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 阴
    中午饭,市发改委主任刘永刚被秦湾驻京办请走,面对众人,他只是礼貌性地邀请了一下林荫,林荫的脚这样,他估计也不能去。

    “姐,我陪你去看脚。”岳文没有丝毫不爽,主动提议道。

    “我也去,”李启迪道,“京城里的医院我都熟,你们想去哪?”

    “去最好的骨科医院!”岳文道。

    把林荫扶上车,岳文主动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林荫看看李启迪,笑着提醒道,“小岳,刘主任是你们市发改委的领导,今年得有五十多了吧?”

    市城的领导,岁数又很大了,岳文马上明白,林荫是在含蓄地提醒自己,不要让刘永刚难堪。

    李启迪也笑道,“刘主任是老发改委主任了,从我刚参加工作就是秦南区的区领导,发改委啊,……市发改委一个科长到了我们开发区,以前谭主任都亲自陪,份量不一样啊。”

    她与岳文职务差不多,说得更含蓄,生怕说得不合适引起岳文的反感,但是与林荫一样,都在委婉规劝岳文。

    “今天刘主任亲自擦桌子,”李启迪又笑道,“多少年可能也没干过这种体力活了吧,就算为桃花岛核电作贡献吧。”

    “给他抹布,我是好心好意,”岳文立即笑着叫起屈来,“我真没有对刘主任不敬的意思,我是不是到京城里水土不服了,管不住自己的嘴了,那我真得注意!”

    林荫与李启迪二人却是不相信,“秘书的嘴,都有几把钥匙,”李启迪笑道,“难不成你的钥匙留在开发区了?”

    林荫笑起来,岳文也笑道,“什么事都有因果,你们且看吧,李主任,晚上你请我们吃什么?”

    李启迪一脸歉意,“刚才我忘了了说了,下午霍主任过来,他让我告诉你,今晚他有活动,明天再听取你的汇报。”

    霍达,也到京里来了?明天,还要听取汇报?

    林荫看着岳文的脸上笑容有些淡,主动把话题接过去,“霍主任很关心核电的争取工作,这样也好,领导重视,我们也能省些力气……”

    陪同林荫从医院出来,李启迪就离开了。

    回到租住的单元楼,把林荫扶进客厅,岳文已是浑身湿透。

    “林姐,你与霍主任以前接触过吗?”

    “接触过几次,印象不深,”林荫道,“但领导现在不可能亲自出马,许多工作还得你来完成。”

    霍达可能真是关心核电,毕竟如果核电争取成功,也是他的政绩!

    跑部进京,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林姐,我是这么考虑的,通过具体工作人员,处长,司长后,把意见书放到国家发改委领导的案头,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这就是胜利!”

    林荫笑着一竖大拇指,“对,剩下的就是省领导与中核电的事了。”

    她坐在沙发上,轻轻地拉起长裙,由于脚仍有肿胀,他穿了一条很长的裙子,当裙子拉起的霎那,露出雪白的、均称、修长的小腿,岳文不由有些呆。

    他不是没有看到过林荫的腿,但从长裙中乍一出来,还是给他震撼。

    美腿!

    “姐,我来给你上药吧!”他轻轻道,却不由分说上前拿过林荫手里的药瓶……

    ……………………………

    ……………………………

    发改委发展规划司。

    处长卫绍远圆圆的脸,很秀气,也很儒雅。

    “省里的同志留下,市县的同志请到外面。”他头也没抬,看着贾政平拿过来的料,口气与昨天那个小伙子一模一样。

    刘永刚与李志海互相看看,在卫绍远这里就没有底气了。

    而今天,李启迪没来,她是去陪霍达了,她,永远知道谁重要,人比项目重要。

    看着刘永刚与李志海讪讪地走出门去,岳文马上说道,“我推着林处过来的,林处现在不方便。”他说得模糊,并没有说自己是开发区的,卫绍远看看轮椅没有说话。

    这就过关了。

    这份反应速度,贾政平也暗自佩服,他看看岳文,岳文也看看他,彼此心照不宣。

    卫绍远凝神看材料,不时提问几句,他说话声音很轻,也很有礼貌,林荫不时回答着,卫绍远又是好长时间不说话。

    “这样吧,先放我这里,我再看一下。”电话响了,他接起电话并没有立即说话,却先跟林荫说道,他声音很客气,却让人不容拒绝。

    “小岳,你们先回去,我随时关注卫处这里的状况。”贾政平道,“我们办公厅的赵主任是不是山海人,你可以托他打听一下……”

    岳文明白,贾政平是真为他们好,并不是推脱,可是自己这个级别,就是林荫这个级别,跟人家也不对等,除非市领导或者廖湘汀亲自出面,廖湘汀周末才能过来,而霍达现在就在京城。

    ………………………………

    ………………………………

    “……哪个领导不指着项目?副的要进常务,常务要转正,职务低一点的想提拔,……大家都有熟人,核电现在国家很谨慎,我该打的招呼也打了,我再去催一下,老卫这个人,他们司的刘司长也要给几分面子,办事很认真,程序卡得很严,……唉,老处长了,副厅级巡视员……”

    赵主任好歹是老乡,在家乡人面前很热情,说话也很直接,不藏着不掖着,也不推诿扯皮。

    霍达、刘永刚、李志海、李启迪、岳文,站在发改委办公室楼前,天气阴得厉害,空气中没有一丝风,让岳文想起了《骆驼祥子》中对那段大雨天气的描写。

    “怎么办?”霍达脸上阴沉得如同这墨云一般的天。

    李启迪转过脸去,各司的领导需要她想办法约和请,如何让办事人员的脸温暖起来,也需要他去考虑,可是具体到哪个处长的工作,涉及到专业,就不是她的职责范围了。

    刘永刚是市里部门一把手,从序列上讲,与霍达一个层次,霍达又看看李志海,李志海不知是不是与岳文一样,对京城水土不服,嘴上竟起了燎泡。

    他摇摇头,那意思是他也没有办法。

    “小岳有办法,在这里有熟人。”刘永刚笑道,一阵风刮过,立马有清凉的雨星从天上飘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