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风水轮流转
    “拿地图来!”

    霍达直接操起内线电话打给督查处,很快,门响人进,何厚华把开发区的地图放到了霍达桌上。

    这不是普通的地图,是交通局绘制的全区道路图,霍达指着地图道,“好,这样的话,整个新城的雏形就形成了,再与老城连接到一块,”他一拳砸在地图上,“整个城区的面积就能达到云海的一半,那么,我们的城市化率在全国也是数得上的。发达国家的城市化率要在本世纪中叶达到百分之八十,估计我们新城建起来后,将接近或者超越这个数字。”

    刘卫东笑道,“这次,岳文真是出了力。”对从工委办走出去的干部,又是准女婿过命的兄弟,他一直是好话不断,不过,对岳文的敬业与能力,他向来是看好的。

    “是出了大力!”霍达纠正道,“马上给岳文打电话,让他全力以赴靠在京城,连接线不成功不准回来,高速路口不成功不准回来,401国道改造,投资商不到开发区,不准回来。”

    刘卫东笑了,“掌柜的,他这一去快一个周了吧,好歹让他喘口气,交通局是大局,家里好多事等着他处理呢。”

    霍达笑道,“鞭打快牛,不能松劲,前有标兵,后有追兵,一日不进,则一日退步,我们的新城建设,能有效拉动投资和消费中两驾马车,”投资、消费和出口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霍达又感慨道,“廖市长当时定下的双城拉动战略,现在看,真是富有前瞻性。”

    “那刘主任呢?”刘兴华现在的地位尴尬了,战备路的争取没有进展,岳文已经拉来了投资商,虽说是民企,但也是在交通建设上全国数得着的民企;投资商拉来了不说,顺顺便把新区的外环路也给解决了。????“让刘兴华配合岳文,做好工作。”霍达没有丝毫犹豫。

    “掌柜的,这不好吧?”刘卫东提醒道,毕竟,刘兴华是老资格的管委副主任,而岳文还是一个未成婚的交通局长。

    风水轮流转,想当初,岳文初到交通局,打黑上栽了跟头,农村公路没有进展,401国道改造停滞不前,刘兴华到霍达跟前抱怨,甚至流露出调整岳文的意思,可是,谁能想到,度过开始的磨合期后,岳文开始发力,不仅农村公路建设在全省拔得头筹,401国道的改造也开始步入正轨。

    “我亲自坐阵,以岳文为主,刘兴华协调,”霍达一摸鼻子,“这有什么,厅级官员京城有的是,刘兴华不放下架子,永远成功不了……喊破嗓子不如干出样子,光动嘴皮子不行,”他一停顿,“连动嘴皮子都不如一个年轻人,我都替他脸红。”

    霍达是基层出来的干部,说话向来较直接,也较大胆。刘卫东心里一动,估计这话如果刘兴华在场,当场能气得吐血。

    “您亲自坐镇,估计没有什么悬念了,”刘卫东笑道,“其实如果没有您力挺,一直给他压担子,岳文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绩。”

    霍达看看刘卫东,笑了,“我的风格就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看准的人,我就要一杆子支持到底。”

    刘卫东这句话拍对了地方,霍达端起水杯,“交通局的报告呢,批了没有?二十辆警车?”他只是一犹豫,“批!”

    “那您的越野车?”

    “划拨给交通局。”霍达毫不吝色,“一辆车多少钱,城市的外环路多少钱,我还是有算明白这个账的。”

    刘卫东笑着从霍达办公室出来,笑着跟组织部长蔡永进打过招呼,廖湘汀看中的人真是不差,蔡永进做秘书长时威望高,做组织部长时威望更高,而这个岳文呢,当秘书时成功,当交通局长,仅半年时间,怕也是开发区历史上做事最多的一任交通局长了。

    …………………………………….

    ……………………………………

    天慢慢变冷了,枯黄的树叶在寒风中飘落,可是三里屯大街上依然能看到光腿的菇凉。

    这一个月时间,霍达前后六次跑到沈南,不下七次跑到京城做工作,书记都如此卖力,刘兴华自然不敢怠慢。

    岳文反倒轻松下来,他的精力集中在401国道的拓宽改造上,依天路桥集团已经到过开发区,实地测量车流量,洪总与霍达在京城见了一面,在驻京办吃了顿饭,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老弟,你现在大权在握了,上有霍书记看重,下在伙计们拥护,”刘卫东喝了酒,直接把岳文的辈份拔高了,如果从宝宝那里论,岳文是要喊一声叔的,“当领导当到这个份上不容易。”

    二十辆警车一次驶入交通局,在全区立马引起了轰动,有的小处局,一共才有那么三、四辆车,可是交通局,光新车就一次性驶入二十辆。

    霍达也说话算数,那辆霸道现在就停在了交通局的车库里。

    全区敢抢工高官的车,岳文也算是独一份。

    “嗯,401国道改造,加起来得十几个亿吧,再加上高速路连接线,近二十亿的工程,”刘卫东喝了酒,但是脑子清醒,“呵,这还不叫大权在握?”

    “我说了也不算,依天路桥自己投资,自己建设,招标不通过我们,我们只有监督权。”岳文笑道,按照合同是这么说的。

    刘卫东笑着摆摆手,“电话,你的电话。”

    岳文掏出手机来,还是那个熟悉的号码,他想了想,又关掉了,并没有接起来。

    “霍书记的意思,年前完成十五个街道的全部拆迁任务,完成设计招标,监理招标和施工招标,明年春天,立马开工建设,争取半年内把路全部贯通。”

    半年内贯通七十多公里的道路,难度很大,不是一般的难度,但是自从廖湘汀走后,开发区速度也是常挂在霍达嘴边的一句话。

    把刘卫东送上楼,岳文却没有回房间,直接下楼上车,“去沈南。”

    这些日子,车里就是宿舍,黑八与司机两班倒,轮流开,几乎每天都是在车轮上度过的。

    401的拓宽改造,需要省发改委立项,这没有难度,征地手续,国土局正在办理,这都是常规工作,但越是常规,越要往前赶。

    车上,他又把电话打给陶沙,虽说依天路桥集力作为项目的投资方已经定下来,但程序该走还要走,项目该招标还要招标,手续不能少。

    ……

    一夜间,从京城杀到了沈南。

    沈南的冬日,比京城还要冷,从交通厅出来,手机却又响了起来,岳文看看挂掉了。

    可是手机仍不知疲倦地响着,“不好意思,我在开会。”他假装匆忙小声说道,说完立刻挂断了电话。

    “笛——”

    岳文抬起头来,只见一辆奔驰的车窗慢慢摇下来,刚才打电话那人正对着他笑呢。

    (本章完)*f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