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水落石出
    开发区刑警队队长高明手捧一个花篮,他看到正站在走廊里抽烟的蒋寒,“你好,你怎么不进去?”

    他的后面就是阮成钢,飓风行动已经完结,该抓的抓,该拘的拘,下面就是是按部就班的审讯了,现在他有时间。

    门被推开了,岳文与蒋晓云马上象触电一样分开了,蒋晓云不好意思地理了理绷带下露出来的头发,别转过脸去。

    “这不是没事嘛,我就知道,我们刑警队出去的,都是九条命。”

    阮成钢大大咧咧地坐下,立马掏出了烟斗,“今天能不能出院,还有案子等着你审。”

    “把人当驴使唤啊!”岳文不忿了,“有这么使唤人的吗?”

    阮成钢叼着烟斗不说话了,蒋寒和高明也颇有深意地望着他。

    岳文与蒋晓云都感到不自在。

    “现在大获全胜了。”高明有意叉开话题道,“还是跟着阮局痛快,你快把我调到交城算了。”

    现在这个社会,哪还有粗人细人,都很精明。

    岳文起身给蒋晓云倒水,“高队,现在谈这个还早吧,还有漏网之鱼呢。”

    阮成钢眼波一闪,这正是他与孙耀隆谈到的,不想岳文突然给点了出来。

    “你说。”高明与蒋寒顿时也安静下来,一谈到案子,蒋晓云也转过脸来。

    岳文道,“施忠孝虽然已死,不能开口说话了,我就觉着啊,他肯定知道这次大行动,要不不会提前跑掉。”

    这大家都想得到,并不新奇。

    岳文继续往下说,“朱弘毅是如何知道消息的?”

    蒋寒道,“看来也是有人通知。这里有两种情况。”他看看岳文。

    “对,”岳文道,“要么是有人通知,要么是施忠孝通知的。为什么他早不跑晚不跑,非要等到雪天再跑,肯定是临时起意,而他把全区的警察都带到了401国道那一块,当警察离开,这一段就是真空,为施忠孝的逃跑创造了条件。”

    他看看阮成钢,“施忠孝临死前我俩通过电话,他好象承认这事是他干的。”

    “那你还说还有一种情况?”阮成钢对后面这种情况很关切,但查下去却不容易。

    “可是施忠孝与朱弘毅都死了,找不到答案了。”高明道。

    “施忠孝布的局,其实审一下郭威就知道了。”岳文道,“主动抢功并不是一个好现象。”

    “对,”阮成钢道,“已经在审了,周书记也接到电话,说朱弘毅就在郭威的车队中,这明显是让我们内部先乱起来,为他自己的逃脱制造机会。“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朱弘毅与施忠孝上面是同一个人,这个人同时安排两人出逃,可是施忠孝知道朱弘毅的出逃路线,故意放风给我们。”

    阮沉吟半晌道,“确实有这种情况,因为,”他看看大家,“我们在海边发现了船只,船上还有一支枪。”

    蒋寒笑了,“小岳这水平,都能当警察了,干脆跟孙厅说一下,到我们这里来。”他半开玩笑道。

    阮成钢瞧瞧他,“我早想把他招进公安队伍,可是人家看不上,不是说秘书比我们强吗?”

    岳文看看蒋晓云,大言不惭了,“其实,我认为当警察和当秘书都一样,你们是手里有枪,我是手中无枪,但脑中有枪,思维的子弹能击破一切假象,击中一切敌人!”

    “越说你越来劲了,”阮成钢打击道,“你不认识蒋队吗?马上就要上调到省厅了。”

    这人很神秘,高明也不知来路。

    “你怎么知道施忠孝一定会走海路?又怎么知道朱弘毅是施忠孝故意暴露给我们的?”蒋晓云还是想不透。

    岳文看看她,“这不复杂,我首先确定施忠孝会走海路,可是,要走海路这个天气就需要直升机,卧底哥提供了飞行员的情况,我猜定朱弘毅暴露肯定是施忠孝所为,因为这里大动静之后是平静,才是最安全的。这就是他的行事风格!”

    “船,从几个渔港出发,施忠孝就是为了造成一种他想从其中一条船出走的假象,其实是为掩护直升机,但他同时用很多条船来迷惑我们,正好暴露他的心虚,表明其实他不想乘船走,如他想乘船走,那会用别的方式来掩护。”

    “他这回真死了吗?”蒋晓云道,“你不是说他这种人心理很坚强吗?”

    “人最怕没有希望。他走了,所有的秘密也带走了。”岳文竟有些失落,“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他的上面还是有人的,这个很可怕,让施忠孝这样的人去主动寻死,因为,他不死,总有开嘴的那一天,外面这个人如何对付他的家人,二刚就是先例。”

    这个人,阮成钢知道,但没有证据,就是施忠孝保释出来,也没有证据是他的操作。

    “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阮成钢把烟斗一磕。

    接下来的几天,审讯紧锣密鼓地进行。

    施忠孝的死引发了一连串的反应,交城紧挨桃花岛地块,有几户人家是在施忠孝的威逼利诱下搬走了,现在施忠孝团伙树倒猴子散,这几户人家开始鸣冤叫屈。

    在廖湘汀的坚持下,市委常委会议上通过了对这个地块进行回收的提议。

    王玉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多少心思,枉费心机!

    但不说不说,论看人的本领,王玉印还是有的,他总与施忠孝保持着距离,亲近但不亲热,所以施忠孝的死,对他来讲,除此以外,再无大的影响。

    蒋晓云,果然出院亲自参加了审讯。

    她关注的重点仍是岳文被撞案,这简直成了她的一块心病。

    施忠孝虽然已死,但真正的突破口却从二腚这里打开了,当天岳文给大灰狼打电话时,施忠孝就在旁边,是施忠孝安排了人实施了这起假冒的车祸。

    而人选却是二刚选定的。

    最令岳文惊讶的是,据二腚交代,二刚就是大傻,正是施忠孝亲自安排在祝家兄弟身边的人。

    但对于二人怎么由敌人变成兄弟,二腚也不明里面的关键,一切都已被施忠孝与二刚带入坟墓。

    当然,这个大案交代下来,其他的都是小事了。

    龙王庙围困中核心电事件与姑娘岭矿难事件中,往省里打电话的也正是施忠孝。

    至此,围绕核心电与黄金,两年来的一系列积案与疑问,伴随着祝家兄弟的覆灭,与施忠孝团伙的灭亡,终于真相大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