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痛并快乐着
    黑八眼珠子一瞪,“噌——”,就从后面蹿了过来,“郎哥,她还怀着孕哪。”

    不说这个不要紧,一说这个,大灰狼更是气不打一出来,见黑八主动凑过来,抬起的手“啪”地一声打在了黑八脸上。

    “啪——”

    又是一声脆响,大灰狼的脸上就多了五道红印子。

    “我打死你们——”

    大灰狼凶相毕露,杀气腾腾地看着郎建萍与黑八,吓得岳文、二腚等人赶紧上前拉开,二腚说得对,这毕竟是人家家事,电闪雷鸣之后总会雨过天晴,妹子还是妹子,可这妹夫吗……

    “你打吧,你打吧,爸妈死得早,打死我,你就一个人过吧,谁也碍不着你的眼了……”郎建萍泪流满面,红着眼睛盯着大灰狼,不断地数落着。

    大灰狼“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他突然站起来,一脚踢开挡在前面的塑料椅子,大踏步朝外走去。

    “我就当没你这个妹妹,你以后是死是活别来找我。”

    “你不能走!”郎建萍反应更快,哭着拦在大灰狼前面。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众人互相看看,黑八捂着红肿的腮帮子,也看着自己这个未来的媳妇,只有岳文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兄妹二人。

    “你不要我,我还是你妹子,你不要我,你还是我哥。”这几句话说是在情在理,众人纷点头,都朝大灰狼投去不善的目光。

    “咱爸临死前怎么嘱咐的,你都忘了?”

    一句话,却又让众人心酸不已,就连大灰狼这个硬骨铮铮的汉子,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妹子,也禁不住热泪长流。

    “你还要打我?你还要打我?”郎建萍哭得歇斯底里,稀里哗拉。

    大灰狼的目光慢慢变柔和了,他看看拿着餐巾纸给郎建萍擦泪的黑八,长喘一口粗气,“就这么着吧,黑八,你以后敢欺负我妹子,”他心里仍憋着火,顺手拿起一啤酒瓶,“啪”地砸在桌子上,手里的瓶刺就对准了黑八同志,“嗯?”

    “我,我,我不会,我怎么会……”黑八语无伦次了,玫瑰好吃,无非手上扎几根刺,但守在玫瑰旁边的狼就不好惹了,那可是要命的。

    大灰狼顺手把瓶刺扔到一边,“哥,你不能走。”郎建萍还是不依。

    大灰狼烦了,“让我在这看你们腻味,走,兄弟,喝酒去。”他看看岳文。

    还没等岳文答话,郎建萍又哭开了,“哥,我就你一个哥,现在这个样子,马上就得结婚了,我进他们家的门,你不能让人家看不起我!”

    “怎么看得起你?”大灰狼不明白了。

    岳文轻轻说了几个字,但大灰狼好象仍转不过弯来,“陪嫁。”岳文又轻轻笑道,郎建苹感激地看看他。

    大灰狼腾地站了起来,吼上了,“都把你这样了,还想要嫁妆,你看看你找的这个人!”

    郎建萍却不说话了,他看看岳文,岳文一打手势,郎建苹就这么一直流着泪盯着大灰狼。

    这丫头,嗯,心眼不少,黑八同志嘛,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就是她这个脾气爆裂的哥哥,脾气早被她摸透了。

    大灰狼心软了,“好了,你要什么?”

    郎建萍这才拿起餐巾纸擦擦泪,“我们家跟铁霖家差得太远,他爸是局长,他妈也是干部,也不怕文哥笑话,我得让铁霖的爸妈看得起我。”

    这是正理。

    《锁麟囊》中的另一女主哭得那么厉害,不就是因为没有嫁妆吗,还让个丫头讥笑,“过去指不定没有炕席呢!”

    “行了,说吧。”大灰狼看看黑八,无奈地又坐下来。

    “我知道,你刚买了一套门头房,就在管委那条大街上。”郎建苹抽泣道。

    那可是黄金位置的黄金铺位啊,大家都看看大灰狼,宝宝更是满脸羡慕,黑八也直勾勾地盯着这个未来的大舅哥。

    “行。”大灰狼一闭眼睛,一挥手,“就当我炒股赔了。”

    “这是门头房,”郎建萍也不哭了,“我准备开家西装店,我也考察过几个牌子,但加盟费加上装修还得要三十万……这,算我借你的。”

    三十万?

    一众穷逼苦逼跟前,大家大眼瞪小眼。

    “还吗?”大灰狼撇撇嘴,讽刺道,“别说还啊,打小你借的东西什么时候还过?”

    这哥当的,就在众人都翘起大拇指时,郎建萍又开口了,“人家别人家的姑娘,婆家买房子,娘家总得陪嫁一辆车吧,咱爸妈又不在了,你就是我娘家……”

    大灰狼有些懵,明显是给气着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酒也消得差不多了,“他,”他指指黑八,“不是有辆车吗?我不是给你买了一辆吗?”

    “我个头高,坐不下,肚子大了更挤,”郎建萍很坚决,“你给我买的是二手普桑,你妹子可是头一回结婚。”

    “没有。”大灰狼这回很坚决,他挥挥手,“你把我卖了吧。”

    “你现在这辆车就是刚买的。”大家的目光朝投向了外面,一辆崭新的丰田越野就停在门前。

    “那我开什么?”

    “普桑。”

    “我还没结婚呢,”大灰狼叫道,“我这点家底你都摸透了,你说你说,你在水泥厂挣的工资呢,我一分钱也没看见。”

    “那是私房钱,”郎建萍理直气壮,“也是嫁妆。”

    大灰狼无语了,他蹭地站起来,郎建萍这下不拦着了,“哥,钥匙。”

    大灰狼转身看看自己的这个妹妹,恨恨地把钥匙拍在桌上,又拿起那辆普桑的钥匙,见岳文还要请吃烧烤,大声嚷道,“我待不下去了,再待一会儿,她结个婚,我得去借高利贷。”

    二手普桑冒着浓烟消失在夜色里,看着郎建萍去找冰块给黑八覆脸,一脸羡慕的宝宝恶作剧地搓着黑八的脸,“八哥,今晚太特么值了,这是小百十万啊,给我这么多钱,揍我个生活不能自理,我也愿意。”

    黑八捂着肿了的腮帮子,嘴角却咧到耳根子了,“八哥,你这叫什么来着,对,就是痛并快乐着!”宝宝一拍手笑道。

    黑八有些兴奋,又有些懊恼,“我大舅子还有五千亩海滩呢,那才真叫值钱,怎么不要那个啊……”

    得,这又惦记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