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没有树哪来的影儿
    “抢红包?抢什么红包?”

    廖湘汀的眉头紧皱,正快步朝工委大楼里走去,后面跟着的仍是蔡永进与王晓书。

    领导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不过参加婚礼都有秘书、司机代劳把红包交上,交份子钱这种事似乎离他们已经很遥远了。

    蔡永进笑着解释道,“粮食局宋德良的孩子结婚,他家那个小子找了个媳妇,没有正式工作,哥哥还是区里的一个痞子,老宋本来不同意这门婚事……”

    “跟岳文有什么关系?”廖湘汀一下打断蔡永进,走到电梯前。

    “宋德良不让人家娘家人来,”蔡永进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娶媳妇就是娶媳妇……”

    “这说不过去,”廖湘汀立马表态道,他进了电梯,“这样做就是儿媳妇也不乐意,这不是在家里制造矛盾吗?”

    “是在制造矛盾,人家媳妇家也不乐意啊,……岳文就出头了,老宋的儿子跟这媳妇认识,还是岳文的媒人,他找过老宋,可能谈不拢,婚礼当天,他就跟老宋家要谢媒钱,把人家的礼金都倒进自己个的袋子里,逼着老宋非要把媳妇的哥哥叫来!”

    廖湘汀看看蔡永进,走出电梯,“他有本事,瘸着腿还能抢红包?腿好了,本事不得更大!……他的腿伤有一个月了吧?”

    “嗯。”岳文交往的人很杂,这一点蔡永知道,廖湘汀也知道,蔡永进有意提起婚礼的事,一是就当给领导开怀解闷了,二是他也知道廖湘汀的本意不是真要把岳文撵出去,后面还是要用的,他也不希望廖湘汀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

    可是,廖湘汀的关注点却不在这个上,转而说起了别的事。

    ………………………………

    ………………………………

    开发区交运局。

    岳文这还是第一次来,陈江平到交运局任职以来,他也到了工委办,由于一直跟着廖湘汀,他还真没来过这里。

    作为曾经区里的大秘,交运局的人都认识他,听说找陈局长,一个个态度出奇地好。

    这里的办公条件看起来比芙蓉街道要好,出了电梯,直接就来到陈江平办公室。

    陈江平的官威似乎更重了一些,鼻子里只发出一个“嗯”字,办公室主任就小心翼翼地退了下去。

    “你挺厉害嘛。”

    岳文想不到,第一句开场白是这样的,但他觉着很亲切,这典型就是在街道时说话的口气,好象他还是党工委书记,自己还是主任助理,抑或陈江平心里从来没有把他当成什么狗屁助理,还是那个刚从学校里毕业的小伙子。

    “差点把人家婚礼搅黄喽!……嗯,你怎么想的?”

    “不蒸馒头争口气,不让娘家人过来,这理就说不过去,我就是想给大灰狼争口气。”岳文坐在轮椅上,仍与陈江平“平起平坐”。

    “是为大灰狼还是为自己?”陈江平倚在椅子上,仍然往后抚着头发,可是岳文发现,他的头发更少了,肚子也象许多油腻的中年男人一样,又大了一圈。

    岳文心里一缩,到底是老领导,能看到他内心的深处,内心深处那自己都不想承认的事实。

    “有一个月了吧?”陈江平又问道。

    “嗯,一个月了。”岳文明白,他是在问腿伤,也是自己不再担任廖湘汀的秘书有一个月了。

    “在家里没意思?”

    “很没意思,”岳文实话实说,从红尘宦海的中心一下到了无人问津的边缘,从华山论剑一下到了鸡零狗碎,不是一般的没意思。

    但凡你进入这个场,在万人瞩目中穿行过,在鲜花与掌声中伫立过,不留恋?不向往?是不可能的!

