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他,还是来了
    在岳文的计划中,在中核电这个庞大坚强的后盾,桃花岛核电的初可研与可研一并进行,争取国家发改委批复开展前期工作与两个报告的编制一同进行,两个报告的编制预评审和评审一并准备,一切,都是了为抢时间,抢在全国其它省份的前面。

    就象那句著名的武侠剧台词讲的那样,天下武功,惟快不破。

    可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的速度。

    初可研报告报到国家发改委后,还没有批复,这是全国几个争取核电的省份第一份上报的初可研报告,这是一道分水岭,也是第一个重要的门槛。按照核电项目建设程序,这标志着该项目国家已经正式立项开展前期工作,也标志着核电项目进入了实际性操作阶段。

    岳文闹不清其中哪个关节出了问题,他与林荫约好,两会后,一同进京,拜访国家发改委相关处室的领导,就在他收拾行囊,要踏上征程的时候,廖湘汀出现在门前,神情沉重。

    跟在他身后啰嗦着的秦高峰一时语塞,他也看到了廖湘汀沉重的表情,很悲痛,很伤怀。

    “廖书记。”跟着廖湘汀一年多的时间了,岳文已经熟悉这个领导细微的表情变化,这么伤怀的表情,是他从未看到过的。

    “通知各常委、管委各主任,在家的十五分钟后楼下集合——”廖湘汀鼻音更重,“老谭不行了。”

    “啊!”

    岳文与秦高峰同时愣住了,从过年到现在,好象所有的事情都压在一块了,岳文已经记不起,上次去医院看望谭文正是什么时候了。

    廖湘汀重新走回办公室,督查处崔金钊已经听到廖湘汀的吩咐,不用岳文命令,他直接把电话打到行政处,让行政处下通知。

    岳文简单应付着秦高峰的惋惜话语,好在秦高峰说了几句就走了,估计是跟杨部长汇报去了。

    他的电话也响起来,谭文正的秘书吴锋也打来了电话,两人在电话里叹息几句,等岳文放下电话才发现,这一会功夫,七个未接来电,肯定都与谭文正有关。

    ……………………………

    ……………………………

    在家的常委与管委主任,人大与政协的领导同乘一辆中巴车赶往秦湾。

    路上,岳文一路与吴锋保持通话,与罗宏民的秘书郁华东和郑权的秘书保持通话。

    等大家到达医院,走进病房,谭文正的爱人孙静迎了上来,她的脸上已经看不到多少悲伤,这倒不是她与谭文正感情不深、不厚,而是从去年发病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她早已做好生离死别的准备。

    廖湘汀与孙静握了握手,低声安慰了几句,就走进病房。

    岳文把吴锋拉到一旁,询问着情况,后事的准备由管委秘书长李丹枫一手承担,这倒不用工委办参与。

    可是,当他最后走进病房,他立时惊呆了。

    才几个月的时间,谭文正已经……变得又小又瘦,躺在床上,身上插满各种管子,不住地呻吟,就,等待油熬干了的那一刻!

    生命无常!
    r />

    患了绝症,几乎都没有度过心理这一关,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去世那是常事,可是谭文正坚持了一年零五个月!

    岳文悄悄地把信封塞在了谭文正的姐姐手里,无声地走出病房。

    生与死,阳光与黑暗,当一行人走出病房来到院子里,有人脸上仍然沉重,有人脸上却立时阳光明媚了,只是同事,或者根本没有感情,以前岳文会苛责这样表现的人,可是现在他的心里很淡然。

    “去市委。”小武的车开了过来,岳文拉开车门,廖湘汀直接说道。

    ……………………………

    ……………………………

    “兄弟,前段时间干得不错。”岳文笑着坐在沙发上,郁华东罕见地站起来,把门关上。

    这些大秘,包括岳文自己,只要廖湘汀在办公室,五冬六夏门永远不关,这是摆明私底下有话要谈了。

    岳文的脑子飞快转动着,难道郁华东在开发区有什么亲戚或者朋友需要自己帮忙?

    “谭文正也就是今天明天的事了,”郁华东的脸上看不了惋惜的表情,“市里已经定了,霍达到开发区任管委主任。”

    岳文的眉毛霍地一挑,嘴里却不说一句话。

    他知道,霍达去年没有提正厅级,谁知道,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他,还是来了!

    妈的,进了开发区,群殴也能把他干掉!岳文心里一阵促狭地想道。

    “兄弟,你个人有什么想法?”郁华东道。

    “我,有什么想法?”交城市高官是副厅级,自己一个正科级干部,离得太远。

    “市委办公厅缺人手,”郁华东笑道,“咱兄弟以后近了,多交流。”

    岳文的脑袋瓜一阵豁亮,郁华东跟着罗宏民也有几年了,难道,难道他要下放到交城?

    那他这个位置就空出来了,他是想让我到市委办公室……服务罗书记?

    可是,他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秦湾,几乎无人不知,省委组织部想调他,他没去,那市委办公厅他也不去,惟一一个例外就是直接服务罗宏民,当省委常委的秘书,可是僧多肉少,这个职位恐怕盯着的人不在少数,就是市委办公室那些平日称兄道弟的哥们,在这个时候,他要上上去了,他们也敢咬你一口!

    郁华东前半句是假的,后半句怕才是真的,咱们兄弟以后近了,那意思是他怕是要到交城任市长或是到开发区任副书记,两者的级别是一样的。

    “上次跟成钢一块坐下吃饭,他还提起你。”郁华东笑意盈盈,岳文马上反应过来,他是要到交城任市长,这板上钉钉了。

    “郁哥,”岳文知道,此时最好的话就是表态,但又不能太露骨,“成钢也一直说,他对你很仰慕,”鬼才知道,阮成钢到底说没说过这些话,“郁哥,说实话,你是我的偶像,不管什么时候,兄弟鞍前马后!你一句话的事。”

    郁华东满意地站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一盒茶来,“别人送我的,你尝尝,春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