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弱势
    “这好东西不能一口吃完,好东西也不能一气讲完,”王彤笑道,她是那种报社里的资深美女,知性与漂亮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很完美的融合了,但据岳文所知,这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女人,“岳主任,轮到你敬酒了。”

    在座的除了杜江波喝啤酒外,其余的人都添了白酒,三位女士则喝的是红酒。

    “好,”岳文站了起来,“今天是个好日子,狂风大作,尘土飞扬……”

    “停,停,”达娃扎西笑着打断了岳文,他是山大第一个藏族班的学生,大学毕业后直接进了国土资源厅,在沈南生活十几年,汉语说得很好,“岳主任,外面这天气,我怎么看不出是个好日子?”

    岳文狡黠地一笑,偷眼看看林荫,林荫也在饶有兴趣地听着,“我们中国人不是说嘛,二月二龙抬头,真龙出云,风云变色,今天能把各位处长邀请到一块,那这么多条龙聚集到一块,这天气能不变吗?”他笑着站起来,“今天又赶上周末,是个放松的时候,要不平时各位处长工作都太忙,我想请客都不好意思张口,来,敬各位处长……”

    “好!”

    众人纷纷叫好,林荫与坐在身旁的宝宝一碰杯,率先喝了杯中的红酒。

    “杜处!”岳文举杯要与杜江波碰一碰,如果按照比例,一杯白酒,最少也要喝一瓶半啤酒,可是,杜江波只喝了半杯啤酒就放下了杯子。

    “这样吧,在座的,岳文你年龄最小。”杜江波笑道,“我喝完这一杯,你打一圈。”

    众人都看着杜江波,这宴席刚刚开始,就让人敬酒打圈,实在不合规矩。

    岳文心里暗骂,脸上笑道,“我也早有这个意思,过个年,别把跟各位处长的感情过淡了,今天我就表示一下。”他看看服务员,“好,倒酒。”

    “咕咚咕咚——”

    一杯白酒转眼间斟满,岳文笑着双手捧起来,一仰头干了。

    “杜处,您是美食家,这满桌的菜就是满桌的文化,您得跟我们说说。”

    这一句话又搔到杜江波的痒处,“我是山大中文系毕业,上大学的时候就是最喜欢看陆文夫的《美食家》,好,小……岳主行,你边喝我边说。”

    “大学的时候读《随园食单》,袁枚先生在书中记载了‘烧猪头二法’,其中一法实际上就是扬州的‘扒烧整猪头’,具体做法是:……”杜江波兴致所致,禁不住声音飞扬,“洗净五斤重者,用甜酒三斤;七八斤者,用甜酒五斤。先将猪头下锅同酒煮,下葱三十根、八角三钱,煮二百余滚;下秋油一大杯、糖一两,候熟后尝咸淡,再将秋油加减;添开水要漫过猪头一寸,上压重物,大火烧一炷香;退出大火,用文火细煨,收干以腻为度;烂后即开锅盖,迟则走油……”

    岳文笑着听他讲解,自己又倒上一杯白酒,“嘎”地一口,又干了。

    “秋油知道吧,就是酱油……”

    杜江波也知道,今晚的中心,非他莫属,他心中越是得意,越是显摆,特么地瞎显摆!

    在坐的都是处长,谁也不比谁差多少,就单位的地位来讲,任何一个处长也不比他差。

    岳文也笑吟吟地倒满杯子,这种玻璃杯,三两三的杯子,一口一个,转眼间一斤白酒下肚。

    林荫不好过分劝解杜江波,却对岳文感同身受,“行了,三杯酒,意思一下,就当打了一圈。”

    岳文叫着两个老乡过来,就是解围的,此时也说道,“三杯就行,下面你还让李主任、岳主任进行不进行了?!”

