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心欲小而胆欲大
    从京城回来,岳文马上把核十二院同意派专家过来考察的事向廖湘汀和蔡永进原原本本作了汇报。

    廖湘汀很高兴,“这是关键的一步,与其接触四大国企的高层,尔后再派专家过来实地考察,还不如直接请专家考察,核电,可不是走关系、托人情的事,里面的技术分量很重,容不得丝毫马虎,嗯,这步棋走对了,起码节省了一个步骤,他们下个周就能来吗,如果下个周来的话,我们至少又节省出半年的时间来……”

    蔡永进也很感兴趣,“你马上回去布置,电筹办牵头,行政处配合,全力以赴搞好这次接待任务,既然来了,那中国核电集团的合作方,我们要确保就是我们秦湾开发区!”

    开发区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廖湘汀也没闲着,带着岳文专门跑了一趟市委,向市高官罗宏民和市长郑权作了专题汇报,两位领导也很高兴,当罗宏民详细聆听了岳文下步的打算,马上表态道,“专家团考察如果成功,那桃花江核电站虽然才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但至少是成功一半了,放手去干,有什么事,市委、市政府给你撑腰!”

    见市高官给予这么高的评价,岳文饶是平时牙尖嘴利,也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最后一句话,更是给了他便宜行事的尚方宝剑,可是剑有两面,市高官的支持,无疑让自己行事更为方便,可是压力也陡增,如果核十二院的专家组过来,考察得不好,或者进展得不顺利,再或者汇报到中国核电集团的高层得不到好的反馈,那责任谁来承担,那毋庸置疑,肯定是自己这个正科级的电筹办主任!

    岳文丝毫不敢懈怠,本来电筹办刚刚组建,他还想展示一下自己的“领导方法”,把许多事放给程金镜和牛新华两位副主任,可是上至罗宏民、郑权下至廖湘汀都如此重视,他不敢丝毫大意,他陪同廖湘汀马不停蹄地赶到沈南,向省发改委主任周长缨汇报了中国核电集团专家组即将前往秦湾考察的消息。

    周长缨很支持,当即把任务布置给林荫,要求她放下手头的工作,在中核电专家组考察期间,全程陪同。

    白天忙着协调省里的关系,晚上还有应酬,应酬完后再给程金镜和牛新华打电话,调度桃花岛核电厂址现场准备情况,调度三个村的搬迁安置情况,调度接待工作准备情况……

    终于,在山海省发改委、山海省电力设计院的支持下,先后有几批次中央和省市专家前往桃花岛踏勘厂址。

    开发区上下全力以赴,岳文即要陪着考察还要统筹调度,待十一前,专家组撤离,他整个人瘦了六、七斤。

    十一长假,没有葛慧娴,没有了秦湾的牵挂,他也不愿回到西霞口,回去又要应对父母无休止的指责与埋怨,还不如不回去,自己提供路费,让妹妹岳言回去陪父母也算自己尽了一份孝心。

    十月二号,他就把还在家里举着奶瓶喂孩子的黑八从家里揪了出来,二人踏上了去京城的旅途。

    他知道,机关里的工作特别是机关里的领导并不象他上学时想象的那样,一杯茶、一张报就是一天,起码罗宏民与廖湘汀的日程排得很满,日程中鲜有私人事务,绝大多数仍是工作。

    廖湘汀时刻关注着中国核电集团的反馈意见,“别在区里待着,到京城去,就近有什么消息,马上报回来。”

    可是岳文与黑八到了京城,核十二院的乔院长却不在京城,本来十一期间就不是工作时间,岳文也没有提前打电话联系,那就等吧。

    “领导,我们去哪?”黑八的兴致很高,把他从尿布与奶瓶中解放出来,岳文现在简直是他的救世主,“不是你,我晚上都睡不好觉,孩子一哭,我老婆一脚就把我踢醒了,那大长腿,踢完我后接着睡,你说,谁是女人,谁是男人啊,这到哪说理去?”

    岳文却很懒散地倚在副驾驶上,无精打采,如果不是那场变故,十一期间,自己也会成为新郎,就自己这能力,让葛慧娴怀孕那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现在一个在秦湾,一个在新加坡!

    “说啊,去哪?”黑八倒很耐心,“文哥,要不去雍和宫上炷香?让菩萨保祐我们桃花岛核电站?”

    “哦,”岳文看看他,“嗯,你去吧。”

    黑八见他没有心思,马上又撺掇道,“要不去动物园,看大熊猫去?”

    “核电站和大熊猫,到底哪个重要?”岳文看看他,顺手拿起杯子,杯子却空了,一滴水不剩。

    得,杯子空了,人也要空,倒空自己,把这些担心、害怕、纠结的负面情绪也倒空吧!

    顺其自然,为所当为!

    我只要努力干好自己的事,我付出了,那结果是什么就由老天来定吧,从现在起,我不问收获,只问耕耘!

    “走,去动物园!”岳文坐直了身子,“看那里卖不卖小熊猫,我这个当伯伯的也得给我大侄子买个宠物不是。”

    黑八瞪大了眼睛,啧舌道,“算了,心意领了,我儿子真要牵只大熊猫玩,那我们家就出名了!”

    二人开车直奔动物园,买票,入园,参观,合影,“八哥,别说,你长得还真象国宝!”岳文笑着瞅瞅笼子里的大熊猫,又看看黑八。

    “去你的,等会儿去猴山,看看你失散多年的弟弟去!”黑八反唇相讥道。

    “你怎么不说去虎山?”

    “你?”黑八笑道,“你顶多是一只猫,还是一只落了单的猫,你别动手啊,说句你不爱听的,你现在是领导了,心里有什么事你自己先表现出来,我们这些当下属的还不全乱了套?你应是定海神针,你往那里一立,顶天立地,我们这个单位的人心才乱不了!”

    “嚯,”岳文惊奇地抬起头来,“八哥,难道男人当了父亲以后,水平都见长吗?”他猛地一把勒住黑八的脖子,“说,快说,这是谁教你的?”

    “哎哎,想谋杀老子?”黑八鼓着双眼看看来来往往看着他们的游客,其中还有几个老外,正窃笑不已,“我说,我说,我是听程金镜说的!”

    岳文一下放开了手,“特么地,这个老狐狸,在我跟前,说的全是过年拜年的话,背地里嚼舌头!”

    不过,话说得有道理。

    自己一肚子的书真是白读了。

    《康熙教子庭训格言》开篇就是“心欲小而胆欲大”!

    凡人于无事之时,常如有事而防范其未然,则自然事不生。若有事之时,却如无事,以定其虑,则其事亦自然消失矣。古人云:“心欲小而胆欲大”,遇事当如此处也。

    “文哥,不过我看你,现在强多了,起码不象早上那么无精打采,我知道你压力大,可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管得了吗?”

    “对对,我是管不了,”岳文吡笑道,“可是,现在什么世道,连八哥都开始教训我,不过,就凭你这几句话,中午我请客,吃大餐!”

    “什么大餐?”黑八马上来了精神。

    “庆丰包子铺!”岳文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