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朋友,兄弟
    “错了,一看就不专业。”岳文却又吵吵起来。

    “怎么不专业了?”蒋晓云站在他身后,推着轮椅,“今天,你别喧宾夺主啊。”

    “新娘入场时要奏的是瓦格纳的《婚礼进行曲》,出教堂时再奏门德尔松的《婚礼进行曲》,这全颠倒了。”岳文小声嘀咕着,可是他的声音也低了下去,全场的目光都投向了大灰狼和郎建萍。

    射光灯打在二人身上,很庄严也很肃穆。

    大灰狼一脸郑重,认识两年来,岳文从没有见过他这幅表情。

    他目视前方,满脸严肃,一手挽着眼含热泪却又羞涩不已、喜悦不已的郎建萍,慢慢穿过这花海廊柱朝等候在前面的黑八慢慢走来。

    “唉,娘家人终于来了,”刘媛媛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一边感慨道,“今天最高兴的当属建萍……”

    “是啊,她夹在里面,最不容易。”宝宝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刘媛媛身边,马上附和道,刘媛媛看看他,又转脸注视着台上。

    台上,大灰狼看看妹妹,很郑重地把挽着他的妹妹的手交给了黑八,同时,伸出双臂,黑八也伸出单臂,两人重重地搂在一起,大灰狼重重地拍了拍黑八的后背,方才放开手。

    “不好,狼哥要哭。”岳文小声道。

    果然,随着黑八牵引着郎建萍上台,大灰狼一转身,已是涕泪滂沱。

    司仪说什么,已经没人去听,大灰狼扫视着台下,终于发现了那辆轮椅,他快步走到岳文跟前,众目睽睽之下,重又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岳文。

    岳文只听得耳边响了几个字,“兄弟,谢了……”

    他也重重地拍拍大灰狼的后背,“现在,好了,……”

    蒋晓云、刘媛媛和王凤的眼圈都红了,王凤拿出纸巾,不住地擦着眼睛,她,是想起了去年去逝的父亲王建东,这个场合,本应是父亲挽着女儿的手臂,她一转头,朝外面走去……

    台上的黑八,随着司仪的调侃,禁不住也泪流满面,倒是郎建萍,稳稳地站在台上,现得很是端庄也很大气,就象一只白天鹅一样,浑身上下散发着优美的主角光环。

    “别再哭了,好好的婚礼,哭什么?”彪子看着黑八激动的样子就来气,“我结婚,没他笑得高兴的,这自己结婚,那来那么多情绪?!”

    “这会哭,等会闹洞房时让他笑不成个,”蚕蛹开始出馊主意了,“让他知道,笑比哭好!”

    “接下来,一对新人将向他们的父母斟上一杯甜茶并改口,请伴娘呈上他们的改口茶,好,我先问一下新娘,先敬爸还是先敬妈,先敬爸前途大,先敬妈有钱花,好,新娘先来到新爸爸面前……”司仪调侃道。

    “来到新爸爸的面前,甜甜的叫上一声爸,请爸爸喝茶,那么问一下爸爸,媳妇叫的爸甜不甜?”

    “甜!”宋德良此时禁不住也眉开眼笑。

    “甜就给零花钱。端上一杯茶来到新妈妈的面前,深深的叫上妈妈,请妈妈喝茶,问一下妈妈,对媳妇满意不满意,满意就给人民币。”

    郎建萍看看黑八的妈妈,甜甜地叫道,“妈——”

    一个字,岳文发现,台上的大灰狼又在抹眼泪,相依多年的妹妹,如今叫另一个不相识的女人为妈,要进入另一个陌生的家庭,与一个陌生的男人组成家庭……

    黑八的妈妈却笑呵呵地拿出早已封好的大红包,郎建萍笑着接过红包,又大声说道,“谢谢阿姨!”

    妈?阿姨?

    全场一时哄堂大笑,黑八看看自己的老婆,也禁不住破啼为笑,黑八妈不好意思地看看郎建萍,郎建萍也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司仪反应快,笑着调侃道,“这刚接过红包去,妈又改成了阿姨……”

    郎建萍慌忙又补充道,“妈!”

    “哎!”这次,黑八的妈妈痛快地答应了。

    ……

    仪式,千篇一律,却因为主角的不同,又能演绎出不同的故事。

    待最后宋德良宣布开席,岳文早感觉饥肠辘辘,“我是主陪,大家都听我的,一个字,吃。”

    他也不管几个女生,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豆腐,彪子、宝宝、蚕蛹、曹雷也都大快朵颐,吃得腮帮子流油。

    “哎,你们怎么不吃?”曹雷异样道,几个女生吃完蟹子后都不动筷子了,蒋晓云还把自己的蟹子给了彪子,“这是维多利亚的最高标准,怎么,让这两口子感动了吗?难不成是光交钱不吃饭,给黑八省钱?”

