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突出重围
    “嗯,你继续说。”廖湘汀不置可否。

    “现在不能说焦头烂额吧,反正日子不好过,”蔡永进道,“现在全区都在传,霍达找他谈话,”这真成了不是诫勉谈话的谈话了,却比组织部谈话更加厉害,“话说得很重。”

    “唔?”

    蔡永进轻轻道,“具体说了什么不知道,但今天的常委会上,霍达说了几句话,明显是有所指的,……年轻干部不能躺在功劳簿上,不思进取,工作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党的干部不是哪个人的干部,不能在一个人手下就好好干,能干出成绩,到了另一个人手下,就安于现状,固步自封。”

    廖湘汀沉吟道,“你跟小岳沟通了?”

    “还没有。”蔡永进道,“现在外面说什么的都有,估计小岳现在也挺难受。”

    “难受也得受着,人都是这么过来的,”廖湘汀激昂道,“承受别人不能承受的,才能拥有别人不能拥有的,我看,霍达的思路正确,以交通的大发展带动全区的大发展,在开发区,交通的地位从没象现在这么重要,当然,没有钱,蝴蝶的翅膀也是沉重的,能不能形成蝴蝶效应,就看个人的本事了。”

    他略一停顿,“今天的事,依我看,对岳文来讲是好事,如果过去了,你挺得住,就会真正成熟,真正成为一个负责一方的领导干部,如果挺不住,被工作压垮了,被流言击倒了,那么将来也不会有大的出息,处级干部,他就走到头了,就看他自己能不能站起来吧。”

    放下电话,廖湘汀心里一阵唏嘘,每个人都要经历一段无依无靠的日子,甚至喊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挺过去就会真正成熟,真正强大起来。

    他相信,这个走过金鸡岭、走过芙蓉镇,也走过桃花岛的小伙子,不会让自己失望,也不会给自己丢脸。

    ………………………………………

    ………………………………………

    桌上的手机一明一灭,在办公桌上不断地闪动。

    黑暗中,岳文倚在老板椅上,双腿放在办公桌上,眼睛却盯着天花板,这样的姿式一动不动。

    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

    借着外在路灯微弱的光,可以看到那个苗条的身形在墙壁上投下纤细的剪影。

    “岳局,您晚上想吃什么?我去买。”

    岳文陡然一惊,把腿从桌上放下来,按开了高杆台灯,“小柳,你还没走?”

    “领导没走我们办公室的人哪能走,”柳枝笑着走近岳文,“王主任也没走,都在下面。”

    “吃饭,吃饭。”岳文笑了,“我请客。”

    “好啊,到哪吃?”门外突然传进一个声音来,紧接着一阵烟味飘了过来,阮成钢的身影就出现在办公室里,“听说,最近流行闭关修炼,哪里都找不着岳局长,都说你出家了。”他走进来打量了一下岳文的办公室,后面蒋晓云却直视岳文。

    阮成钢的大名无人不知,柳枝也是认识的,急忙烧水泡茶,蒋晓云的目光却转到了柳枝身上。

    岳文笑着拿起手机一看,好嘛,三十九个未接来电,“看来人民群众还是很关心交通局长的,”他开起了玩笑,“我倒是想出家,路没修好,黑出租没有整治好,出家我也放不下。”

    阮成钢一屁股拍在沙发上,“这还象我兄弟,走,吃饭,你得请请晓云,也不枉她担心你一场。”

    蒋晓云有些不好意思,她看着一脸得意的阮成钢,把头扭过一边。

    “打击黑车,哪有象你那样的,还搞个什么仪式,得快,迅雷不及掩耳,秘密进行,”阮成钢道,“吃一堑长一智,后面还有机会。”他看看一直笑着站在一旁的柳枝,话就说了一半,他本想提醒岳文注意交通局内部,但话就咽了下去。

    “401国道改造有思路了吗?”

    “还没有,”岳文道,“不就是一条破道吗?还能挡住你兄弟?”

    阮成钢笑了,重重地一磕烟斗,“不就是一条破道吗?还能挡住我兄弟?”

    两人笑着站起来,“喝酒去。”

    岳文看看柳枝,“柳枝没吃饭吧,你也去。”

    “好。”柳枝并不推辞,“岳局,到哪里,我提前订个桌?”

    “这时候还订什么桌,都是空位。”岳文笑道,“走。”

    ……

    酒酣耳热,晚风习习,碧空如洗,小虫呢喃。

    阮成钢真正变成了谁也不服,只服墙。

    岳文却笑得有些放浪形骸,“老二,背首诗给你听。”

    也不等阮成钢回答,他已是引声高吭,声音在这个凌晨的晚上不断回荡。

    “手披残卷对青灯,独坐搴帷数列星;

    六幅屏开秋黯黯,一堂虫鸣夜冥冥。

    杜鹃啼血霜华白,魑魅窥人灯火青;

    我自横刀向天笑,此生休再误穷经。”

    柳枝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年轻的局工如此狂放,她看看阮成钢,“阮局,这是啥意思?”

    阮成钢笑了,他手一挥,“没啥意思——杀!”

    ………………………………………

    ………………………………………

    市交通局依山而建,偌大的院子里也是高低起伏,岳文轻轻推开车门,看着眼前这幢灰色的建筑物,很是气派。

    “你好,我是开发区交通局,我姓岳。”走进市局的办公室,他笑着开口自我介绍。

    “岳局长你好,”市局的办公室主任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姐,“段局知道你要来,在办公室等你。”

    她亲自在前面带路,岳文笑着跟在后面,当她推开一间办公室的门,市交通局长段国宝从办公桌上抬起头来。

    “段局你好。”岳文老远就伸出了双手,段国宝也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小岳,坐坐。”

    两人并排在沙发上坐下,简单寒暄,段国宝打量着他,“小岳把我们全市的交通局长的年龄拉低了,”他笑着看看岳文,“今年没有三十岁吧。”

    “二十八,”岳文谦恭地笑道,“我年龄小,到交通局的时间更短,段局,在交通行业上,在全市没有比您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您得多指导。”

    他很会说话,并没有问段国宝在交通局长的位子上待了几年,其实段国宝已经干了六年,却一直没有提拔起来,这可能也是他的一块心病,如果贸然问起待了几年,段国宝心里会不舒服。

    段国宝笑了,示意他继续往下说,他也想听听他的来意。

    “半年的时候,开发区的农村公路考核在全市倒数,”岳文显得很不好意思,“我刚干,也没有什么经验,我们家霍书记,又提出来把我们区原401国道进行改造,”他诚恳地看着段国宝,“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想来想去,还得来请示您。”

    昨晚时睡时醒,把两章改完,给大家造成的不便,在此诚恳道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