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琅琊岭水库
    “李局,我……”

    孙伟涛的脸色极其难看。

    “马上回来!”电话那边的李桂生声音低沉了下来,估计在压着自己的火气,“马上回来,什么话也不用说!”

    手机挂断了,孙伟涛怨毒地看看岳文,岳文却仍在笑着,刘主任说的李局,他不用猜就是李桂生,“不用看我,电话不是我打的。”

    但电话不管是不是岳文打的,孙伟涛已经感觉在这里折了面子,在局长那里也丢了分数,但眼前人多势众,就是街道的刘主任,平时与自己称兄道弟,现在也忙着与岳文打成一片,自己在这里,已经彻彻底底是孤家寡人了。

    “走。”他转身朝环保局的执法车走去。

    “先别走。”岳文话音刚落,孙伟涛眼前一黑,黑八挺着肚子早已站到跟前,那张黑脸就在孙伟涛跟前咧嘴吡笑。

    这麻烦的小黑胖子!

    “孙大队,罚单,你还没说清楚。”现在岳文的态度很是礼貌。

    “我回去给我们局长汇报,”想到局长的态度,孙伟涛又加了三个字,“再商量。”

    “罚款还能商量?如果我们真的排污不达标,任你罚,没有事,但排污达标了,你得给我说明白了。”

    孙伟涛看看街道的刘主任,刘主任忙着与老书记搭话,他正没办法也没话说的时候,电话又响起来,电话还是李桂生打来的,“岳文在现场?”

    孙伟涛马上明白,刚才的电话不是岳文打的,而打电话给局长报信的很可能就是自己的手下。

    “把电话给岳文。”李桂生命令道,他知道,孙伟涛恐怕在岳文跟前,沾不着一点便宜。

    岳文笑着接起电话,“李局,老哥,……嗯,没事,我这没事,……对,对,他说罚款,四百万哪,把我这个金鸡岭的书记卖了也凑不够给你老哥的罚款……好,我就信你老哥一回,让他回去……”

    一起跑过省环保厅,对李桂生这个局长,岳文还是给几分面子的。

    ………………………………

    孙伟涛一行沮丧上车,败兴而去。

    “也就是我们家局长打电话,要不,今天谁说也不行。”孙伟涛在芙蓉街道刘主任跟前还想挽回面子。

    刘主任暗笑,“孙大队,行了,据我所知,岳文这样就很给面子了。”

    孙伟涛也不过是打脸充胖子,他点着一支烟不再说话。

    李桂生却又把电话打了过来,他并不知道刘主任也在车上,声音很大,说的内容也很敏感,“你知道原来芙蓉街道的那个社建办主任,姓万的,是怎么进去的?别说你,……省厅的干部又笑怎么样,好好的副处级干部不当,你想自己把自己毁了?……”

    ……………………………………

    ……………………………………

    船在水中走,人在画中游

    波光粼粼的水面轻轻摇荡,碧绿幽深的库水清澈透明,四壁是连绵不断的群山,时而从远处传来几声鸟的鸣叫,让水库显得更加幽静。

    袁疏影与卢姗姗拿起相机不断地拍摄,“袁老师,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岳文象个小跟班

    一样跟在袁疏影的身后。

    “就是在金鸡湖畔,袁老师,你就是金鸡湖畔的夏雨荷吗?”

    不满黑八抢戏,岳文笑着轻轻把黑八的头拨在一边。

    “当时我的车困住了,”袁疏影追忆道,“朦胧的雨天,就象水墨画一样。”

    “天青色等烟雨……”岳文笑道。

    “而我在等你!”黑八不甘寂寞,又开始抢答了。

    “去,一边待着去,哪都有你,”岳文看看他,“去,秋天了,看看有什么野枣、山核桃之类的,摘点给袁老师和卢总带回去。”

    “走,我们到前面看看,北坡上有枫叶。”岳文笑道,

    “枫叶该红了。”

    沿着一条小路,往前走,就可以看到一处平房,周围开垦出一块平地来,玉米、花生、大豆等农作物茂盛地生长。

    “环保局的车,这么巧?”黑八眼尖,顺着上山的路,环保大队那辆执法车又停在了山上,“他们是狗吧,我们去哪他们去哪!”

    一阵哭喊声夹杂着喝斥声包含着哀求声从前面的小房子传了过来。

    这房子,岳文有印象,还是以前生产队的时候盖的吧,还是用的那种小青瓦,上面“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的标语仍依稀可见。

    “琅琊岭水库是我们区的水源地,水库周围严禁种植农作物,施用农药,你们竟然还在这里养牛?!根据《山海省饮用水源水质保护条例》,根据《水污染防治法》,处一万元以下罚款!”

    声音很熟悉,正是上午在金鸡岭见过的老熟人孙伟涛,看来他也没有回区里,也来到了这琅琊岭水库。

    他面红耳赤,显然喝了酒。

    “八哥,猜猜他怎么来到这里?”常养驴哪能不知道驴脾气,岳文对这些干部的行为习惯心知肚明。

    “中午喝点小酒,下午钓点小鱼,晚上洗个小脚,吃个小饭,按点小摩,现在,怕是搂草打兔子,趁机罚点小款……”

    黑八立马绘声绘色道,诙谐的语言逗得袁疏影与卢姗姗发出一阵笑声,惊起一树的飞鸟。

    “走,看看去。”见袁疏影马上收敛笑容,岳文心知他在可怜站在孙伟涛面前不断哀求的老两口,大步朝前面走去。

    “领导,我就是把两头牛都卖了,也凑不齐这个数。”老头穿的衬衣都黄了,浑身上下也脏兮兮的,那黝黑的肤色令人想到了那幅著名的油画——《父亲》。

    这屋子,还是那种木格子的窗户,原本是糊着窗棂纸的,现在钉着塑料布。

    这两头牛,怕是这老两口的全部家当。

    “我今年来过,”黑八的眼睛里也闪着光,“老两口不容易,儿子赌博,在沈南输了钱后跑路了,十年一点音信没有,女儿嫁到外地,也是四、五年没有回来了……”

    不等他说完,岳文已大踏步上前,“孙大队,两头牛能造成多大的污染?”

    孙伟涛也看到了岳文,他一身酒气,当然还有脾气,“岳主任,我们在履行职责,水源地周围严禁使用农药!”

    “就这么几分地,”岳文看看老两口,“他们这个样子,怕也是没有钱买农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