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花钱花在裉节儿上
    区政法高官周平安也道,“主要还是要积极争取上级的无偿资金,国家和省里的资金,该争取的一定要争取回来。今年只有三条农村公路列入上级计划,数量不多。”

    “给老百姓修路,老百姓出义务工,出钱出力也是天经地义的事,这拿的上台面,不违犯政策。”宣传部杨部长道,“区里资金紧张,钱没法出,只能发动老百姓捐款。”

    “我们是这样打算的。”岳文笑道,“五个方面。”他伸出五根手指头晃了晃,好象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似的,刘兴华却感觉那五根手指头好象就要拂在了他的脸上。

    “一是多争取上级补一块,抓住国家和省市今后三年内对农村公路建设实施资金倾斜这一历史性机遇,多修、快修。公路修得多,上级按标准补助的就多,公路修得快,今年比明天补助就多,补助期限只有三年,错过这三年时间再修路,上级就不予补助。”

    这是政策上有的条文,也算研究政策了,霍达只是点点头。

    “二是区财政拨一块。我们每年从区财政中拨付 万元资金,用于农村油路建设。这一部分资金的使用也不是撒芝麻盐,从今年开始,谁动手早、谁计划报的早、修的快,优先支持谁。”

    这是要改陈江平留下的政策,要改刘兴华首肯的政策了,不过能调动各街道的积极性,霍达仍点点头,记在本子上。

    “三是发动社会各界捐一块。不向群众伸手,但可以发动机关事业单位干部职工,每年每人捐助一定数量的资金,用于农村公路建设。再是发动部门、企业踊跃捐助,或采取几个部门包街道、包村庄、包路段等形式筹集资金。”

    霍达仍慢慢地在本子上记着,何厚华瞄一眼霍达,飞快地在记录本上记下来,这是霍达看重的意见。

    刘兴华打断岳文道,“这都是老思路了。”

    “里面还是不一样的。”霍达却出面打断了刘兴华,刘兴华只好把嘴闭上。

    “继续说。”霍达示意岳文。

    “四是通过经营小城镇筹一块。将小城镇建设纳入市场化运作,通过经营小城镇、经营土地,筹集一部分社会资金,加快农村公路建设。”

    “五是每个街道在筹集资金方面有其他办法的,可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最后一句话他说得隐晦,有些常委却听懂了,霍达也听懂了,他眼前一亮,这个办法好!

    这就是要把任务压给街道,群策群力,小鸡尿尿,各有各的道,不管黑猫白猫,修起公路来就是好猫。

    刘兴华倚在椅子上,有些喘着粗气,这些岳文没有汇报,但显然霍达感兴趣。

    “以往我们的补助资金按修建农村公路的公里数发给街道,今年,可以换一种方式,实行以奖代补,把好钱花在裉节上,干在前面的街道得到奖励也要多。”

    这是对让十五个街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补充了,是具体的措施,但奖励却可以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这种奖励是荣誉,是金钱,也可以是地位,在未成年人的世界里,这种奖励可以是小红花,是作业本,也可以是老师的表扬。

    但是,人性使然,效果一样。

    “这是新

    思路!”

    各常委发言之后,就是工高官、管委主任霍达最后作总结了,他开头第一句话却打了刘兴华的脸,刘兴华刚才还一味叫嚣这是旧思路,仿佛不中用似的。

    “上级的资金和区财政的拨款是老生常谈,部门包保,经营土地和发挥街道的积极性,会后,交通局拿出一个具体的意见来,下发下去。”

    “但上级资金也要争取,二十条道路只有三条列入上级计划,这说不过去,每个单位都有争取无偿资金的考核,交通局看能不能把剩余的道路再包装一下,一揽子打包纳入上级计划。”

    他的胃口更大。

    “小岳的决心很好,年底,1公里的农村公路顺利完工,”霍达一扫会场,“通车仪式上,我亲自给你们交通局剪彩,披红戴花!”

    “小岳,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霍达的态度明显好起来,众人敏锐地发现,他对于岳文,并不象前些天传说的是那样,骂得狗血淋头。

    岳文也感受到霍达态度的变化,他心里明镜似的,虽然自己今天怼了刘兴华,但在他与刘兴华之间,霍达一直在平衡,现在用得着自己干活,他手上的天平就朝自己略微倾斜。大雪覆盖了枝头最后的残叶,街上的行人早已换上厚厚的冬装,不知不觉间,二零零三年已经远行,辞旧迎新的时刻马上就要来临。

    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岳文哪里也没去,按照今天的日程安排,廖湘汀与谭文正都要到区财政局看望、慰问财税系统的干部职工。

    这是老生常谈了,全国如此,全省如此,全市也如此,不同的是,有的只是市长走一遭,或者分管财税的常务副市长走一遭,而在开发区,向来是工高官与管委主任一起莅临财政局,以示重视。

    下午五点多钟,天已经黑了,崔金钊到食堂打得小米稀饭和咸鸭蛋,黄澄澄的色泽、香喷喷的饭味让岳文的肚子禁不住叫了起来。

    蔡永进走进督查处,崔金钊赶忙站了起来,“走吧。”蔡永进穿着笔挺的西装,暗红色的领带也很喜庆。

    岳文也站了起来,管委那边,他一直联系着谭文正的秘书吴锋,管委那边要听工委这边的信儿,接到岳文的电话,吴锋也赶紧跟谭文正和管委办公室秘书长李丹枫汇报。

    年终岁尾,廖湘汀终于得空,正在翻看着一摞资料,这是发改委送过来,是有关核电的一些资料,还是岳文放进廖湘汀的办公的。

    “你把这些资料熟悉一下。”廖湘汀道,见蔡永进来,又说道,“走吗?”

    蔡永进笑道,“谭主任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廖湘汀穿上外套,岳文忙把挂在衣架上的羊绒大衣拿在手里,两人随同廖湘汀下楼。

    ……………………………

    ……………………………

    财政局是一座老楼了,外表非常朴素,内部装修也很低调,但谁也不敢因为这个而看轻财政局,这个部门毕竟掌握着全区的钱袋子,如果说提拔干部要看组织部,那用钱就要看财政局,用人与用钱,从来都是机关中的大事。

    财政局局长黄照东早已等候在门前,区国税局、区地税局、人民银行平州分行等部门负责人也都笑着站在门前,外面的天气已经很冷,但大家踏着残雪,兴致都很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