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刀把子印把子钱袋子笔杆子
    “廖书记,今晚,桃花岛上的新发现的金矿被盗了!”

    “噢?”廖湘汀喝了酒,脸色绯红,他坐在车座后面,面色不动,只是鼻中哼出一个字来。

    “刚才公安局打电话,桃花岛上全是人,有附近的老百姓,也有盗矿分子。”岳文身子转过来看着廖湘汀,可是廖湘汀不置可否。

    廖湘汀其实也在看着他,对岳文的这一点他很欣赏,无论多大的事,到了岳文这里,也从不急躁从不慌张,举重若轻这四个字用到他身上可能不那么合适,但他是知轻重的,知道什么事什么时候汇报,怎么汇报。

    比如今晚,他没有因桃花岛盗矿这样的事影响到他与省一建和中核电的领导,而是在事后私下汇报。

    “刑警队已经跟踪他们,他们前阵子盗采的交矿的金矿石,这次查明窝点在哪里,可以一并收回来。”

    廖湘汀还是没有说话,小武专心地开着车,并不插言。

    等到了家属楼楼下,按照惯例,岳文跟着上楼、开门、泡茶,可是廖湘汀并没有泡澡,他一指沙发,“你坐下。”????这是谈事的架式,在家里还从未有过,岳文有些忐忑不安,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可是还没容他思考,他的脑子就嗡地一声开始作响。

    就象水壶里的水开了一样,乱滚乱蹿。

    “上次十八户村盗挖金矿,交矿报到省里,你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

    “我?”

    初冬,岳文的汗都下来了,他感觉喉头发干,他下意识地看看廖湘汀,却见廖湘汀的目光象探照灯一样看着他。

    “环保局监察大队大队长孙伟涛被查,检察院那边,你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岳文不知廖湘汀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也不知他为什么现在才说。

    “不要考虑,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岳文的心一沉,“廖书记,……”

    “谋,有阳谋有阴谋,但我推崇阳谋,汉代陈平多耍阴谋,子孙多无好下场,……阴谋,如果非用不可,那首先要确保目标要正确,阴谋的目的不是为自己,不能有利己的私心。”

    这好象在肯定自己的两次阴谋,两次自己皆无私心,岳文的心稍稍放下。

    “你与高明关系不错,今晚的行动,你私下里与高明沟通,这是私情,但不是正大光明的行为,本来公事也变成你们俩的私事。”

    “我明白,廖书记。”

    “你不明白。”廖湘汀端起茶杯,“你这个人胆大,是好事,也是坏事,我本以为省委家属院的事你会吸取教训,把你打发走三个月,你会好好想想,但你没有吸取教训,将来,将来……”

    岳文心里一沉,那些日子是他平生最灰暗的日子,他自我感觉痛彻心扉。

    廖湘汀道,“你不可能跟我一辈子,迟早出去主政一方,一个处局,一个街道,将来甚至一个区,一个市……,都说不好。”

    这是什么意思,要撵自己走?“廖书记!”岳文叫道。

    廖湘汀挥手打断他的话。

    “一个领导,要牢牢掌握四件事,这四件事,但要明白,你是为人民和党掌握,不是为个人私利,不是为一己私欲,这个大原则正确,大目标正确,胆子大也能行正路。”

    “哪四件事?”岳文大着胆子问道。

    “本来五件事,但枪杆子,你用不着,所以剩下四件。”廖湘汀一字一顿地说道,“这四件事就是,刀把子,印把子,钱袋子,笔杆子。”

    “***在广州主持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时向学员指出,搞革命就是刀对刀、枪对枪,要推翻地主武装团防局,必须建立农民自己的武装,刀把子不掌握在自己人手里,就会出乱子。”

    流淌在空气里的音乐,甜美可口的西瓜汁,身着紧身旗袍的漂亮妹妹,岳文舒服地倚在沙发上,手机铃声急促地响了,打破了这里的舒适与惬意。

    “什么?”岳文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不是不让她管吗?”

    曹雷的声音很是焦急,他不在现场,却在一条路口处蹲守,“现在正在往医院送,彬彬的腿也断了!”他稍微一停顿,“你过去吗?”

    “我,现在过不去,”岳文咬牙道,“忙完我给你电话。”

    曹雷放下电话,一辆斯泰尔呼啸而过,他捏紧拳头,就象高明所说的那样,并没的指挥人拦车。

    黑暗中,那辆普通的桑塔娜一打方向盘跟了上去。

    斯泰尔车中,坐在副驾驶上的青皮蝙蝠看着前方畅通无阻,兴奋地一拍车窗,“警察狗屁不是,全是一帮蠢货,如果在这里设个路卡,我们就冲不过去。”

    紧紧跟在后面的曹雷等人当然听不到青皮蝙蝠的话,可是,他们不是不想拦,而是高明不让他们拦,“金子跟前,这群人就象打了鸡血,疯了似的,你根本拦不住,白白增加伤亡。”

    同样,在另一条路上,二腚等人也坐在一辆半挂中,前面的路空空荡荡,连象征性的阻拦都没有。

    “警察也有偷懒的时候,”二腚笑道,“快,快开,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们就走不了了。”

    他与开发区的警察打过不少交道,不象青皮蝙蝠那样猖狂。

    可是不管他们猖狂还是低调,如果你在指挥中心,就会清楚地看到无数车辆在向两个点聚集,一个点正是十八户村,另一点却是龙王庙。

    不须行动,大局已定。

    高明拿起电话拨通了岳文的电话,“岳主任,果然晚上他们会来挖金。”

    “你们没拦吧?”

    “我们没拦,”高明道,“你说不让拦,我们就没有拦。”他又补充道,“按照你说的,我们一路跟踪,侦查清楚再动手。”

    “呵呵,这次直捣他们老巢,掏了他们的牛黄狗宝。他话音刚落,一群手拿球棒、钢管的人直接朝琅琊岭街道派出所的警察扑了过来,很快,几个辅警就退了下来,蒋晓云长腿一抬,踢倒一个手持钢管的年轻人,可是她猛地感觉到头一晕,天上的月亮突然幻化作千万个,点点明光,又一点点消失,眼前彻底变黑了……

    站在她身后偷袭得手的青皮蝙蝠手持一根棒球棒,大声喊道,“上车。”

    装满金矿石的斯泰尔慢慢居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