    “你问他。”王凤笑着一指岳文。

    “呵呵,我以身作则,还不行吗?”岳文试着夹起一块鸡肉,放进嘴里慢慢嚼着,“吃啊,你们看,我都吃了,不就是不干净吗,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岳文,今天虽然是黑八结婚,我看主角怎么好象是你啊,”刘媛媛突然笑着站了起来,“我参过这么多婚礼,当着喜主的面儿,抢人家的红包的,你是第一个!这么有情有义,为朋友考虑的你也是第一个!还有啊,你又为我们免费科普了那么多后厨的知识,我们不敬你一杯酒是说不过去了,来,姐妹们共同举杯,敬一下岳——教授!”

    蒋晓云、王凤等都站了起来,“来,男同志陪一下。”刘媛媛一看宝宝,宝宝立马响应。

    “我靠,你们想干什么?就是这么对待你们亲可爱的人的?这么对待你们德高望重的岳教授?”岳文吡笑道,“想灌醉我,没门!”他拨弄着轮椅想往外走,可是不成想,下面已被刘媛媛牢牢固定住,想走也走不了了。

    “对啊,最可爱的人,我们就得用酒表示。”王凤也笑道,“他不喝,怎么办?”

    “灌他!”宝宝看看仍是一脸懵逼的曹公子和蚕蛹,率先起义了,“把我弄到阳海,让我整天喝风沙,这账还没算哪!”

    彪子看看一脸领导相的岳文,却不敢吱声,他怕岳文秋后算账,特么地,宝宝又回阳海了,女人岳文也不屑对付,吃亏的只能是他们几个小伙伴。

    “你们放心,我不跑,叫领班过来,我有话……”岳文笑道。

    “叫什么领班,他在这里喝酒,领班巴结他,都给他换成水,这招今天不好用!”宝宝立马揭穿了他。

    “叛徒!”岳文笑着一指宝宝,“得,喝!”

    多少天了,他其实也想大醉一场,醉得一塌糊涂,醉得不省人事,但愿长醉不再醒来!

    看他一口干了杯中的白酒,刘媛媛笑着又给他斟满,“岳教授,请教一下,你怎么让那些大师傅罢工的?这帮人可不是能让人随意摆弄的。”

    “他们有正义感!”岳文看看蒋晓云,摆摆手笑道。

    “是不是黑八家没有给后厨烟酒表示表示?”彪子道。

    “我给了,”蚕蛹委曲道,“别让八哥听见,以为是我截下了。”

    刘媛媛看看蒋晓云,又看看岳文,“看他的模样,他也有正义感,可是,谁信哪?”

    可是,岳文却死活不肯说出来。

    他从高中起就跟着往粤东跑车,他知道,有两帮人最不好对付,一是后厨的大师傅,操的都是白刀子的买卖,性子很野;另一帮人就是长途车司机,走南闯北,刀棍里滚过,他们谁也不服,谁也不怕。

    用二腚他们去威胁,这帮大师傅肯定不听,最后嘛,还是阮成钢说服了维多利亚老总,让他睁一眼闭一下,岳文就跟大师傅们说了一句话:

    “菜,你们该怎么准备就怎么准备,晚上二十分钟,我给一千块,你们晚上一会儿,主家还能再给一千块!”

    秘密保守住了,可是嘴却张开了,这帮娘子军也不是吃素的,又有宝宝在旁装腔作势,一会儿功夫,岳文就喝下去了一斤白酒。

    当黑八与郎建萍过来敬酒时,他的脸已经红了,“苍天啊!大地啊!这是哪位天使姐姐替我出的这口气啊!”黑八立马大呼小叫起来,“我宣布啊,灌,灌一杯,一百块钱,当场兑现!”他兴奋得满脸红光,就是郎建萍在旁拉他也顾不得了,“解气!”

    有了金钱的刺激,彪子、宝宝、蚕蛹也出手了,曹公子更绝,直接去拿盆了,席上乱作一团,也热闹成一团。

    女将们却退到一边,把战场交给了男人,刘媛媛笑道,“还别说,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岁月静好!”

    蒋晓云看看已是脸色发青的岳文,知道他的酒量快到底线了,她轻声叹口气,“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朋友、有兄弟替你负重前行罢了。”

    “文哥,多了吗,等会儿还要闹洞房呢!”宝宝邀功似地看看刘媛媛。

    岳文却躺在轮椅上,仰头看天,“闹什么闹,我有点多,下次,下次吧。”

    “还有下次?”宝宝立马咋呼起来,“你还想让八哥再结一次啊,说错话,罚酒!”

    当包间里乱作一团的时候,另一个包间里,大灰狼已经喝多了,车轴汉子趴在桌上痛哭失声,宋德良赶紧安排人安排车送这个贵宾回家。

    郎建萍小心地扶着哥哥,把他送上了商务仓,可是,就在门准备关上时,一只手突然伸出来挡住了车门,“先……别开,我妹子,我妹子,……还没上车呢!”

    只这一句话,郎建萍顿时泪崩……

    “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