着来。

    庞金光将来不好协调!

    “我们琅琊街道,这真是白加黑、五加二,生病都没有时间,”庞金光把手包往沙发上一拍,“搬迁好搬,安置难,我们街道的组织委员阎挺是从你们督查处出去的,倒出空来让他好好给你汇报汇报!”

    特么地,这话夹风带雨,带着牢骚隐隐还有些看不起!

    岳文正想拿话顶他一下,陈江平从外面走了进来,“金光,小点声,在走廊上就听到你的大嗓门了,这是工委办,不是你们琅琊街道!”

    “人胖嗓门大,这自古就是有数的,”庞金光的声音压了下去,“在督查处表表功你还不让我表了?!”

    正说着,蒋胜又走了进来,“廖书记在家吗?”

    岳文忙道,“在家。”他看看自来水公司,供电公司,联通、移动的经理也都到了,忙去通知廖湘汀。

    管委主任谭文正几次手术之后,并没有太大效果,岳文跟着廖湘汀去过几次,人已经明显瘦了下来,脸色蜡黄,风中之烛,就等灯枯油尽的那一天了。

    谭文正不在,廖湘汀把管委的工作就抓了起来,这个会议并没有开多久,主要是协调一下核电场地五通一平的事,不过,会上,廖湘汀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七通一平!

    从这些一把手的脸上看不出丝毫难处,但真正落实起来又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待开完会送走各位领导,岳文明显发觉,蒋胜对自己的态度好了很多,嗯,难道是自己提拔了?

    他想了想又转回到廖湘汀办公室,果然,不出所料,廖湘汀正打电话找他,因为这是电筹办半正式组建(没有挂牌)以来,自己以新身份参加的第一个会议。

    “刚才庞金光在走廊上喊什么?”廖湘汀紧皱眉头,庞金光的声音很大,他以为

    是在走廊上说话呢。

    不待岳文回答,他又继续说道,“新组建的部门,最重要的是各方面的关系要理顺,与街道、与各处局,包括与秘书长、工委办的关系,都要理顺。你平时有空学习吗?”

    “学习?”岳文有些不好意思,离开学校后,这似乎是很遥远的事了,就是每年正月里的学习,笔记也都是由别人代抄,似乎所有领导干部都这样。

    “你现在,实践有了,多看看理论没有坏处,”廖湘汀竟站起身来,从书柜里拿出一套《***选集》,“无论工作多忙,无论晚上睡得多晚,我早上都是六点起床,十二点以前从没有睡觉的时候,这是在秦湾市委办时就养成的习惯,”他把书递给岳文,“一年时间,给我读完,里面的《论十大关系》和《工作方法十六条》,先看看。”

    他重新坐了回去,“五年看三年,三年看头年,每年看前冬,***说得都是真理。”

    “现在市里看着开发区,看着我,你就代表我,下面也看着我,看着你,你干好了我脸上有光,你干不好我脸上无光!”

    “罗书记对你不太放心,我也担心你躺在以前的功劳簿上,现在你要证明给我看,给庞金光看,给街道、处局看,在与各省的竞争中,力争尽快——破局!”

    ……………………………

    ……………………………

    车子如疾风一样行驶在高速路上。

    车子是新配的,是一辆桑塔纳vista,司机却是从工委办行政处抽调的。

    岳文却揉揉有些难受的胃,昨晚陈江平叫了庞金光、刘卫东等几个党工高官,又叫了方洪邦、李志海等几个处局长,蒋胜亲自作陪,大家在一起吃饭。

    岳文从心底里感激老领导,知道他这是在给自己铺路,铺陈与各部门、各街道的关系。

    昨晚,他确实是放开了,白酒不知喝了多少,只记得他把庞金光送上车时,狠狠地拍了一下庞金光的肩膀,庞金光却一下萎顿在地上。

    喝酒他不怕,干工作也不怕,可他怕的是干不好,愧对廖湘汀的提拔与信任。

    士,为知己者死,无论如何,也要在十一个省市的围追堵截中实现及早破局!

    他下意识地看看后备箱,那里有几箱金石,从金鸡岭拿的东西,他都让胡开岭到行政处结账!

    这次京城之行,本来廖湘汀要一起来的,可是计划不如变化快,正碰上乌克兰议长到秦湾开发区参观考察,廖湘汀就让蔡永进来,可是秦湾市委工作会议要放到开发区召开,这种会议,蔡永进也走不开。

    “全区上下都在看着你呢,也看着廖书记,看着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开门红、当头炮一定要打响!”这是临行前一天下午蔡永进的话,“到京城,找李启迪!”

    李启迪,他接触过,秦湾驻京办的主任,是一个女强人,但也是一个风姿绰约的漂亮女人!

    ……………………………

    开发区驻京办是一座独楼,一层对外出租,平时租金不菲。

    岳文的车刚刚在后院停下,李启迪就笑着迎了出来,金秋九月,她一身剪裁得体的灰色小翻领西装,让个头高挑的她,一身曲线更加动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