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亡命之徒
    这个年头,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事实面前,权威面前,调查组正副组长一交流,只能宣布中断会议,再次就开发区“2.12”事故进行紧急磋商并向省里进行请示。

    “开发区刑警队干得好!”

    郑权一进房间,就用手指指着高明,大声表扬道,然后转脸看着廖湘汀,“湘汀会用人,我看,平安也会用人,”周平安突然遭此表扬,却是脸不红心不跳,默默地在沙发上坐下,伸手示意高明也陈江平看看祝明星,仍是保持缄默。

    祝明星有些急了,“小岳,你初来乍到,领导让你喝你就倒上,呵呵,你幸亏碰上陈主任,遇上别的领导,还不当场批评你不懂规矩啊!”他虽然惟领导之命是从,但心地并不坏,亲自拿着一瓶啤酒走过来,“今天喝酒不努力,明天努力找酒喝,来,老哥给你倒上。”他实在是有些着急,为岳文,也为自己。

    岳文也不阻拦,看着祝明星把酒倒满,当祝明星满意地回到座位上,他却从后面柜子上拿起两瓶矿泉水,拧开一瓶,“咕咚咕咚”,自己先灌了一瓶,抹抹嘴笑着说道,“陈主任让我喝酒,给我脸我得接着,呵,但身体实在不允许,我先敬一瓶,就当赔罪,下面,陈主任喝一杯,我就陪一瓶,陈主任,您看这样可好?”

    嗯,说得有情有理,照顾了领导面子,还给自己提供了台阶,不错,知大小,知轻重,知进退,不错。陈江平心里活动,脸上仍是无话,祝明星刚要说话,门却被推开了,陈江平一皱眉,街道供电所所长赵庆春端着杯子,拿着一瓶啤酒走了进来。

    “刚才看到小傅,才知道陈主任也在这。”小傅是陈江平的司机,“微臣接驾来迟,请陈主任恕罪。”他拿着酒瓶作了个揖,刚说完,全桌的人都笑了,板着脸的陈江平也露出一丝笑容。

    这是一个红脸胖子,也不知脸红还是酒后发红,加上喝得有点多,口舌都有些不清楚了,但这是个长期混迹酒场饭局的人物,岳文暗暗给这人定性。他起身在副陪旁边加了把椅子,又给赵庆春添了副碗筷。

    赵庆春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我以酒陪罪,敬敬我们亲爱的领导陈主任,也敬敬办公室以祝主任为首的弟兄们,我先干为敬。”他倒上一杯啤酒一仰头灌进肚子里。

    陈江平抿了一小口啤酒,“没有领导,都是弟兄们,大家也敬敬我们的电?老?虎。”他开始发动群众。

    祝明星笑着站起来,“赵所,弟兄们敬你一杯。”

    赵庆春不知是喝多还是与祝明星太过熟悉,“我过来是敬陈主任的,咱兄弟们以后再喝。”

    陈江平也不言语,冷眼旁观,赵庆春大大咧咧站起来,“陈主任,那我就先撤了。”他笑着晃动着身子就要出门。

    祝明星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端着一杯酒站在当场,尴尬道,“哎,你看你这人!怎么说走就走?”

    岳文站起来,刚才他对祝明星还是感激的,刚来一个陌生的地方,遇到关怀自己的人尤其如此,他笑着说,“我送送赵所。”他也跟了出去,陈江平不由地眼光一闪。

    “哎,小兄弟,不用送了,呵,以后有什么事跟我打声招呼,安排顿饭报销张单子都是小事。”赵庆春大方地拍拍岳文。

    “赵所,你不认识我了?”岳文亲热地说道。

    赵庆春抬抬浮肿的眼皮,“你?我……”

    “我是宋铁林啊,粮食局老宋是我爸。”岳文也大方地拍拍赵庆春,冒充起宋铁林来。

    “噢,宋局,我知道,早听刘书记说过你过来了,呵呵,以后有事尽管找我,我与你爸,那关系可不一般。”他的酒气都喷到岳文的脸上了。

    岳文一听,这老小子与刘志广挺熟,“刘书记没跟你说我爸与你们家局长的关系吗?”

    “没有啊。”酒意上涌,赵庆春眼前一阵模糊。

    岳文亲热地搂住赵庆春,“那是我干爹,”赵庆春努力睁大了眼睛,“叔,你今天可有些不对啊,我们家祝主任好好敬你,你得喝完再走,不喝你倒是说句客气话啊,我干爹要是知道你在街道办主任跟前都这么牛气,心里可要有想法喽!我爸在他跟前说你一次他不信,说你两次他不信,说你三次他就要想一想了,说你第四次你的位置就得挪挪了吧?”

    “啊!咳咳。”赵庆春脸红,现在脖子有些粗了,“老侄……”

    岳文打断他,“那你跟我进去,再喝一碗?”秦湾人好爱把杯称作碗。

    赵庆春口舌不清地嚷道,“行,你让我喝几碗我就喝几碗。”

    岳文“搀扶”赵庆春重新回来,“主任,赵所敬你杯酒。”

    祝明星正“调节”着自己的情绪,不由地一愣,陈江平也有些纳闷,呵,有意思,这个小伙子!

    赵庆春举起杯子,“祝主任,敬你!”一仰头又干了。

    岳文马上又添上一杯,白酒,命令道,“喝!”众人的眼光都聚在了赵庆春身上,这个口气跟电?老?虎说话,大家又看看祝明星,祝明星也有些拿不准。

    赵庆春端起来,一犹豫,一仰头又干了。

    陈江平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光逐渐发亮。

    祝明星不动声色地看着,两腮变得通红。

    “再喝!”岳文又添上一杯,赵庆春不再犹豫,白酒灌进肚子里,两腿却站不稳,一下滑到椅子底下了。

    ………………………

    ………………………

    从饭店出来,众人情绪很高,虽然陈江平也很想知道岳文用的什么点子给祝明星找回了面子,但他强忍着,这也是在组织部练就的功夫,许多事强忍着不问,许多事强忍着不说,城府就是这样练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