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绝地,绝症
    霍达的脸上,皱纹纵横交错,头发明显稀少,如果扒下这身官衣,没有了鲜花与掌声的包围,没有了下级与老板的簇拥,走在大街上,与普通的农民、工人并无两样。

    “摸摸他的底就行了,”一栋别墅内,王玉印仍是谦卑地笑着,给霍达添上茶水,“你说得太多了,廖书记心里会有想法的。”

    “我也是点到为止,他现在是市委常委了,”霍达虎着脸,“老虎屁股摸不得了,别人的话听不进去了,别人的难处看不见了,只盯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

    霍达看看王玉印,一幅在为王玉印打抱不平的语气。

    “廖书记年龄上占优势,开发区的工委书记到别的地级市干一任市长,快的话,几年就是副省级领导,”王玉印笑道,“你们该交好,不要交恶。”

    “在交城的时候,我很尊重他,”霍达不同意这种说法,“市委的部署,政府向来是不折不扣地执行,我们之间有争论,就象今天,但不影响感情。”

    王玉印笑了,霍达的年龄比廖湘汀还要大几岁,今天谈到银沙滩旅游度假区,表面上是为他王玉印出头,其实内里却有相当大为交城鸣不平的成分。

    可以这么说,开发区着手争取桃花岛核电站,霍达第一个反对。

    当前,沿海城市都在大力开发海景房,作为海岸线资源大省,山海省政府也大力鼓励海景房的开发,交城的海岸线主要在城市的南部,且拥有银沙滩独一无二的海岸线资源。

    王玉印有眼光,在海景房没有大热之前就拿下了银沙滩中心的地块,且还捂在手里,认为开发还不到最佳时机,可是银沙滩以西的地块,早已矗立起钢筋水泥的树林。

    房地产,对经济的拉动是很大的,去年,交城的房地产开发投资占整个城镇固定投资的百分之三十多,霍达还指望着经济数字更漂亮一些,毕竟年龄摆在这里,还是有机会再往上走一走的。

    “廖书记在开发区的年头也不短了吧,”王玉印好象丝毫没有受到核电站的影响,反倒劝起霍达来,“工委书记也干了一年了吧,他在开发区顶多还能干三、四年,核电站的争取,从八三年开始,都二十年了,没有个三、五年定不下来,”他舒服地倚在红木包银的沙发上,“到时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都不一定……”

    霍达看看王玉印,“老弟,你在商言商,我与你不一样。”他的话很明白,这四、五年,对他可是关键时期,不能前进一步,那只能退居二线了。

    看着霍达站起来要告辞,王玉印看看司机,司机马上进屋拿出两个木盒来,霍达连看也不看,“现在桃花岛核电站的关键是要拿到省发改委的小路条,云海、荣阳、昌威,也都势在必得,鹿死谁手,我们拭目以待吧。”

    “今天那个小伙子,喏,就是廖书记那个秘书,叫岳文的,”王玉印有这个本事,见过一面,第二面就能准确地叫出这个人的名字来,“说得有道理。”

    “有什么道理,不知天高地厚。”霍达阴沉着脸评价了一句。

    看着霍达的车子开出别墅区,王玉印仍是谦卑地笑着,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简单说了几句,他挂断了电话,“明天,去沈南。”他轻轻对司机道。

    …………………………………

    …………………………………

    秦湾的两会,在春日最后的风雪中闭幕。

    关于桃花岛核电站的争取和建设,仍是秦湾两会的热门话题,交城的代表、委员虽个别有异议,但就象大海里的泡沫,连浪花都算不上,触碰到礁石很快就碎了,融入了无边的大海。

    作为一个滨海城市的主政者,那就需要有大海一样的胸怀和眺望海洋一样的长远目光。

    在廖湘汀积极奔走下,两会结束后的第二个周,开发区管委与秦湾供电公司签订年度合作协议,计划年内投资4.6亿元建设32项电力基础设施工程,其中开发区管委出资1.2亿元,而其中将近一小半的电力工程,受惠的不只是开发区,毗邻开发区的交城也受益良多。

    二月二,龙抬头。

    作为国家级开发区,廖湘汀出席了全国开发区二十周年研讨会,******研究室、******发展研究中心、国土资源部、建设部、商务部及全国六个国家级开发区的的领导参加会议。

    部委是一个层次,山海是一个层次,秦湾是一个层次,而开发区又是一个层次,在廖湘汀的硬性要求下,岳文主动结交,广撒名片,广留电话,研讨会结束以后,他成功地把部委及其它开发区与会同仁的电话都要到了手里,而且建起了一个qq群,互通信息,互相交流。

    这个举措得到了大家一致赞赏,廖湘汀也很满意。

    可是,会后,廖湘汀并没有多待,马上飞回秦湾,迎接中组部主要领导到秦湾考察,开发区作为其中的考察点,是重中之重。

    整个开发区提前半个月就紧锣密鼓,行动起来!

    待廖湘汀回到开发区,准备工作基本就绪,在两个主要考察点上,廖湘汀又带着蔡永进、岳文及组织部一行人亲自察看了一遍,听取了专门汇报。

    三月二十二日,中组部主要领导乘火车抵达秦湾。

    ********徐文贤、省长李国华,省委副书记、省委秘书长、省委组织部部长等省部级领导,********罗宏民、市长郑权及市委副书记高红旗、市委组织部部长等市级领导接站并陪同考察。

    当中巴车一行停在海帆工业园的门口时,早已等候在这里的庄瑞健等人笑着走上前去……

    市委接待处、工委及管委行政处的工作人员各司其职,都忙碌起来,可是岳文发现,吴锋并没有跟随谭文正出现在现场,这样的场合,作为管委主任的谭文正不出现,本身是不正常的。

    廖湘汀作为市委常委、开发区的工委书记,神采飞扬地在前面带路介绍,中组部领导一行不时提问,也停下来同工人交谈,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

    岳文只能在远处看着,突然,他手里廖湘汀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急忙拿起一看,还好,是发改委主任李志海打来的,那肯定不是接待上的事。

    可是,他这一口气还没吐出来,马上就噎在了嗓子里,“廖书记,我们的核电站没有挤进全省重点工程建设的大盘子……”

    李志海没有啰嗦,直接说事,火急火燎,岳文感觉电话都要冒烟了!

    “李主任,我是小岳,廖书记正在陪同中组部领导,有事你慢慢说。”李志海那边好象火烧屁股一样,岳文却慢悠悠地打断他,他急,如果我再急,那急与急加在一起,会出事的。

    “嗯,省发改委的林荫处长刚给我打电话,说全省重点工程建设的方案已递交省政府,”李志海的语速明显比刚才慢了一些,“韩省长把桃花岛核电站从方案上划掉了。”

    韩作工,山海省常务副省长,分管省发改委工作,他划掉桃花岛核电站,那也意味着前期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秦湾、开发区日思夜想的核电站又要无限期搁置下去。

    岳文只觉得嗓子冒烟,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个手机还没说完,他的手机又响起来,他一看,却是谭文正秘书吴锋的电话,李志海的电话还停留着,他又接起吴锋的电话,“岳主任,谭主任让我跟您汇报一下,请您转告廖书记,谭主任确诊了,……肝癌!”

    吴锋的声音,干涩无力,但最后两个字却象重锤一样敲在岳文心上,

    他感觉自己的舌头在口腔里转了几转,但只说出两个字来,“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