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做作业
    迎来日出送走晚霞,朝朝暮暮的交替和轮回,带给秦湾二十四小时不落幕的美景。

    明天是“五一”长假,岳文与小武提前一天开车赶到沈南,进入省委党校来到后面的学员之家,廖湘汀正与齐鲁辽聊天,两位领导兴致都很高,这同学之间的情谊看来与在与时俱进。

    廖湘汀的东西很简单,就是几件换洗的衣服加一台笔记本电脑,小武早就拎在了手里。

    岳文跟在廖湘汀后面下了车,出了楼门,廖湘汀却突然问道,“老谭那边怎么样了?”

    “明天早上在附一(秦湾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动手术。”岳文一直与吴锋保持联络,谭文正的病情,他总是第一时间知道。

    “那,先不急着回区里,去秦湾。”廖湘汀道,“唉,在这里一个多月,我都胖了。”

    岳文正琢磨着怎么回答他,这说他胖肯定不好,说他不胖,那是睁眼说瞎话,廖湘汀的脸上确实有肉了,却冷不丁听廖湘汀说道,“你瘦了。”

    岳文心里一热,小武也从反光镜里看看廖湘汀,更加专心地开车。

    “我知道,这些日子,你做了大量的工作,”一个月的党校学习,廖湘汀似乎变得平易近人,“永进给我打电话都汇报了。”

    这个岳文不知道,但他知道的是,督查处每天都要整理一份工作情况汇总,通过电子邮件发给廖湘汀,蔡永进也几乎每天都要与廖湘汀通电话。

    “我们早早把交城引起的麻烦处理干净,可是荣阳现在仍有一个县市还在折腾,这个县市的市委书记已经诫勉谈话!”廖湘汀道,“交城毗邻开发区的两个乡镇的党委书记一个免职,一个调离,我们的工作能力与水平,是走在其它三个地市前面的。”

    廖湘汀声音不高,但很喜悦,“呵呵,他们连自己一亩三分地的事情都搞不定,还想出省跟别的省份竞争?!这下,韩省长不好意思给他们说话。”

    “中国城集团取消了行程,就再没有消息了吧?”他又又问道。

    “没有。”岳文老实答道。

    “我们这是一箭四雕啊,平息交城求访,打退中国城集团,把其它三市比了下去,还让韩省长和省里其它领导看到了我们开发区干部的能力和水平!”

    他的话虽然说得含蓄,但岳文知道他话里隐含的意思,如果打个不恰当的比喻,那就是其它三市是扶不起的阿斗,你韩省长硬要去扶,那你的话,在对比面前,也要打折扣,大家都会想,有一个孙仲谋,为什么要去扶一个刘阿斗呢。

    “小岳,有没有想过,独立挑起一幅担子?”廖湘汀突然问道。

    岳文“惶恐”地转过头来,“我还想跟您跟前多学几年。”小武下意识地看看岳文,这也太快了吧,王晓书可是跟了廖湘汀四年啊。

    “这不矛盾,”廖湘汀笑道,“你是选调生,破格提拔的例子还是有的,嗯,……做好准备……把核电这个硬骨头给我啃下来。”

    言不轻易出,出则必行。

    这就是廖湘汀风格,岳文心里一阵激动,他暗暗盘算着,还有四个月就可以转成正科级了,但要负责一个部门,那可就是处级干部了。

    蔡永进也已经跟他谈过话,但他没想到幸福来得如此之快。

    “还是那句话,职务先上去,级别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往前走,就是这样,有人肯定要说闲话,”廖湘汀却突然又说道,“拿出实实在在的政绩来,让那些人给我闭嘴。”

    “我明白,廖书记。”岳文立马表态道。

    “有一件事,”廖湘汀缓缓道,“云海西霞口,也就是你的老家,也进入了省里的大名单,到时一并上省委常委会。”

    “啊,什么时候的事?”

    “就今天,”廖湘汀缓缓道,“齐市长很高兴,所以说,不到最后一刻,四个地市谁也不敢说自己能笑到最后,……其实,进入省重点工程的盘子,何尝不是省里布置给四个地市的作业?现在四个地市的作业都完成了,我们秦湾,我认为,是完成的最好的一个,你功不可没,但下面的作业,你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一定不能前功尽弃!”

    “我明白,廖书记。”岳文郑重道,“我一定把作业做好,不会前功尽弃。”

    …………………………………

    …………………………………

    “廖书记,谭主任的情况不是太好。”

    附一的院长就在廖湘汀的车停下时,就恰当地出现了。

    “老柳,详细说说。”廖湘汀很关切。

    柳院长得到鼓励,马上打开了话匣子,经常与上级领导及领导的家属接触,他懂得不用医学术语明白地把病情表述出来,就是岳文这样的医盲也听得明白。

    “你的意思是,肿瘤没有缩小,还在长?”廖湘汀皱起眉头,鼻音愈发重了。

    “从ct上显示是这样,”柳院长也是一幅沉痛的表情,“但不知道,二次手术以后会不会缩小,现在最怕扩散到其它器官上。”

    “老谭的精神状态怎么样?”

    “很好,”柳院长有些犹豫,“在病房里一直下象棋,有说有笑的,看不出有压力来。”

    廖湘汀不说话了,岳文抬手看看手表,还不到五点半,因为就京城来的专家动完这个手术,马上就要飞回京城,所以手术安排在了早上。

    “我们直接去手术室吧。”柳院长在前头带路。

    早上五点半的医院走廊上,除了灯光与偶然走过的白大褂之外,完无一人。

    看到廖湘汀过来,大家都站了起来,其中有管委那边的秘书长李丹枫,也有两个街道的工委书记和一个处局的局长,交通局局长陈江平也来了。

    大家正在寒暄,电梯门开了,这次,谭文正没有自己走过来,却是由护士推过来的。

    廖湘汀快步迎上去,谭文正眼睛一亮,也伸出手来。

    一个月不见,谭文正眼窝深陷,岳文明白,再好的心理素质,在这种病跟前,迟早也有崩溃的一天。

    世上最残酷的事,莫过于提前知道必死的结局,而却没有办法挽救自己的生命,只能在亲人的痛器与同事的惋惜中,一步步无力地被拖进死亡的深渊。

    这种在大病前的无力与昔时在官场上的强势,形成鲜明对比,以前意气风发的谭主任与现在脸色蜡黄的谭主任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岳文禁不住心里一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