    杜江波讲得正兴起,见状却也是拿起杯子,把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小岳的酒量,好,那这样,我们也不要强求。”

    闻听此言,岳文知道他还在拿架子,马上又倒上一杯白酒,“杜处,这杯单独敬你,”他打了个酒嗝,“你喝口茶,我干了,先干为敬。”

    杜江波果然连啤酒也没添,看着岳文又一杯白酒喝了下去,方才眉开眼笑道,“你岳主任的酒量,我们之间又不是第一次了,好,你干了,下面三陪说话。”

    三陪上坐着的正是宝宝,宝宝心里暗骂,你特么地喝的是啤酒,岳文喝的是白酒,已经连干四杯,这个老王八蛋,真不是人!

    “好,我去催催菜。”岳文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已是坚持不住,他赶紧站起来,走出包间。

    包间里有洗手间,岳文却没用,等到了外面的洗手间,他把食指伸进嗓子里,宝宝听到,洗手间里一阵呕吐,他知道,岳文把刚才喝的四杯白酒都吐了出来。

    包间里,杜江波却馋饶有兴趣地指着桌上的菜道,“最经典的刀工菜要数这‘文思豆腐’,几近鬼斧神工,你们看,这上千条长如牙签、细如粉丝的豆腐丝,漂浮游戈在清汤之中,轻盈、洁白、精致,吃起来,既爽滑柔润,又清鲜利口,通常我们还未回过神来,它已舒坦地抵达你的胃里,回味之际,让人不住叫好……”

    宝宝不由一阵恼火,你的胃舒服了,可是别人的胃却在遭罪,他走进洗手间,轻轻拍打着岳文的背部,让他吐得更彻底些。

    朦胧中,岳文抬起头来,突然,他的眼光呆住了,这不是酒后的反应,而是洗手间的镜面里突然映照出来一个人来。

    “岳主任!”镜子中的人也很惊讶,却甩甩手上的水珠,伸出双手,“缘份哪,在那都能碰到你!”

    岳文一惊,但脸上马上露出笑脸来,“施总,你看,我的眼泪都下来了,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

    镜子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岳文的老朋友——施忠孝!

    施忠孝脸上笑着,心里却跟明镜似的,你这是喝多了,吐得满眼的泪,跟我有毛关系,嘴里却在附和着,“我们都是从金鸡岭出来的,岳主任,你在那个房间,等会儿我过去敬杯酒。”

    “以后有机会,”这个瘟神要是来了,岳文晚上会睡不着觉的,他打开水龙头,用凉水冲了把脸,“你在哪个桌,我等会过去敬一杯。”

    施忠孝脸上也是有些尴尬,“几个私人朋友,那好,岳主任,我们回平州再聚、”

    不认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两人关系有多好,殊不知,两人是生死对头。

    “岳主任,都等着你呢,”朦胧中,岳文扫视了一眼桌上,林荫正关切地看着自己,王彤给他倒了一杯牛奶,他感激地接过来一饮而尽,“那继续。”

    倒驴不倒架子,这是秦湾男人在酒桌上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喝多了,那现场直播也要离开这家酒店,找个僻静的地方。

    “杜处,”岳文却不想在采取守势,进攻是最好的防守,这一点用在酒桌上一点也不过分,“您还喝啤酒。”

    “我不象你们年轻人,我啤酒到底。”杜江波大言不惭道。

    可是,这句话让王彤抓住了把柄,“杜处,在我们心中,你就是哥哥,你还想搞特殊化,不行,啤酒也得换成白的,”杜江波刚说了一句,韩如冰把话接了过去,“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杜处,你正是大展鸿途的时候,怎么能说自己不行,不行,得换白的。”

    两位女处长不言分说,把杜江波杯中的啤酒泼掉,换上了白酒。

    门,这个时候,却被推开了,在坐的处长们一看从外面走进来的人,一下都站了起来。

    林荫也很惊讶,因为这人平时离着他们太远,虽然都是处长,但他们跟本够不着人家。

    此时,见这人笑呵呵地端着杯子走进来,大家除了惊讶,都在猜疑,是谁,把他给请来了。

    不对啊,这个时候,他应在京城那边参加两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