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每临大事有静气
    领导最怕两长,一是检察院的检察长,二是医院的院长。

    前者可以终结他的政治生命,而后者可能终结他的**生命,当然,前提是违法违纪和被病魔所吞噬。

    两件事,对开发区来讲都是大事,两件事,对开发区来讲都是急事。

    可是,如果要论紧急程度,岳文宁肯把谭文正的病提前到桃花岛核电站之前,倒不是他是开发区管委主任的缘故,而是因为,任何事情,在一个人的生命之前,都轻若鸿毛,哪怕这个人是芸芸众生,无官无职无权无势无钱,一切皆无。

    他悄悄地靠上前去,可是却没有机会,中组部主要领导正在询问庄瑞健,不时满意地点点头,廖湘汀站得离领导很近,正微笑着看着他们一问一答,心无旁骛。

    有一个人却注意到了岳文,谁?开发区工委秘书长蔡永进。

    这个小伙子素来很精明,这样的场合,他并不往镜头前凑,而是远远地站在一旁,虽然此刻,他的脸上仍是一脸微笑,但肯定有事,而且事还不小,否则不会这个时候凑上来。

    果然,蔡永进听了岳文的话,也倒抽一口凉气,“现在汇报不是时候……”他也有些踌躇,“等领导离开开发区?”他好似在岳文商量,但马上否定了自己的说法,“我们还是见缝插针地汇报吧。”

    说实话,谭文正的病情已经定论,下面就是化疗,廖湘汀不是医生,但核电站却要他马上拍板,紧急应对。

    按照接待方案的要求,中组部领导下午离开开发区,而廖湘汀要全程陪同,那也只能见缝插针地汇报了。

    不过,很快,蔡永进就找到了机会,趁着领导正同一名工人交谈,徐文贤、李国华、罗宏民都围在旁边,蔡永进凑到廖湘汀身边,刚说了了句“廖书记,……”,徐文贤就把廖湘汀又喊了过去。

    自此,到视察完海帆工业园,蔡永进再也没有机会把廖湘汀喊到一边。

    领导们兴致很高,从海帆工业园出来上了中巴车,岳文早早等候在车前,本想利用乘车的机会跟廖湘汀汇报,可是廖湘汀直接上了中巴车,只是看了看他。

    蔡永进只能乘坐后面的中巴,他低声道,“刚才把手机给廖书记就好了。”

    岳文有些苦笑道,“这时候,打电话他也不会接,发信息,他也不会看。”

    蔡永进想想也是,“等会吃饭的时候说吧。”

    车队慢慢在平州宾馆停了下来,仍然是廖湘汀在前面引路,一行领导朝宾馆里面走去。

    终于,趁着领导们去洗手间的功夫,岳文逮到了机会。

    在场有太多的领导在互相寒暄,低声交谈,廖湘汀也在跟省委秘书长聊着什么,此时把他拉到一边,显然是不合适的。

    “廖书记,”趁着他们谈话稍歇,岳文马上走上前去,“您有电话。”

    作为市委常委、工委书记,一上午没有电话才不正常呢,众领导都没有起疑,廖湘汀也笑着把电话接了过来。

    可是,他拿到手里一看,却是一条信息,他慢慢看完,脸上的笑容只是微微停顿了一下,他刚想说什么,大领导就出来了。

    廖湘汀赶紧迎了上去,却转身看看岳文。

    有太多的领导在场,又是这样一个场合,千万不能表现出慌张来,作为廖湘汀的秘书,他的一点不恰当的举动都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每临大事有静气,这是蒋胜挂在自己书房里的一句话,岳文也时常记得。

    “汇报了吗?”蔡永进悄悄走过来。

    “汇报了。”岳文道,“我通知蒋主任、发改委的李主任过来等着吧。”

    蔡永进略一考虑,“本来谭主任不病的话,这个时候他出面最合适,现在恐怕得蒋主任亲自去沈南了。”

