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母亲河
    九月的落雁山,万岭红遍,青山翠染。

    新的行政大楼前的银杏树也被染成金黄,地上就象铺了一层黄金。

    “哎哎,你们过来看看,还有这样的老师?!”办公室里,黑八嚷嚷道,电筹办办公室里几个小伙子迅速围到黑八周围,几双眼睛都盯在了电脑屏幕上。

    “要不说是万恶的资本主义,”黑八一幅义愤填膺的样子,“一个高中女老师性侵男学生……世风日下啊。”黑八哀叹道,就差捶胸顿足了,“每每看到这里我就痛心疾首,师德何在?伦理何在?”

    几个小伙子交换了一下眼神,其中一个看看还在替米国米国男生“痛苦”的黑八主任,小声道,“主任,这男生与这个女老师都是自愿的。”

    “自愿的也不行!米国有法律!”这一句话就象踩到了黑八的尾巴,他的声音高得走廊里都能听见,“可是他才十八岁啊,唉,这痛苦,我宁愿替他承受,……虽千万人,吾往矣!”

    “宋主任,这老师这么年轻这么漂亮,”一个小伙子艳羡地盯着电脑,“这男生恐怕真不是被强迫的。”

    “这样的老师我怎么碰不上呢,”黑八懊悔地道,“所以,要改革中国的教育体制,大力改革!”????“咳”

    坐在副科级的位置止操着部委领导的心,一声咳嗽迅速把众人拉回现实,电筹办副主任牛新华现出现在门口,她是从街道一路到区建委的,对男女玩笑也荤素不忌,她笑着把文件放到桌上,“铁霖,你说你,都有孩子了,还不学好,把这些小年轻都带坏了!”

    “牛主任,”黑八笑着站起来,“我们是在对比米国的教育体制……”

    “我看,中国的教育体制挺好,要不,你也当不了办公室主任。”牛新华颇有深意地看看他,笑着走了出去。

    “啥意思,是表扬我呢还是……表扬我呢?”黑八大言不惭。

    一众小伙子却不敢接话了,岳文笑着作了个噤声的手势,悄悄走近聚精会神盯着电脑的黑八,“不研究米国的教育体制了?改研究宝岛的教育体制了?”

    黑八正打开联众准备悄悄斗一把地主,岳文一说话,鼠标就迅速点到关闭按钮上,林志玲那甜美的面孔马上出现在桌面上。

    “呵呵,有进步,不研究东瀛文化了,”岳文吡笑道,“这是谁?”

    “这你都不认识?”黑八在牛新华跟前还尊重一点,在岳文跟前不是不尊重,是很放得开,“宝岛第一美女……”

    “我真应该让水泥厂第一美女过来看看,”岳文吡笑着在黑八的座位上坐下了,“不过,是不是,一打开电脑看见这林志玲,就特有劲,工作起来特有劲?”

    “对对,对,领导就是看得远。”黑八马上附和道,“看得高……”

    “宝岛也不远,要不明天给你买张机票,你去看真人去得了,也不用在这里当这个办公室主任了。”

    “那哪能行?”黑八立马回过味来,“我还得为大家伙服务呢,”他看看岳文似笑非笑的眼神,“我马上改桌面,马上改。”

    “看看就得了,”岳文笑着站起来,“反正你这辈子跟林志玲也没戏。”

    黑八一瞪眼,小肚子一挺,“你应这样说,反正林志玲这辈子跟我也没戏,哥,是她这辈子永远也得不到的男人!”

    话音刚落,办公室里顿时吐成一片,众人捶胸顿足,涕泪横流,好不容易才止住了这冲天般的笑声。

    “对对,她永远也得不到你。”岳文笑道,“让你这么一闹,我差点忘了正事,明天,秦湾大学美术学院的老师过来考察,你联系一下袁老师,接待一下。”

    黑八立马答应着,待岳文走出门去,方才嘟囔道,“这教育体制不用改了,我们也不差于米国,眼前就有现成的例子……”

    ……………………………

    ……………………………

    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说过,“城市不应当凝固不变,凝固就是灾难,每个时代都应在城市中留下自己的标志”。

    辛河改造,对于开发区新城而言,已经成为城市建设的时代印记。

    “这,真是丽人行啊。”

    一路上,袁疏影与卢姗姗兴致都很高,平州公园、民俗文化旅游村、健身广场、湿地公园……二人兴致勃勃,不时拍照留念。

    这一段现在也成了外来客人参观开发区市貌市容的新景观。

    “每一条河流都有自己不同的生命曲线,辛河现在重新焕发了生机。”袁疏影看看岳文,“这都是当年岳主任的功劳。”

    卢姗姗也笑着看看岳文,两年过去,眼前这个小伙子似乎一点没变,又似乎变得不象他了。

    辛河湿地公园,芦苇、香蒲、醉鱼草、鸢尾等湿生植物茂盛生长,水面荡起层层涟漪。

    这里,岳文记忆犹新,曾经为了这里的引水问题,自己与申城来的专家发生争论,导致了自己职业生涯中的第二个危机。

    “您是岳主任?”一个正在这里的遛弯的老太太眼光起初打量着袁疏影与卢姗姗,接着眼光一亮,就紧紧盯住了岳文。

    “我是岳文。”对芙蓉街道、对辛河,岳文很有感情,这里留下了他的足迹,也留下了那段火热的青春岁月。

    “岳主任回来了。”老太太喊了一声,那面练剑的、跳舞的几个老太太都围了过来,“小岳主任,真是小岳主任!”

    袁疏影与卢姗姗笑着看着岳文被一群老太太围在了中央,真正成为了老年妇女的偶像。

    “岳主任,上个周我还过你?”

    “噢?”岳文实在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个自己也记不起来的老太太。

    “当时你陪着一帮领导,”老太太爽朗地笑道,“我们也不敢过来,辛河以前又脏又差,现在这么漂亮,全都是你整治的,老百姓都说……”

    朴实的话,没有任何修辞,也不用刻章讨好,面对着一张张真诚的笑脸,岳文脸上笑着,嘴里答着,心里却又酸又辣。

    只要你给群众办过一件好事,不论多大,他们都会记着,这工程是谁当领导时干的,那个活儿是谁当领导时干的……

    “岳主任,周疃大集早应该搬,”又一个老太太笑道,“搬了你看现在环境多好了,也不耽误赶集,俺儿在新集上挣得比以前更多了……”

    站在远处的黑八看看这面,“活,也不是他一个人干的,起早贪黑的,哥当年还磨破了两双皮鞋呢,你不知道他当时有什么绰号吗,叫岳扒皮,哎,你愣着干嘛,”黑八叼着小烟,踢了一脚手持相机的小伙子,“去,给咱岳领导拍下这历史性的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