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面壁十年,再来问世
    带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它可能是鸟人。

    会聒噪的不一定是李逵,他可能是包公。

    维多利亚的自助早餐很丰盛,可是李澜吃得无精打采,她仅盛了一碗粥,就着各式各样的盛在九宫格的咸菜,就这样慢慢喝着。

    今天早上,宣传部杨部长亲自陪吃早餐,他妙语连珠,申江北也热情地回应,岳文不时插上几句,李澜鄙夷地看看他,岳文桌子上已经放了一堆鸡蛋皮。

    据不完全统计,今天的早餐,这个质量卫士和反腐士已经吃了十二个鸡蛋,看着杨部长把自己跟前的鸡蛋“咕噜咕噜”滚到岳文面前,岳文又笑嘻嘻地剥开蛋皮。

    “我们开发区的交通局长,别的爱好没有,”杨部长取笑道,“就爱吃鸡蛋,走到沈南吃到沈南,走到京城吃到京城,这样的干部,用着也放心哪。”

    李澜心里暗笑,吃鸡蛋就能不受贿?这没有必然的联系吧?

    她从包间里出来,在四周放满的亮晶晶的食盒和餐桶间徘徊,岳文也走了出来,手里拿着盘子。

    “小李,尝尝疙瘩汤,维多利亚的海鲜疙瘩汤那是一绝。”

    岳文热情地招呼着,可是热脸并没有换来热情,李澜自己却盛了一碗黑米粥,想了想又取了两片披萨。

    “看来,一个人不光要有热情,有热情并不一定干得好工作。”

    哟,这是风凉话。

    “是,但热情要用到正途上,把热情用错地方,迟早把自己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李澜立马怼了回去。

    “谁现在水深火热还不一定呢,”岳文这次并没有拿鸡蛋,水煎包倒是取了几个,“就象这包子,怕是在油里煎熬,滋味不好受吧。”

    李澜不搭理他了,岳文却继续聒噪道,“建议你回去看看《曾国藩家书》吧。”

    “嗯?”李澜原本不看他的,此时也禁不住转过头来。

    “曾国藩有两年,日子比你还差。”岳文正儿八经道。

    从一个嬉皮笑脸的人脸上看到严肃庄重,总会让人感到不适应,“我的日子好着呢。”李澜用力把勺子在桶里搅了搅。

    “好日子?”岳文吡笑道,“宋祖英的歌听多了吧,凭你的长相,凭你的身材,嗯,估计你的学历也不低吧,这么大热天的,到秦湾来采访农村公路建设,……”

    “这是我的工作,是我们这个组的工作。”李澜不服气,手里勺子是件趁手的兵器,如果可能,她真想砸在这人的头上,顺便把滚烫的粥泼在这个贱人脸上,浇在这个青痞头上。

    嗯,用这两个词称呼他,还是轻的。

    “你们组不止你一个人吧,你别跟我说,你们组你挑大梁,呵呵,长得高不一定挑大梁,遇到倒霉事担责任那倒是真的。”岳文吡笑道。

    李澜立马不说话了,她看看岳文,电视台其实也是一个职场,在这里,竞争更加激烈,也更加浮华与浮躁。

    “你的家境肯定一般,”岳文笑道,“别否认啊,如果你是什么领导千金,现在早当出镜记者了。”

    李澜紧咬嘴辱,想走,却又不忍挪动双腿。

    “申江北的态度,昨晚并不友好吧,”李澜刚要说话,却被岳文又打断了,“这几天在酒席上的表现,申江北这算好的了,如果是我,我都不带你出玩,让你在台里坐冷板凳去。”

    李澜一口气突然堵在胸口,要咽咽不下去,要吐吐不出来,憋得难受。

    “记着我说的话,回去把曾老夫子的日记好好看看,可以看一下罗智写的《王阳明最神奇的心学》,这个版本最通俗易懂,等在你们那个台里站稳脚跟,再拿高跟鞋敲我脑袋。”

    岳文说完,却头也不回地朝包间走去,大厅里的客人都惊奇地瞪着李澜。

    她这个个头,本来就是鹤立鸡群,现在双眼包泪,在人群中更是瞩目。

    早餐,吃完了。

    车子,发动了。

    杨部长、岳文、秦高峰热情地把申江北与李澜送到车上,申江北与开发区这几个领导伸出手来一一道别。

    李澜也伸出手来,轮到岳文时,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来,可是马上,她感觉手里多了一样东西,待要看时,岳文却使劲摇摇她的手,“一路顺风。”

    “谢谢。”李澜低声道,声音小得她自己都听不清,申江北惊异地朝这里看看,这个姑娘有点变了。

    车子慢慢启动起来,申江北开着车,李澜却坐在最后面,她悄悄展开手掌,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餐巾纸就出现在手里。

    她看看前面开车的同事与一路议论的申江北,慢慢打开餐巾纸,三行字就出现在纸上。

    “尊重领导,团结同事,好好工作。”

    李澜不由胸口一热,这是好为人师,还是……她不知道,但她知道,前两条是她在单位里两年不得志的原因。

    突然,她发现,反面还有字。

    她看看前面申江北,慢慢翻转过来字条。

    “面壁十年,再来问世。”

    嗯?

    她慢慢地重新把餐巾纸叠好,放到包里,窗外,蔚蓝色的大海在太阳的照射下泛着点点金光。

    ………………………………….

    …………………………………

    目送申江北的车开出广场,岳文与杨部长告别,他的车子无声地开到了面前,突然,一只黑手伸了过来,替他拉开了车门。

    “这点小事,还用领导亲自动手?”

    黑八鼓着肚子,正一手扶着车顶,一手拉着车门,示意岳文坐进车里。

    “八哥,真不行,就你这形象,你说我们俩出去,谁是领导,谁是下级?”

    “你是领导啊,”黑八马上笑了,“就我这形象,拎个包倒个水还可以,人家也不能拿我当盘菜啊。”

    “好,有自知之明,得,那我跟人事局打声招呼,再跟你们电筹办王主任说一声,问题不大。”岳文坐进车里,黑八转身从前面上车。

    “到办公室,跟彪子一样,从科员开始干起。”黑八一愣,岳文吡笑道,“爱来不来!”

    “来来来,”黑八立马表是心迹,“听说好尹建林快退了?”

    “这是你操心的事?”岳文道,“交通局是个大局,关系复杂,送你三句话,只要你做到了,就能站得住脚。”

    “哪三句?文,这是不是你的不传之密?”

    “对,传男不传女,传子不传孙!”

    “噢,”黑八琢磨着,突然声音高起来,“谁是你儿子?”

    “那你想让我传你吗?”岳文拍着扶手大笑。

    “传吧,反正我们是兄弟。”黑八提前规定好了辈份,这不能吃亏。

    “哪三句,还是尊重领导,团结同事,好好工作。”岳文正色道,“这不是机关工作的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