    “想通过这个方式引起廖书记的注意?”陈江平笑道,但马上板起脸,“没用!这就象小孩子做恶作剧,想引起大人的注意,我知道,你可能不认为自己有这个想法,可是你内心最深处就是希望表现一下,……嗯,不甘寂寞了,不甘平凡了……”

    特么地,这人老成精,他还没老呢,简直就是照妖镜,把自己的每一根毫毛都照了出来。

    “问题是,是这有用吗?”陈江平一直在观察岳文,两人从芙蓉街道出来,一个干了交运局长,一个干了督查处副主任,可是眼前这个小伙子,好象还跟以前一样,没有改变,没有任何改变。

    他有心点拨他一下,“听说被撵出工委办了?”

    岳文却笑道,“这旧闻了,不新鲜了,……您是想招兵买马,收留我?”

    “我不收。”陈江平很干脆,“为什么撵出工委办,你没想想?想不通,你这一辈子我看也不会有大出息,到头了顶多是个处级干部。”

    岳文看看他,却没有作声。

    “不服气?我知道,你有功,核电项目几次起死回生,里面有你的影子,可是你就是影子,你不是那棵大树,没有大树,哪来的影子?”

    岳文猛地抬起头来,特么地,这句话,有逼格!

    “省里的事我也知道,对你的行为,市领导还是赞赏的,所以远远到不了把你撵出工委办的地步,蔡秘书长私下也为你叫委曲,这件事上你是有功的,虽说功过不能相低,但就是处分你,要么轻,要么重,你想没想过,为什么处理得这个样子,说轻不轻,不重不重?”

    岳文摇摇头。

    “好,现在知道闭嘴,知道闭嘴就没有白白处分你,”陈江平笑了,“中国有句老话叫贵人语迟,你看哪个大领导是守不住自己嘴的,胡乱说话,那是心不静!……前面,你太顺了,太顺了就容易忘乎所以,就容易浮躁,浮躁就容易胆大,胆大就容易出格,出格就容易踩红线,踩纪律和法律的红线,许多干部,不是没有能力,为什么进去了或者下来了,就是因为胆大!”

    他话锋又一转,“胆大是好事,可是也是坏事,但你年轻,必须把性子磨下去,沉下心来,静下气来,好钢都得过炉火,这句话还是蒋主任说的,你要知道,这是廖书记为你好。”

    “陈局,那我应怎么办?”什么叫高人,就是看的层次比自己高,在高人面前的态度是什么,那就是老实,老老实实。

    “凭工作再回去,秘书长只要没正式跟你谈,就有回旋余地。”陈江平道,“现在全国、全省、全市缺电,除了核电,风电也是清洁能源,这是一个新课题,你现在关系在发改委,也算对口,拿出一份发展风电的调研报告,直接给蔡秘书长。”

    “好,我写。”岳文不再矫情。

    “你这个人,头上不要人,在发改委,你的心态恐怕摆不正,你现在还是金鸡岭的书记,金鸡岭能不能再干出点成绩来?”陈江平问道,“廖书记最重视政绩,实实在在的政绩,不是笔杆子吹出来的,媒体抬出来的……”

    “经过这一遭,你还得重新回去,收敛锋芒,低调做人,象你在婚礼上那样,只怕就越走越远,永远回不去了!”

    “从工委出去了还能回去吗?”岳文问道,他知道,在工委办,接触的人与眼界是处局不能比的,干了半年秘书,也激起了他上进的心思。

    “能,将来还要重用你!”

    陈江平说得很笃定,可是内心很不确定,出去的人再回去,怕是没有,至少他没见过,但他不好打击岳文,但凡有点希望,就要争取,就是回不去,他相信,廖书记不会不管岳文。

    岳文刚想说什么,手机突然响起来,他一看,立马喜上眉梢,陈江平马上注意到了他的变化,“女朋友?”

    “嗯。”岳文见陈江平示意他接起来,他有点犹豫,但还是接了起来,电话里立马传来葛慧娴的声音,不过,却是冷冰冰的,“你在哪里?我在开发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