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会议室里一时陷入沉默,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着霍达。

    从没有过的事情,以前从没有试过的事情,过程会怎样,结果会怎样,谁都不敢说,如果成功了还好说,如果失败了谁来担这个责任。

    “详细点说。”霍达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

    岳文拿出一个u盘,示意工委办公室连接投影仪,秘书长刘卫东马上让人准备。

    霍达笑了,笑得很得意,“看来小岳是有备而来啊。”

    岳文眉毛一挑,那意思,我从不打无准备之仗。

    投影仪很快连上了,大幕慢慢拉下,宝宝跟几个小伙子跑到窗前拉死窗帘。

    大屏幕上,什么是bot,及在这种融资方式中,政府处于什么地位,有什么责任,投资方处于什么地位,有什么责任,都讲得很清楚。

    霍达拿着着电光笔,在屏幕上划着线,“一句话,投资方出钱修路,路修好后,投资方收费,多少年以后,路的产权仍然归我们所有。”

    对,岳文虽然心里虽然对霍达有意见,但是霍达的眼光是敏锐的,思路是敏捷的,响鼓不用重捶,他的理解与接受能力很快。

    “那,投资方就一定能收回成本吗?”罗宽让道。

    还没等岳文回答,霍达瞥一眼他,“老罗,你这个屁股坐得不对啊,你是区里的纪高官,我们考虑的是这条路如何建成,而不是考虑投资商赚不赚钱。”

    开常委会,霍达对罗宽让的态度并不好,纪委在区里也没有地位。

    罗宽让老脸一红,不敢吱声了,其他常委见霍达对这个什么bot如此上心,也都缄默不语。

    刘兴华的表情很难看,“小岳,你刚才说如果成功,这就是我省第一条以这种方式融资的路,那我问你,如果这种方式象你说的那么好,为什么其他地市不采用这种方式?”

    一句话,道出了在座领导们的隐忧,霍达这次没有阻止刘兴华,刘兴华在他心目中,地位远高于是常委的罗宽让。

    “这是一个新事物,在运作过程中肯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问题出现了,也并不可怕,解决就是了,”岳文笑道,“我们秦湾是沿海开放城市,是山海省经济的龙头,我们开发区是秦湾市经济的引擎,我们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看没有什么不好。”

    “第一个吃螃蟹,是要付出代价的,不知道是烧着吃好,还是烤着吃好,别再把自己的牙硌掉了。”刘兴华不屑道。

    哟,有好戏看了,一个是老资格的管委副主任,一个是新上任的大局的局长,一个思路稳健,一个思路新颖,此时空气里就充满火药味了。

    岳文有个性,把这种个性也带到工作中来了。

    蔡永进看着岳文,他熟悉这个小伙子,但却并不看好他的做法,虽然管委副主任领导不了大局的局长是常有的事,但是明面儿上都过得去,背后里搞动作,象今天这样,提出的意见南辕北辙,各搞一套,别人也会对岳文有看法的。

    嗯,得找个机会与他沟通一下。

    “什么都有风险,要想不花钱,还一点风险也不承担,没有这样的好事,”岳文尽量克制着自己情绪,“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首先要转变思维发展方式,南方一些省的干部遇到新矛盾新问题都是向前看,用创

    新的思维寻找解决办法;我们的干部遇到新矛盾新问题习惯于向后看,看有没有成规惯例可循、有没有现成经验可用。”

    岳文有些无奈,“一说到修路,就是争取上级资金,有什么特殊的优惠政策、给多少钱,给哪些项目,或者只盯在给多少土地指标、环境容量上。这种思维方式不转变,发展就要受限制。”

    蒋胜眼睛一亮,端起桌上的茶水看了看这个侃侃而谈的最年轻的局长,他早不是初到芙蓉街道的那个“官二代”了,已远非吴下阿蒙!

    刘兴华一时语塞,在座的领导也不想介入这场纷争,霍达道,“接着往下说。”

    “刚才罗书记担心是否收回成本,这也是投资商要考虑的问题,如果车流量足够大,并且每天的车流量保持稳定,过路就要收费,投资商不愁收不回成本。”

    岳文朝罗宽让看一眼,罗宽让一笑,蔡永进心里明白,岳文这是在争取其他常委的支持。

    “另外,还有一点,我想更改一下401的走向,”岳文用电光笔在芙蓉街道段慢慢比划着,“新区北边这段路,我想能不能再往北扩展一下,我开着车粗步测算了一下,如果扩展出去,整个路长就要达到八十点四公里。”

    刘兴华一下打断了他,“现在的情况就是资金紧张,你却还在想着扩大投资,钱,钱从哪里来。”

    霍达看看争执的二人,“理由。”

    “理由就是,”岳文也不理睬刘兴华,“我们位于芙蓉街道的新区没有外环路,现在京城已经建到四环,虽然我们不建议采用摊大饼的形式发展一个城市,但城市没有外环路不行,”他点着手中的电光笔,红外线发出耀眼的强光,“如果把401这段往北扩出去,这就建成了新城的北外环,开发区新城的城区至少向北扩展了五十平方公里,这样,老城与新城过不了几年,就会连为一体。”

    “好!”

    岳文话音刚落,霍达拍案而起。

    “先不管这种融资方式是否成功,把交通建设与城市建设结合起来,这非常不容易。”

    袁丽萍用手肘一碰岳文,暗地里一挑大拇指,又朝刘兴华憋憋嘴,她是老资格的局长,与刘兴华叫板的事常发生,背地里看不起刘兴华。

    刘兴华的脸色此时很难看,可是面对着霍达的一腔热血与满腹热情,他总不适宜再往上泼冷水吧。

    “有合作意向了吗?”霍达很着急。

    “没有。”岳文道。

    霍达有些踌躇了,他看看其他常委,常委们却都不说话,那意思这么大的事,最后还要由书记来定。

    岳文看看刘兴华道,“霍书记,战备路上,我不抢功,军交部和交通部,还是请刘主任多费心,我全力以赴寻找投资商,”他笑着环顾着会议室,“这就象打麻将,只争取战备路,就象是单吊,而双管齐下,即争取战备路,又寻找投资商,就象是吃牌,我们手里有了五万六万,吃四万和七万都行。”

    众人一愣,接着都笑了,在常委会上说到打麻将,也就这个年轻小局长敢。

    前一句,蔡永进还暗暗为岳文叫好,刘兴华想把战备路这口锅甩给岳文,这么难的项目让岳文来跑,可是转眼间,岳文又让刘兴华作回了背锅侠。

    可是,怎么打麻将都出来了,这可是常委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