    电话,岳文并没有直接打给蒋胜,而是通知了蒋胜的秘书,只说让蒋胜到平州宾馆来,其它的事一句话没有多说。

    工作人员的饭桌上,岳文只吃了一个肉包子,又拿了一个,就守候在大领导们所在包间的门口,刚才廖湘汀并没有作指示,他知道,恐怕他会趁着吃饭的空当出来一趟。

    廖湘汀果然出来了,看到守候在包间门口的岳文,禁不住眼前一亮。

    “通知蒋胜、李志海马上过来。”

    “已经来了,就在隔壁。”岳文马上回答道。

    “来了?”廖湘汀有些迷惑,可是马上反应过来,“你打电话通知了?好,等会儿首长休息,我们开个短会,商量一下。”

    …………………………………

    午餐过后,趁着首长休息的时候,********徐文贤却把廖湘汀和庄瑞健叫了过去。

    徐文贤对秦湾开发区的发展很满意,对海帆集团的发展也很满意,话里话外全是鼓励的话语。

    廖湘汀却不能跟徐文贤再次汇报桃花岛核电站的事儿,一是这样不符合程序,二是这个氛围不是说这事的时候。

    等徐文贤谈完话,廖湘汀这才赶紧找到秦湾的两位主要领导汇报,罗宏民和郑权马上都意识到这里面的严重性,常务副省长审阅后的稿子,就等上省长办公会和省委常委会了,除非在省长办公会上再改过来,但这样难度太大了,而要改过,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省长李国华拍板。

    可是韩作工定下的事,省长李国华也要考虑,况且,韩作工把秦湾划掉肯定是有他的理由的。

    他的理由就是,秦湾为作享誉世界的旅游大市,不必把核电站建在秦湾,建在荣阳,一样可以保证秦湾的电力供应。

    荣阳有三个厂址,更有竞争力。

    昌威呢,离省会沈南近一些,可以确保省城的电力供应。

    因此,他倾向于在荣阳和昌威之间作出选择,至于云海,可有可无。

    “尽力争取吧,”事已至此,罗宏民的话就没说得太满,“国华省长那里,我也会再汇报。”

    “你们也不能闲着,毕竟还没上会,哪怕有一丝希望,也要去争取。”郑权道,“项目,都是争回来的!”

    ……………………………………

    六楼小会议室。

    “这样,兵分两路,罗书记、郑市长肯定会跟文贤书记和国华省长汇报,”廖湘汀的脸上有焦虑之色,他看看蔡永进,“秘书长不能走,文正又查出病来,这样,老蒋,你跟志海去沈南,嗯,估计中组部领导走后,省里就会开会讨论核电站的事,全国上下都在行动,山海省也不能耽搁。”

    岳文感觉蒋胜的黑脸更黑了,这趟差使,廖湘汀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责任重大。

    “一定要争分夺秒,老蒋,志海,你们现在就出发,我就一个要求,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挤也得挤进今年发改委的大盘子。……我忙完这里的事情,我也去沈南,”廖湘汀突然看看岳文,“小岳现在也去,这两天,让晓书先跟着我。”

    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岳文突然想起《出师表》上的话来,听到廖湘汀说到自己,忙点头答应。

    “永进,你代表我先去看看文正,等忙完核电的事,常委们一块都去看看。”

    “谭主任跑省里最合适,可是偏偏又查出癌症……”李志海笑道。

    廖湘汀却打断他,“相比事业,我倒认为,家庭更重要,亲人更重要,因为父母就你一个儿子,孩子就你一个父亲,孙静就文正一个丈夫,事业,还有更多的人去管、去忙,可是人没有了,什么也都没有了……”他长喘一口气,“除非是战争或非你不可的事儿,那么还是以人为主,以家庭为主,如果一个人舍弃家庭放弃健康去忙事业,我不赞同……”

    廖湘汀的语气很沉痛,每个人心头都感觉很压抑,蒋胜和李志海的饭都是吃到一半被叫了过来,几人一商量,从宾馆带了几个盒饭,直接驱车直奔沈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