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2章 几度风雪几度春秋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以打黑的名义,省公安厅协调的地质勘测大队兵分八路进入交矿矿井。

    结果也很快传了出来,与预料的一样,是贫矿,并不是富矿!

    省委政法委副书记愤怒地拍了桌子,“蛀虫!”

    黄金,是最重要的战略储备物资之一,对黄金和金矿的管理,再怎么严谨都不为过。

    可是,这个号称有7000多公斤黄金储量的“富矿”,实际上竟然只有200多公斤的黄金储量,两者相差三十多倍,如果将这一储量差值按照金价折算成现金,那就是20多亿元人民币。

    如此巨大的储量差异,不是贪腐是什么?

    “这起金矿造假案件,粗步估算,会有上亿元的贿金,以及很可能超过20亿元的国有资产损失,确实令人震惊。”省检察院副检察长道,从业多年,办过许多大案要案,可是这起案子依然令他震惊。

    “那个把这个小矿包装成巨矿卖给华金的老板……”省政法委副书记问道。

    “他叫施忠孝。”阮成钢答道。

    岳文心里一震,特么地,真看不出,金鸡岭还真有人材!

    这真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石破天惊!

    大手笔,果然是大手笔,挖矿人家已看不在眼里了,开始“造矿”了!

    造矿,才是盗采分子的朝阳产业。

    “这个柳埠金矿原本是施忠孝的产业,案发前一年才刚刚被华金集团收购。现在看来,在收购过程中,施忠孝通过行贿、造假等恶劣手段,硬是将这个只有二百多公斤黄金储量的小矿“包装”成了巨矿,高价售卖给了华金集团。”

    岳文不言不语看着一众领导,这里本来就没有他说话的份儿,可是,柳埠金矿是怎么到了施忠孝手里的呢?

    孙耀隆目光炯炯,现在他是主角中的主角,“更为恶劣的是,在这起案件之中,据我们侦查,从上到下,各个级别的金矿收购管理机构都被行贿者“渗透”了个遍,从最基层的山海省秦湾市地质大队,到交城市黄金局,再到交矿总经理冯志平,交城常务副市长马家军,以及交城三个乡镇的主要领导和开发区琅琊街道的主要领导,当然还有一些不法干警……”

    “我们前期在公安厅侦查结果的基础上也作了侦查,可以马上立案,估计加上地方的犯罪嫌疑人多达三十多人,涉案金额过亿。”省检察检察长缓缓道。

    窝案!大案!

    事已至此,已经毫无悬念。

    “行动吧。”省委政法委副书记下达了最后的命令,整个指挥室里只听到一连串的命令不断发布着……

    今晚,打黑与反腐一并进行!

    今夜,盗矿与造矿一并抓捕!

    大屏幕上,检察院干警与武警、公安一起行动,1500余名警力陆续出动,全副武装,荷枪实弹,奔向交城及开发区的各个角落……

    ………………………………

    屏幕又切换到交城市北海大酒店,警方最后清点人数,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42人,其中包括大灰狼和咸鲅鱼等团伙头目,刑拘112人,缴获枪支、刀具一批,冻结涉案资金余万元。

    “特么的,一晚上光礼金收了几百万。”岳文暗骂,“不作不会死!”

    ………………………………

    秦湾一家五星级宾馆。

    交城常务副市长打开房门时,惊奇地发现了身穿检察制服的检察干警,当场呆若木鸡。

    交矿一处宾馆内。

    几个检察官在武警的保护下昂首进入,当包间的门被推开的时候,交矿老总冯志平的脸色就变了。

    “你就是冯志平吗?”

    “我是。”冯志平惶恐地站起来,桌上的红酒杯碰倒在桌子上,腥红的酒染红了金黄的桌布。

    “我们受省检察院委托,请你协助调查。”

    检察官并不客气,冷冷地看着冯志平,冯志平脸色苍白,几乎站立不稳。

    当场被带走的还有交矿的一个副总。

    ………………………………

    开发区老区一个小区内,琅琊街道党工高官庞金光笑容可掬地站在桌前。

    屋里很暗,但餐桌上的烛光明亮。

    正在上大学的女儿头戴生日帽,正闭着眼睛许愿。

    “砰砰砰——”

    门响了,“谁啊?”家里的客人不断,又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庞金光的爱人笑呵呵地打开了防盗门。

    门开了,却是几个陌生的面孔。

    “这是庞金光家吗?”

    “是啊,你们是?”庞金光的爱人语气不那么友善了,快过年了,到党工高官家里,竟然空着手来的。

    “谁啊?”

    庞金光挺着大肚子,只穿着睡衣,笑着走了过来,当他看到身穿制服的检察官时,脸色一下变了。

    几位检察官也注意到庞金光身后的他的女儿,“庞书记,单位有紧急任务,需要出差,收拾一下,马上走吧。”

    庞金光心里一震,他感激地看一眼检察官,“好的,你们等我一会儿,我马上……下来。”

    他强忍泪水,把爱人拉进卧室,不多一会儿,就传来爱人压抑得极低的哭泣声。

    庞金光收拾妥当走出卧室,最后怜爱地摸了一把女儿的头,低着头走出家门。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生日没过完呢,你得给我补过。”女儿从后面追了上来。

    黑暗中,庞金光的眼泪再也制不住,泪水模糊中,他走进了外面的警车……

    天罗地网,慢慢收紧。

    一切魑魅魍魉,都逃不过正义的审判。

    “行动很顺利,成果也很可观。”省公安厅副厅长孙耀隆笑着跟省政法委副书记汇报道。

    他看看阮成钢,阮成钢在这里,他放手让他指挥,阮成钢的能力,他绝对信得过。

    “报告,朱弘毅在开发区人民医院打伤两名监控警察,抢了一把枪逃脱!”

    电话中,突然传来紧急的报警声,开发区公安局长周平安脸色一变。

    “败类!”

    省政法委副书记斥责道。

    还没等阮成钢回话,大屏幕上出现了高明和那名卧底的身影,“阮局,我们对北海大酒店进行起底搜索,但没有发现施忠孝的去向。”

    大屏幕上,前施忠孝的司机、公安局的卧底很是惭愧,马上就要大功告成了,可是交城和开发区盗采团伙的首犯、制造虚假大矿的首犯、一系列犯罪的疑犯施忠孝,竟不见了踪影。

    在这个暴风雪的晚上,遁迹于雪夜大风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